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7 February 2016

润涛阎:从美国大选谈谈美籍华人参政的可能性

两党角逐候选人的战役在IOWA州落幕了。不论是谁最后进入白宫,从族裔的角度来分析,已经有足够的素材了。这样的分析有助于我们思考华人在美国社会政治地位上的现状与未来。
美国打从华盛顿第一任总统到奥巴马上台,都是清一色的白人,而且除了当了未满一届的肯尼迪是天主教外,都是基督教里的新派。
社会发展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今年的大选其传统意义上的“白人”只有两位入榜:民主党的希拉里(面对的是犹太人桑德斯)和共和党的川普(面对的是两位古巴儿子:科鲁兹与卢比奥)。
虽然犹太人在美国上层建筑领域(媒体、好莱坞)和金融领域(华尔街)颇有建树,在国会里也有很多议员,但直接竞选总统,桑德斯还是第一人(以前有副总统竞选人都没成功)。美国正式媒体几乎不谈论桑德斯的犹太人背景,道理很简单:美国的主流媒体基本上都在犹太人手中。而且淡化犹太人与白人的界限,有助于民族的大融合。这是美国多元社会最可敬的一点。淡化族群背景可以逐步减少族群之间的矛盾。当不论上学还是参政,不再论及种族的时候,美国的民主制度也就迈上了新的台阶。
共和党大佬们不喜欢川普,并非是因为他大嘴巴,而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川普不用大佬们的捐款,这就有当选后不听大佬们话的危险。另一是如果川普当上了共和党的候选人,那他就战胜不了民主党的候选人,道理很简单:他得罪了西裔。西裔群体可是民主党的票仓。共和党看到了不能把非裔拉过来一部分,也不把西裔拉过来一部分的话,那以后就别想进入白宫当总统了。
除了非裔西裔外,美国最大的少数民族就是亚裔了。而亚裔不团结不说,在选总统时还是大体上一分为二。就是说,一半票仓归民主党,一半票仓归共和党,往哪一边偏斜,端看竞选人的政策是否对自己有利,而非像黑人、犹太人那样忠实于一个党。这就令两党中的任何一党都不会巴结亚裔,反正巴结也没用。而比亚裔更少的犹太人则不同,他们基本上都是民主党的票仓。
随着西裔人口的快速增加,共和党看到了唯有拉拢西裔一途。所以,共和党的大佬们都在尽最大努力羞辱川普、尽最大努力让卢比奥上台。
卢比奥与科鲁兹的共同点都是古巴人的儿子,区别在于卢比奥是最接近于美国共和党大佬们认同的价值观—打仗。虽然他是天主教教徒,在教派上面来讲与共和党新教派不是一伙人,但共和党不得不考虑现状:要想拉拢西裔选民,就不得不照顾到几乎所有的西裔都是天主教这个事实。为了共和党上台,他们宁肯要天主教的西裔后代卢比奥,也不想让川普当候选人,因为共和党大佬们认为川普是赢不了民主党的。假如他最终赢了,那就更糟糕了,他的反西裔政策就把共和党“把西裔拉过来”的战略谋划给毁掉了。从长远考虑,川普就是共和党的毒药。
不论谁最后当选,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候选人里有“传统意义上的白人”(此说法唯一目的是区分也是白人的西裔、犹太人)、犹太人、两个西裔,还有一个非裔卡森(奥巴马的下届还是非裔的可能性太低,所以,他没有机会在这次竞争中获胜),唯独没有一个亚裔。
如果所有的亚裔都属于一个党,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其票仓潜力是巨大的。在2012年时,亚裔(包括混血)人口已经达到美国总人口的5.6%,而且是所有族裔里按比例发展最快的族裔(移民多)。诚然,亚裔的出生率低,远比不上西裔。再过50年,美国西裔人口会超过1.3亿,超过美国总人口的30%。所以,决定未来谁是美国总统的票仓在西裔一方。亚裔,即使人口发展到10%以上,由于一半是水,一半是火,水火相抵,等于自己内耗。而且这个趋势无法改变。
那么,共和党能否将西裔拉过去?那要看谁当总统了。如果是西裔当总统,便会有更多的利于西裔移民政策出台,也就有希望把西裔拉过去。当年是共和党的林肯解放的非裔黑人,可到后来民主党大力拉拢非裔,生生把非裔拉过去了。共和党早在上个世纪就想重新把非裔拉回来,可共和党内对此无法达到共识,也就无法产生效果。现在开始拉西裔,共和党对此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了,两个候选人(科鲁兹卢比奥)都是西裔,媒体还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反对西裔的川普。如果科鲁兹或卢比奥当选,加上奥巴马下台前突然改弦更张要把非法移民遣返,说不定以后西裔就被共和党拉过去了。到那时,共和党的执政理念就会发生大变革。
如果桑德斯上台,他一定会把美国的社会主义事业铺开,这对以蓝领为主和领食品券的西裔和非裔都有吸引力。这比共和党改变执政理念容易得多。果真如此,共和党既得不到非裔的票仓也得不到西裔的票仓,以后就是长期在野党了。所以,这次共和党拼出吃奶的力气也不让川普当上共和党的候选人而让民主党上台,一定要拼命把西裔的卢比奥推进白宫。卢比奥不成,求其次科鲁兹也可以。而公然提出西裔非法移民是强奸犯、要建长城阻止西裔进入美国的川普,是共和党战略家们无法容忍的黑马。
为何说川普是黑马?
