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13 February 2016

扒粪战国四公子

战国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尤其在末期短短几十年,涌现了四位天王级别的感动中国的先进模范。其感人事迹、奇闻轶事不仅在当时家喻户晓,经两千多年岁月考验依然历久弥新,这就是史称战国四公子的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和春申君。

    汉朝的著名写手贾谊给四公子的评价是: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翻译出来就是:聪明诚实、严于律已、宽以待人、尊重领导、和睦同事。放现在也符合“新长征突击手”和“四有新人”的标准。

    可以说四公子就是2000多年前的活雷锋,噢,年代顺序和逻辑都错了,只能说雷锋就是新中国的四公子。雷锋虽有“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的”世界记录,但毕竟财力有限,在饿殍遍野的60年,无力帮助更多的饥民。四公子都是皇家贵胄,几世几代的积累,金银珠宝堆积如山,比世界首善陈光标更有实力开展大范围的慈善事业。

    四公子里最年长的孟尝君更是炳彪史册无可争议的道德标兵,已经凝固成了仁爱侠义的符号。后世说唐里的秦琼、水浒中的柴进,外号都叫小孟尝,借他老人家的名望来炒作;大侠金庸是他的铁杆粉丝,《书剑恩仇录》的周仲英、《碧血剑》中的孟伯飞不约而同地注册“小孟尝”和“盖孟尝”的网名,都在各自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

    我小时候崇拜四公子的动机十分庸俗,念在念兹的是他们永远花不完的钱,而不是纯洁的心灵、高尚的品德。在发财梦破灭后,我才静下心来看看四公子的传记,希望洗心革面,接受正能量,洗涤肮脏的灵魂,改变恶俗的三观。

    但是看完英雄的事迹后,让我大为骇异,这些声名显赫的公子们,哪有什么忠胆义胆、侠义情怀,分明是四个做强做大了的黑社会头子。劣迹斑斑、恶贯满盈,比彭霸天更残暴肆虐、比周剥皮更能鱼肉乡民。真不知道泱泱国民是吃错了什么药、中了什么蛊毒,形成了怎样的受虐狂性格。两千多年来居然给这四个老逼养的树碑立传;对这些荼毒百姓、祸国殃民的恶贼顶礼膜拜。真该为民族的劣根性作一大哭。

    四公子的共同特点是养士,别名门客、食客。居司马迁统计,规模基本上以3000人起步,而且还在不间歇地做着上不封顶的扩容。

    养士现象历来给人两个错觉。第一个错觉就是,这些食客都是以公子私人财产供养的,这种想法是幼稚的一厢情愿。根据权威统计,那时各国人口基本在300万左右,一个3千人的集团按比例就是个巨无霸,远远超过现在大型国企中石油、中石化。这么庞大的企业,仅靠个人开工资,就是有几百个和坤也会破产的。

    四位公子都在各国长期担任相位。你可以想一想,咱们日理万鸡的总理身边的秘书、会计、保安、保健医生、按摩师、足疗师等人的工资,会从总理微薄的薪水中划出吗?国家命运系于总理一人身上,保证总理的安全和健康,就是为人民服务,当然会从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收取足额的服务费的。这就象现在八千多万的先锋队,每四年一次的海天盛宴大派对时,理所当然地会由纳税人买单,仅靠档废是远远不够的。

    第二个错误认识就是,这些被供养的士就是杜甫先生诗中所写的“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寒士,都是满腹经论、怀才不遇的俊杰,象当今各大论坛的大V、活着的使命就是忧国忧民、痛砭时世。这些人经过四公子的礼遇,都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可以释放才华、施展抱负、放飞心灵,为社会发展、人类进步贡献力量。

    这是脑残的意淫。四公子再宅心仁厚,也不会在家里弄三千个爹供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门客,没有幸运地活到时下盛世,不象现代的公务员,可以有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清闲,也不存在三个饱一个倒的自在。他们一方面身份是国家公务员,有财政开支供养;一方面又是家族企业的员工,只对企业总裁负责。

