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15 February 2016

中国经济真的堪虞

国外有基金确实在“做空”人民币,但中国对此没有办法,只要你是开放经济体,专业投资者就有办法来“做空”,即使不在中国内地市场“做空”,也有办法在离岸市场“做空”,在世界市场“做空”。市场“做空”中国是防止不了的,而且会反过头来影响人民币的利率和汇率,形成金融风险。除非中国不开放了,全关上门窗,否则就避免不了作为开放经济体要面对的问题。必须承认的是,中国在政策上的确存在失误,值得我们反思和总结。
面对现在复杂的经济形势,有些政策立场方面很不可思议。一些学者的讲话口吻就像上帝那样,称中国经济要从“科兹纳型套利经济”转为以发明创造为主导的“熊比特型创新经济”。根据他们的理解,所谓转型,转的就是这个型:从找商机,到创新,去创造客户。陈功问道:这是在说中国的事情还是在说美国的事情?中国有13亿人口,仅仅靠几个“马云”能养活得了吗?那些干了几十年的企业,好不容易做到了几十亿的规模,怎么可能说转型就转型?那些手艺人或是小商小贩,有的连中学都没有好好上过,你让他们怎么转型?我们有些学者讲话言语惊人,但很不靠谱,动不动就讲,你现在不能干这个了,不能做那个了。陈功表示,经济政策如果按照这样的路子走下去是非常危险的。
陈功多次强调,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速度问题!从“十一五”到“十二五”,中国经济总是像“钢铁侠”那样飞奔,肯定不行。“十三五”想走良性增长的路子,这是正确的。但怎么走?现在看还是没有很好的办法。向改革要红利,怎么要?改革怎么改,才有红利?这些都还没有清晰的、有说服力的答案。改革靠发文件肯定是不行的。决策部门必须意识到,改革到了深水区,每一项改革都是系统工程,但现在的体制,最怕的就是系统工程。如果只是说说话还好办,但驱动大家为一个目标去做事就很困难,这就是所有“系统工程”的难点。以这样的情况看,或许红利的出现还要等到将来(??)
--------
赶快go ab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