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9 February 2016

远学大唐,近学东莞

一。
我个人爱好是唐诗。话说表扬就一定恶心吗?拍马屁就一定会讨人嫌吗?
不一定。写法不一样,b格差距大。

大约1300年前,有一个诗人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写作计划,打算写诗歌颂一个很大的干部——曹操。
他的任务是,要用短短几句话,歌颂曹大人的武略文韬。要知道,曹大人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成绩是多方面的,而且争议也是挺大的。短短几句话,既要表扬到位,又让人无可非议,那是有难度的。
但是我们的诗人做到了:
“君不见魏武草创争天禄,群雄睚毗相驰逐。
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
这个诗人叫做张说。当时的网民不但不说他恶心,反而给他一个江湖诨号“燕许大手笔”,意思是“燕国公、许国公的笔杆子真是粗”!
张说同志之后,又有一个诗人,要歌颂另一个很大的领导——李世民。
他的写作计划同样很有挑战性:歌颂李世民同志南征北讨,随高祖开邦立国,功劳盖世,风范长存。
这个诗人在李世民同志的昭陵深入采风调研,用心写作,最后交出了他的作品:
“草昧英雄起,讴歌历数归。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
“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再窥松柏路,还见五云飞。”
这个诗人叫做杜甫。上千年来几乎没有人说这首诗恶心,反而一提他老人家的排律,都翘大拇指:“牛叉!”
所以,表扬大人物,真的可以不恶心的。

或许有人说,这些例子没有代表性,因为他们表扬的都是大人物们实实在在的功业。要是连领导开个小会你都表扬,肯定恶心!
我要说,不见得。
就在同时代,又有一个诗人,启动了一个写作任务:歌颂朝廷早朝议事的盛况,相当于《热烈庆祝*届*大会圆满胜利召开》。
相当让人头疼的题目,不是吗?朝廷天天都早朝,你歌颂个什么劲?看上去这首诗似乎想不恶心都难。如果我接到这样的题目,我都要哭。
但是这位诗人居然完成了!他微笑着,向上级交出了他的作业: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气象何等雍容,格调何等高贵,用语何等堂皇,造句何等伟丽!
这个诗人,叫做王维。你说他恶心试试?全大唐的维粉要活活拍死你。

最后,歌颂第壹夫人,就一定讨人嫌吗?我同样要告诉你,当然不!
曾经又有一个诗人,接到了亲自交办的紧急写作任务:歌颂第壹夫人的美丽。
接到这个十万火急的任务时,据说这个诗人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怎么看都不像能正常写作的样子。
上司急得跳脚:丫快起来!你这首诗是今晚上大唐文艺表演的重头节目,主持人都已经报幕了,李龟年先生正等着你的词儿谱曲演出呢!再不写出来老子和你拼了……
“急啥,急啥?”我们的诗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三步一跌,挥毫泼墨,交出了作业: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诗人写完,扔了笔,潇洒一挥手:“送上去,让李龟年好好给老子谱一谱!”
大家想必都知道了,这个诗人叫做李白,他表扬的夫人就是杨贵妃。
这首诗被谱成流行歌曲,皇上听了之后大为倾倒,摸出笛子甘心当伴奏。你敢说它恶心?小心皇上亲自劈了你。

所以,有些作品让大家觉得恶心,不能简单地说是因为拍马屁、没风骨。
要说风骨,王维同志、杜甫同志、李白同志那几首诗都是纯纯的马屁文章,都没有风骨。但和有些作品不一样的是,他们有气质,有格调,有文化。
我们犯不上追问“他们的风骨哪去了”,因为风骨一直是奢侈品。
让我们呆的是,我们的气质哪里去了,格调哪里去了,血脉传承到哪里去了,以至于连拍马屁的东西都搞不好了?
我们没有搞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纵使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这样伟大的文艺,那也罢了,本来咱也没多指望这个。
但是我们居然也搞不出“万国衣冠拜冕旒”“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样虽然不伟大、但是至少有b格的东西。我们绞尽脑汁,只憋出来“黑黑米歇尔,百变亦黯然”“快来坟前安屏幕,看奥运,共欢呼”这样赤筋露体的东西。
不禁让我想起《鹿鼎记》里,韦小宝对他老娘韦春芳的感叹:“小调唱来唱去总是那么几支,不是 ‘相思五更调’,就是 ‘一根紫竹直苗苗’,再不然就是 ‘一把扇子七寸长,一人扇风二人凉’,总不肯多学几支。”“做婊子也不用心”。
筒子们,远学大唐,近学东莞,你们用心一点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