    这个现象国人在理解方面应该不存在障碍,现在军报上都有这种温馨提示:忍抿的军队永远忠于挡。

    既然是私人老板,就不会存在吃空饷问题。尤其是底层招到的员工,只有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成绩,才能有相应的待遇。员工有着严格的等级,自下而上的忠顺,自上而下的管控,食分三等,衣分五色,稍有不满就会按帮规,被开堂惩戒。

    孟尝君的一个门客就因为伙食问题,在饭局上发了几句劳骚,被拍成视频发到了网上,闹得尽人皆知。他没老毕只是被开除公职那么幸运。当时触犯门规的下场就是自裁,这个门客结果就只能以生命来维护法制的尊严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员工如时下的垄断国企,工资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生老病死都有政府买单。3000食客,加上妻小家属,是个庞大的群体,还要保持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准,无疑是国家财政一个沉重的负担。

    四大集团的员工还时不时地斗富。平原君集团的高管到春申君集团做友好访问,为了炫富,金银玉石插得满头闪烁。可是一见春申职员立马泪流满面了,人家的小马仔鞋帮子上都镶满了夜明珠。回家后痛定思痛,只能埋头下功夫开发财路了。

    正如官员的高薪不能养廉,四大公司的超高待遇也不会满足员工的欲望。尽管巨大的贫富差异早已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顽疾,四集团依然贪得无厌地伸手向国家要求增加补贴,达不到目的就以影响社会稳定来威逼。

    孟氏集团的员工冯猿为了达到涨工资的无理诉求,闲了就拎着长剑到政府门口使劲敲打,嘴里还说着狠话:碗里没有鱼啊,宝剑啊宝剑!咱该怎么办?政府为了安定团结,只好给他们增加了伙食补贴。

    几天后,欲壑难填的他故技重施,打击着凶器扯着嗓子吼:长剑啊长剑,想旅游没有宝马车,你说找谁说理去?!政府随即下达文件,给公务员配置了专车。

    消停了几天,他又琢磨出了个花样,当然还是轮着长剑乱比划,高声叫喊:剑啊剑,老婆、儿子还有老娘,都没有五险一金,咱该找谁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公务员的家属问题也一并解决了。

    达到目的后,就开着名车四处找朋友炫耀:我开的车是玛莎拉蒂,你听都没听过吧!这爱马仕10万美刀,你一辈子收入也不够买……

    冯猿之所心敢肆无忌惮地敲诈有关部门,背后有强大的组织在撑腰,如果只是个单枪匹马的上访户,政府早把他扔到黑砖窑去劳动改造了。

    四大公司这个利益集团绑架了全体国民,是寄生在社会肌体上的巨大毒瘤,靠吸取全国人民的血汗来供养他们挥霍奢侈。

    四公子担任国家总理职务,以权力作后盾,插足市场经济,实行垄断经营和暴利营销。史书作者本着为贤者讳的原则,没有挑明他们的业务范围,可大致能猜测到,无非是油盐专卖,休闲洗浴,乃至黄赌毒等高利润行业。总之凡是权力能插手经营的,利益集团都会涉猎到。

    这些推断绝不是空穴来风,史书虽尽力遮掩,但还是会露出蛛丝马迹。孟尝君的传记里提到过他至少两次派手下打手到薛地回收高利贷。而信陵君干脆把赌场和妓院做成跨国公司,他在赵国访问时,分别会见过赵国赌场子公司的负责人毛公,和酒店经理薛公。这些游离于法律底线的生意虽然注册人不是他,但他确凿无疑是幕后老板。

    逃税避税是利益集团存在的普遍现象。新上任的赵国的税务局长赵奢向平原君征收农业税。管事的家臣一瞪眼:你吃错药了吧,打听一下,平原君的地盘什么时候交过一分钱的税?!

    赵奢不吃这一套:原来交不交税,我管不着,现在我是局长,谁抗税不交就斩首示众!

    几个家臣一伸脖子:我好害怕呀!来,砍吧!不敢砍是婊子养的!

