Total Pageviews

Sunday, 14 February 2016

86岁的阎肃走了,88岁的乔羽还在!

阎肃走了,86岁,可88岁乔羽尚在。

北阎”不幸归西去,“南乔”依旧唱东风。
再有江姐孙大圣,一路高歌借问谁?

    所谓“南乔北阎”实属老秦一大发明,乔羽供职的中央歌剧舞剧院在南边的陶然亭,阎肃上班的空政文工团则是一路靠北。由于生长经历,俺和阎肃都是灯市口一带居民,而且还都是灯市东口。抬头不见低头见,不但去一个菜场,还共过一个公厕,他也撒尿我也撒尿,只闻其声没说过一句话都在不言中。

    乔羽和阎肃实属中国两大词曲作家,其艺术功底至今无人超越。虽然也常有他人写出经典,却不过一首两首昙花一现,不像 “南乔北阎”老有精彩不断。

    虽然不喜欢“唱红打黑”,可又不得不承认是唱着“南乔北阎”的红色歌词长大的。一条大河,荡起双浆,时刻准备着。红梅赞,绣红旗,敢问路在何方。曾听人讲江青搞的样板戏京剧《红色娘子军》中杜近芳的唱词“找到了救星看见了红旗”也是阎肃所创。

    阎肃不但唱英雄一绝,喝叛徒也毫不逊色。他曾这样写过甫志高:

    多少年政治圈里较短长,

    到头来为谁辛苦为谁忙?

    看清这武装革命是空流血。

    才知道共产主义太渺茫。

    常言道英雄杰识时务,

    何苦再出生入死弄刀枪?

    倒不如,抛开名利锁,

    逃出是非乡,

    醉里乾坤大,

    笑中岁月长,

    莫管他成者王侯败者寇,

    再休为他人去做嫁衣裳!

    如果不是时任空军司令刘亚楼看后觉得太过分,太消极,不予采用。那么这首“叛徒颂”一定会成为《红梅赞》的姊妹篇被人传唱。身为老北京,更喜欢阎肃的京腔京味,自信他创作的《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唱脸谱》等会比其它命更长。世界名著的一大特点就是人性永远高于阶级斗争。

    阎肃曾提出:“军队文艺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就是兵味战味。”请留意网上有一段阎肃推销保健品的视频,起初老秦不信,看了后至今不解,拿了钱吧不值,不拿钱吧更亏!老了老了,有损名声。于是又调侃起了“风花雪月”,蜜蜂、花粉、雪松,残月、玄松月......

    山东有“六圣”,文圣孔子、武圣孙子、书圣王羲之、智圣诸葛亮、算圣刘洪、科圣墨子。于是有人搞了部电视剧《算圣刘洪》,乔羽写了主题曲《算盘歌》:“下边的当一,上边的当五,一盘小小的算珠儿,把世界算了个清清楚楚;哪个贪赃枉法,哪个洁白清苦,俺教您心中有个数。三下五去二,二一添作五,天有几多风云,人有几多祸福,君知否这世界缺不了加减乘除。”如果今天对这首歌进行修改,再加上打麻雀也打老虎,一定会唱响!

    八十年代有一首乔羽作词、王立平作曲的《说聊斋》:
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喜怒哀乐一起那个都到那心头来。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这是一首最牛逼的歌,只能出自宽松的八十年代。搁在今天,唱也不会唱,来也不许来,聊什么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