按照美国的历史来说,大佬们背后的大财团们通过媒体给选民洗脑,把不自量力不用财团的钱自掏腰包竞选的自大狂骂个狗血淋头,根本就到不了最后决战那一步就完蛋了。
年轻人以为这次川普出来竞选是美国最热闹的大选,其实那是因为他们太年轻。就是在克林顿与老布什竞选时就出来个自掏腰包的大富豪,名叫裴洛。裴洛比川普聪明多了。裴洛与川普所处时代不同,他只能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因为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选民都得靠传统媒体了解候选人。川普赶上了网络时代,他可以以共和党的名义出来,因为选民有网络媒体,他可以与选民在网络媒体上交流、互动,他就不怕传统媒体的打压了。
当裴洛与老布什、克林顿三人在电视上辩论时,电视台的主持人一开始就来个下马威,公然对裴洛搞人身攻击。把裴洛安排在中间,看上去他是中心位置。电视台提问题的女主持人问他:你(裴洛个子矮小身材消瘦)站在两个巨人(老布什身材魁梧、克林顿是美国历史上体重第二大总统,又高又宽还不胖)中间,你的感受是什么?
对于公然藐视候选人而且从人身攻击的角度羞辱候选人,裴洛可以提出这话题与选总统无关而拒绝回答。然而,就在主持人话音刚落的一霎那,裴洛当即答道:“我的感觉就像一毛钱硬币站在两个五分钱硬币之间”(美国的一毛钱硬币非常小,比五分钱硬币小得多)。这等于是说,他们俩个子大,但不值钱。立刻引起全国观众的哈哈大笑。接下来的问题都是裴洛对答如流,令老布什与克林顿招架不住。然而,裴洛很快退出竞选,他说他收到了共和党寄给他装有子弹的信,他不想死,所以退出竞选。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给他寄信的人是共和党,我等了很久天天看报纸看电视新闻也没听到他给出个解释。他公然这么说,共和党也没去法院告他。
要是那时候有了网络,他就可以跟川普一样大闹天宫。反正有网络媒体给他摇旗呐喊。诚然,川普的大嘴巴在这次IOWA失利后可能会低调做人,以后逐步走向稳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虽然我不认为老家伙会真的在乎是否当选。对于川普来说,现在是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较量的时候了,即使他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在大嘴巴上安个把门的,是否太晚了,也是个疑问。何况他未必想改变他的个性。不论川普是故意黑共和党还是他真的为“传统美国白人”的未来着想,等到未来的总统拉拢西裔而制定更偏离“传统美国白人”利益的治国方略后,美国的白人们会反思历史上曾经有个叫川普的候选人。到那时回头看他今天虽败犹荣。这是他不怕传统媒体骂他他也要把话说到极端的原因。从历史的角度看,他选不上比选上更好。他选上了,美国也不是总统想怎么干就这么干的国家。他现在说的那些过头话即使他当上了总统也实现不了几条。到头来还跟奥巴马的“改变”竞选宣言只是宣言而已。
下界总统最大的可能是桑德斯与卢比奥的竞争。也就是说,“传统美国白人”总统候选人要让位给要么是犹太人要么是西裔。如果结局是民主党的希拉里与共和党的川普对决,那谁得胜都是“传统美国白人”的胜利。那样的话,犹太人、西裔当上总统便是下次的事了,对这两个族裔来说,已是“曙光就在前头”。而“一半是火一半是水”的亚裔,在美国当上总统宝座,假如今天亚裔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30%也没戏。尤其是华裔,哪怕是华裔出来竞选,也得靠其它族裔的票仓,华裔的票仓最多也是一半,另一半是投给对手的,正负相加等于零。所以,对于美国总统大选,华裔就是看热闹的。连拉华裔选票的都没有,因为人家知道华裔是一盘散沙,没有共同的信仰与利益。穷人就投靠民主党,而有点钱的就投靠共和党。这跟犹太人、非裔、西裔不同。人家不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哪怕是富得流油的犹太人,也基本上都是民主党。