    赵奢一挥手,手下武士一拥而上,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砍下九个脑袋。

    平原君知道了气得直哆嗦,把赵奢五花大绑捆来,问:你清楚赵国谁最牛逼吗?

    赵奢也挺机灵:咱赵国最牛逼的前三名是平原君、平原君、平原君。

    平原君心里一受用,就大度为怀地说:我在当国家总理前,就没人敢登我的门庭收税。现在你却不识趣,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也罢,本想把你碎剐了,看你还不算太糊涂,就格外开恩,赏你个全尸吧!

    赵奢赶紧说:您容我把话说完,让我死而无憾。

    平原君:说吧。

    赵奢:您在就任宰相前可以免税,是因为你地位还不够高,媒体关注度低。你任相后,大权在握,想搞点创收还不是一张嘴的事,何必干偷漏税这点小事呢。何况现在一举一动都有狗仔队盯着你,全国抗税钉子户都想拿你当榜样。我杀你九个家奴,你顺势足额补税,正好树立尊纪守法的良好形象,对抗税形成严打高压之势,从此全赵国再没人敢玩特权,这都是您的治理成果啊!

    说完这话,又低声说:我当众收你的税金,晚上我再登门奉还,保证滴水不漏。

    平原君大喜,从此把赵奢视为心腹。

    利益集团专权的特点就是法律空设,行政机构黑社会化,潜规则大行其道。

    信陵君在魏国任相期间,发生了一件特大案件,魏王的老婆如姬的父亲被害,嫌疑人被抓。但嫌疑人重金请律师作无罪辩护,法庭也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这是发生在古代的辛普森案件。

    魏王虽是一国之尊,也只能本着宁枉勿纵的法制精神,将嫌疑人无罪释放;如姬作为第一夫人也不敢公然践踏神圣的法律。

    这是一起永无真相的悬案。或许如姬的老父恶贯满盈,有可死之道。或是仇家虽借刀杀人,手上没沾鲜血,钻了法律空子。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冤案,所谓凶手只是如姬和围观群众的主观猜测。走正常的法律途径,嫌疑人是清白无辜的。

    但信陵君集团是政府权力与黑道相结合的产物,只图私人感情的宣泻,崇尚快意恩仇,不讲法律证据和程序正义。如姬在正常法律途径不能如意的情况下,转求于他,他就干脆利落地派杀手将那个嫌疑人的脑袋割了下来。

    黑道人办事,从来视法律如无物,崇尚暴力、快意于走捷径。

    孟尝君出使秦国违犯了当地的法律法规,秦国廷尉要依法刑拘他。他没有利用外交豁免权据理力争,第一反应就是用一件珍贵的皮草向秦王行贿。

    秦国司法独立,秦王也是铁面无私,行贿的赃物没收充公,案件照章办理。

    他转而行贿秦王的老婆,希望枕边风能起特效。秦国母眼界高,也看上了他送秦王的皮草,可惜被充归国库,不能据为已有。就发话如果能有一件同样品牌的皮草,就帮他这个忙。

    孟尝君舍不得再耗巨资,就打了个鬼主意,心想你秦王收了礼物不办事,违反官场潜规则,我也只能启用应急方案了。就让手下一个小贼从国库偷回皮草转赠给国母。秦国母满意之下,指示老公秦王把他无罪释放了。

    孟尝君一伙回家经过函谷关,当时天未明,按规定,把门者听鸡鸣才能开关。如果是在国内,一声令下就会城门大开。可这是国外,他的威风无法使展。但大爷脾气犯了,非得兴夜上路——你迟走几小时会死啊。

    但有权有势的人就会任性,不放过任何一个耍大牌的机会,尊严是从践踏规则中获取的。

    手下马仔狐假虎威喝斥把门:你知道这位爷是谁吗?孟尝君!还不快开门,耽误了领导上路,下岗是最轻的处罚。

    可把门的也是个一根筋:别跟我提孟尝君,我一概不认识,我只知道鸡叫了我才能开门,除此之外你说破天,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我也是俩字:不开!

    孟尝君牛性发作了:我有办法叫你开门,你信不信?

    把门的也较上了劲:我今天还就不开门了,怎么地吧。有本事你三更半夜的让全城的鸡叫了,没能耐你就回去洗洗睡吧!

    孟尝君随手撕一张空白支票对门客们一晃:谁有办法就可以领走这张票,数目随便填!——不信世上还有钱办不到的事!

    这时门下一客越众而出,盯着支票,哈拉子打湿了胡子:不就是鸡叫吗?你听着,不许耍赖!说完捏着嗓子学了一场高亢的鸡鸣,引得全城一片鸡唱。

    把门的一听,傻了眼,总不能刚说的话不算吧,幸好不违背鸡叫开关的原则规定,就大开城门,让孟尝君一行出关了。

    循规蹈矩的显不出能耐本事,只有超越游戏规则之外才会享受到高人一等的乐趣。

    进入四大集团公司这个体制内,并不需要正规学历,也无须考察思想品德,只要能死心塌地效忠于首脑,忠心耿耿维护集团利益,就能通过考验、加入团伙。

    孟氏集团在他的封地薛城招工,招聘了大批来自各国的流窜犯,地痞流氓、光棍青皮。这些好勇斗狠之辈在走投无路之际,有孟尝君收留,自会以命相许。集团看中的正是他们无是非善恶之念,做事心狠手辣没有道德底线,能看家护院,能截访强拆,还会杀人放火,关键时候能舍命以赴。实质上是一支私人武装。

    孟尝君执相位20年,到正常换届时,仍舍不得手中大权,就想办法制造民意。手下马仔们上街散步,聚众请愿。其中一个叫魏子的门客,学岛国武士当众表演剖腹自杀来威胁魏王,最终阴谋得逞。

    侯赢壮年时做过江洋大盗,脑袋别在腰带上闯江湖,年纪老了骨酥筋软砍不动人了,找个看门的清闲工作想安度晚年、老死床榻。信陵君打听到他江湖经验老到,路子野,有利用价值。就登门拜访,重金相赠。老侯也知道装痴卖傻胡弄不过去,只好顺其自然。

    信陵君领着一干门客准备肉包子打狗抗秦援赵时,也不忘拉上这个70多岁的糟老头子当陪葬。可老滑头借口得了骨质疏松不能参军入伍,推掉了这差事。信陵君越琢磨越不是味:你坐了我的车,吃了我的宴席,喝了我的酒,拿了我的钱,就该陪我去送死。天下哪有只收费不服务的婊子?掉转车头,找老侯去维权。

    从信陵君登门那天起,老侯就知道早年的罪孽是洗涮不尽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躲不过这一劫难,认命吧。就指点他去偷公章,伪造文件,杀害三军司令,——只要和这事沾点边都是灭族的大罪。老侯光棍一人,倒不怕灭族,可凌迟的滋味也不好受。老侯出完这点子后就畏罪自杀了——老死床榻成了奢侈的梦想。

    老侯也有失厚道,早一天自挂东南枝,就能避免如姬MM舍命犯法了。偷盗魏王的公章,这可是长10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滔天大罪啊。老侯耄耋之年死不足惜,人家可是青春盛放的花季少女。糟老头拿美女陪葬,这可是恐怖剧啊。

    不过有果必有因,当初动用黑社会关系雪了忿,就得有日后自食其果的心理准备,非法打黑的牛人,难免遭遇被黑打的报应。

    既然已经捆绑成了利益共同体,就需要用生命来维护这个团体运转。

    一老一少成就了信陵君的大名,在他眼里不过是早期投资的正常回报。

    特权阶层不只主子蛮横无理,手下食客也个个不让人先。

    平原君门下一个门客是个瘸子,混进大妈队伍里跳广场舞,动作滑稽可笑,周围人都认识他是泼皮牛二般的人物,都忍着不敢笑。可一个大妈没hoid住,笑出了声,被他当场杀死。这起恶性案件经有关喉舌的包装,变成了平原君的小妾嘲笑残障员工被他挥泪斩首,体现了领导礼贤下士的风范。

    孟尝君到赵国访问,平原君待以贵宾,赵国人久闻他大名,齐来围观,谁知一见之下,大名鼎鼎的孟尝君竟是个萎琐的矮子,不禁大失所望,私下嘲讽议论了几句,被他听到了。大发雷霆,随行手下门客砍杀了几百人,捣毁了一个县来泄愤。这是友邦访问团?还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无恶不作的魔头?