人们通常根据地理位置把印度人也归为亚裔,其实从族裔方面说,印度人属于白人人种,不属于亚洲的黄种人人种。如果把印度人看成亚裔,那么,印度人当美国总统,也是遥不可及。但很可能比华裔早。华裔可能不服气,那是因为自我感觉良好的误判。印度人基本上都信仰印度教,印度教与犹太教基督教毫不相干,在美国能当上总统,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印度人是团结的。印度人移民美国的人数以后会更多,女人不上班而专注生孩子,人口多了,势力也就会更强大。就算华裔都信了基督教,那也一样是一半是火一半是水,选哪个党全根据个人的经济利益而定,何况华裔的后代信仰宗教的人数不多。
那么,在美国出生的华裔有没有“曙光就在前头”的那一天?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美国像欧洲一样,大多数人从宗教教堂走出来。大家都没宗教信仰了,在升学、甚至出生时就没有“族裔”一条选项了,各族裔之间也就没有藩篱了,谁当政靠的是能力。只有那一天,华裔才能脱颖而出。社会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别只看手机的发展速度飞快,其它方面也一样,其速度都令人眼花缭乱。欧洲人纷纷离开教堂,这在三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只要美国有强大的宗教情结,除华裔外的少数族裔都能靠信仰而成为团伙,那华裔就没机会当政。华裔的细胞里有“各自为政、内斗内行外斗外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基因,任何宗教都无法改变。这是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了的。好在美国是法治国家,总统的权力有限。华裔喜欢用钱衡量地位,那奥巴马当政两届,美国非裔的收入跟原来没什么差别。从这方面来讲,华裔当不当政,也无所谓。华裔也不怎么积极去投票,道理便在此。华裔都认为:如果谁当总统都不影响华裔挣钱,那谁爱当就当呗,关吾何事?
综上所述,以后的美国便是:“传统白人”与犹太人、西裔、非裔轮番执政当总统,直到宗教与族裔概念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天,华裔(不是在文件上的华裔,那时候已经不存在族裔的选项了)才能粉墨登场。对这次大选到底是“传统美国白人”(希拉里、川普)还是犹太人(桑德斯)、西裔(科鲁兹、卢比奥)成功入主白宫,他们四家(白、黑、犹、西)的轮流坐庄游戏已经从奥巴马上台时就开始了。由四家变成五家(亚裔加进去)尚需时日。社会的高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曙光就在前头的希望。
小结:站在战略高度用长远的目光看待眼前纷乱复杂的社会,便可看出大势,当年孔明由此得出三分天下的结论。同理,今天用战略眼光看美国的大势,也可得出:在未来的一百年内,美国是“四分天下”(不是领地之分,而是在同一国家内势力之分)。别小看人口比例低的犹太人,他们牵着美国的牛鼻子。从现在起再过一百年左右,美国人欧洲人纷纷从教堂里走出、从出生开始的身份认同文件上没有了族裔一项。也就是说,宗教与族裔概念走入历史。到那时,才是个别华裔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时代。社会发展非常快,一百年足够了。在这之前,我们只能看热闹了。
后记:我这篇文章如同以前的有关宗教文章,一定会引发教徒的不满甚至愤怒。然而,他们只能是当把头钻进沙子里的鸵鸟,误以为自己看不见外面真实的世界别人也看不到。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宗教走入历史已经在欧洲看到了端倪。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法阻挡。这与我说还是不说出来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润涛阎只是实话实说,有得罪处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