    这起骇人听闻的跨国际屠杀案发生后,赵国甚至连个严正抗议都没发。可见这两大团伙是利益同盟,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向来视小民如草芥,牺牲一个县的人民,对维护尊严来讲,还是物超所值的。

    司马迁写四公子,有个固定的格式来总结:诸侯以公子贤,多客,不敢加兵(某)国十余年。

    意思是,就因为公子善于用人,门客多,敌对势力有所顾忌,在公子在朝10几年长的时间,不敢挑衅惹事。

    言外之意是四公子纵然行为乖戾,但大节不亏,关键时刻还是会保境安民。犹如抗战中的土匪,虽然也烧杀抢劫过,但抵抗过外族侵略,也不失为铮铮铁汉,民族英雄。

    司马迁似乎也知道四公子的那点烂事乏善可陈,再煽情忽悠,也堆不出伟光正形象,就从大义出发为四人背书和站台。说他们都是人民的保护神,有他压阵,敌对势力不敢来颠覆;没有他们铁腕治国,国家或者四分五裂;或许沦落外夷,变成亡国奴。

    这又是司马迁的书生意气了。利益集团的眼中只有组织的利益,没有国家的概念,为了组织强大,国家利益是最优先考虑出卖的。

    他们在庙堂之上脸上写满忧国忧民,嘴里喊着保卫南海云云,其实只是做做秀,真需要出钱出力时,却是一毛不拨。

    赵国邯郸被围,城内断粮数月,秦军破城指日可待。平原君依然锦衣玉食、歌舞升平。

    有个明白人问他:邯郸的百姓饿得交换孩子当干粮充饥,用人的骨头当柴烧。可你还是后宫养着几百个美女侍奉你。穿的是上等丝绸,吃的是山珍海味,珠宝玉器堆积如山。敌军破城后,会严格遵照《日内瓦公约》,对您的私人财产秋毫无犯吗?

    平原君说:不可能吧,咱赵国军队如果攻破咸阳,我首先负责的就是把秦王几百个小蜜当难民收容,把值钱的带走,带不走砸烂。

    现在你散尽家财犒赏守城将士,动员家中歌舞美女到士兵中表演节目鼓舞士气,军民团结如一人,才有可能打退秦国鬼子,保全性命。

    我也明白,可我舍不得女人,也舍不财宝啊!

    秦军破城,别说享受财宝女人啦,连命都没了。打退秦军,以你刮地三尺的本领,多少金银不会加倍送上来,多少萝莉不排着队等你上。

    平原君蒙上被子苦思一晚上,第二天含泪下令散家财,组织文工团到前线慰问演出。

    信陵君窃符救赵,不是悲悯赵国的苍生,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他姐夫平原君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中说:赵国百姓性命你肯定漠不关心,可邯郸城破后,你姐姐肯定会被秦王擒住。秦王与你有解不开的仇恨,他为了打碎你的自尊,会让你姐姐给兵痞们当众跳钢管舞、脱衣舞取乐,玩腻了还会送到岛国拍AV,到时候看你怎么恬着脸在江湖上混。

    民族大义根本撼不动他们坚强的神经,只有个人得失,面子问题才会令他们的小宇宙暴发。

    信陵君救赵后,以恩主的身份留居赵国,在赌场、酒店里和毛公、薛公混得昏天黑地,沉浸在灯红酒绿中乐不思蜀。而且一住就是10年赖着不走。直到秦军攻打魏国,魏国危在旦夕,魏王三番五次请他回去上班,他都置之不理,还下令:请劝我回国上班,我就杀了他。

    最后还是赌友毛公劝他:你还真拿邯郸当自己家?把自个不当外人了?赵国养着你是因为你有魏国公子的背景,等秦国灭了魏国,把你们世世代代的祖坟刨了,没有立身之基,赵王翻脸比翻扑克还快。你还不如丧家之犬了,会惨得连饭都吃不上,跟你老子武灵王一样饿死街头。

    信陵君还不相信,回头找姐夫借钱,却被喝斥了一顿,才明白吃喝嫖赌是没人能容纳的。被逼无奈只好回国上班。

    孟尝君更是阴险歹毒,为了打击政敌吕礼,保住自己的相位,不惜勾结世仇秦国来攻打本国。

    到后面,与齐王产生内部矛盾后,以齐王血亲之身,投靠了魏国。在魏国谋取了宰相位置,联合秦国、赵国、燕国、楚国,构成多国部队,入侵自己的祖国。造成齐国几乎举国沦陷,齐王田氏祖坟被平,家庙被毁,只剩下两座孤城,齐王也被楚国残杀死。这是齐国历史一次重大灾难。

    在这起事变中,孟尝君不只是带路党,更是积极活动的主谋,冲锋陷阵的主力,光明正大地做了一回齐奸。

    人的贪欲是永无止境的,孟尝君身居相位仍然缺乏安全感。他的门客献计说:你看见狡猾兔子了吧,都有三个窟。人也得象兔子一样经营三处巢穴才能保证资产的安全。我现在给你疏通关节,申请各国的绿卡,再到各国投资建造行宫别墅,为您的资产提供百分百的保险。

    孟尝君说:我不能鼠目寸光学兔子,兔子能力有限,造三个窝就达到了极限。我有的是钱,要让满世界都是我的后花园。

    四公子并没有被视为奸人,是因为这四人并没有篡夺王位。这又是一大误解。其实他们并非没有这个野心,而是被君王牢牢监管着,没有机会。一旦机遇时到,还是会改天换地。

    平原君有天和魏王正下着棋,边关传来军情,赵王率兵到达疆界,有可能要搞突袭。魏王丢下棋子要招集群臣商议对策,信陵君却漫不经心地说:别怕,赵王是打猎到边界的。魏王问;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在各国王宫有眼线。各国王一举一动都有人给我飞鸽专书,别说打猎这种大事,就是他晚上是3P还是5P,战斗了几个小时,放了几炮,我都了如指掌。

    说着说着感觉魏王的神色不对,急忙收住了嘴。

    他已经天真得比司马昭还直率。谁身边放这么个变态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寝食不安的。

    由于四公子权势太大,四国都流传这么个段子:(某)国不知有(某)王,但知有(某)君。防火防盗防公子是各国国王的共识。由于时刻警惕着、时刻准备着,才没有给四人可逞之机。

    但是野心的滋长是无孔不入的。春申君谋位不成,打起别的主意,他见楚王没有子嗣,就看到了希望。找来个绝世美女,在肚子里下种后送给了楚王。此生不能登位,当个太上皇也是不错的选择。只不过弄巧成拙,事与愿违。被美女的哥哥李园先下手为强,砍下脑袋扔到野地里,遭到灭门之灾。

    孟尝君一生营营苟苟,积累了敌国财富,独立搞山头、成立了国中之国。一死之后,几个儿子争位夺财,血腥残杀,搅成一锅粥。齐魏两国趁机联合起兵灭掉了他的封地薛邑,子孙后代屠戳殆尽,苦心经营的多处巢穴瞬间崩溃。

    信陵君这个变态的下场跟那位著名的少帅张将军一样被幽禁终身,他不会从佛法中寻求解脱,而是沉迷于酒色之中,跟西门庆一样纵欲过度亡身。

    史书记载平原君的后嗣在赵国灭亡后同时断绝。

    四公子就是朝代末期孽生的权奸。貌似强大不可一世,宣称自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控制的媒体喉舌对他们歌功颂德之声也是不绝如缕。但毕竟只代表一小撮集团利益,不具备他们挂在嘴边的所谓先进性。他们的势力越是膨胀,越是加速了自身的灭亡。

from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949652&board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