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15 February 2016

重庆市长黄奇帆

在中国股市动荡的2015年,黄奇帆的名字爆红于社交媒体的民间舆论场。
  这大概因为他所主政的重庆市,在全国经济普遍放缓的大局势下,经济增长依然高歌猛进。据重庆官方最新公布的数据,“十二五”末,重庆市的GDP已经达到1.57万亿元,5年年均增长12.8%。
  作为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被认为是省级行政首长中最精通经济的管理者之一。以至于,在中国股市动荡的2015年,黄奇帆被股民们寄予了厚望,每隔一段时间,便有黄奇帆即将赴北京任职的各种小道消息流传于社交媒体。
  消息的源头无法考证,但在民间的舆论里,黄奇帆俨然成为了“网红”,并获得了几乎一面倒的好评。
  “管理经济的能手”
  主政重庆之前,黄奇帆在上海涉足宏观经济管理20多年,曾是当年参与浦东开发的主要人物之一。2001年赴任重庆之后,黄奇帆历任重庆市副市长、市 长,在他任职长达14年时间里,他参与和见证了重庆从一个远离海岸的山城变成了中国内陆的开放高地,他本人在经济管理上的知识和才华也得以充分发挥。
  早于2012年9月,经济学家张五常曾撰文称赞黄奇帆管理重庆经济的表现:“三年前你敢打赌这个到处皆山、雾多盛产美人、离海岸遥远、曾经是恐龙喜 欢聚居的重庆,会把电子工业搞起来吗?三年前黄奇帆打这个赌,今天重庆的电子产品,以件数算,占地球的五分之一。市长说再过两年按件数产量会达地球的三分 之一。”
  现在来看,黄奇帆当初所预期的重庆电子梦,如今已实现了。重庆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电子产业基地
  张五常曾评价黄奇帆说:这个人思想细致紧密,组织力强,对数据的掌握有系统。黄奇帆的经济发展策略跟他认识的一些其他地区干部的构思相近,但胜出的地方有三点:其一,构思比较有系统和清晰;其二,他做出来的有大气;其三,最重要的是遇到难题能想出解决的妙方。
  “他确实是管理经济的能手,拥有微妙、高超的经济管理技巧。理论水平、政策水平和实践能力,兼而有之,相当厉害。”重庆市政府经济部门的一位官员接 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他的那些主管经济的同仁们对黄奇帆都非常佩服。“他擅长的领域包括金融资本和土地,推动改革也很有办法。”
  黄奇帆在重庆14年,他先后经历过6位市委书记。2010年开始任市长,先后与三位政治局委员搭档。黄奇帆的一位下属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评价他说,虽经历了多任市委书记,但他始终能够把握住分寸,特别是在危机的时候。“他是实干家,干活的人。”
  坚决不碰产能过剩行业
  在重庆政商领域,黄奇帆被认为是风险管控的高手。
  虽然重庆经济近年来持续平稳健康发展,但黄奇帆仍时时敲响防风险的警钟。他认为,我国经济运行中的风险,主要是金融风险、债务风险、房地产风险以及产能过剩风险等。其中,产能过剩的风险是经济生活中最重要的风险。经济风险的源头是产能过剩。
  “全行业过剩30%、40%甚至50%,几乎所有企业,都会泥沙俱下,大家通通赔本,形成行业性亏损……更严重的是,实体经济产能过剩还会连累金融业,造成银行坏账,增加诱发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的风险。”黄奇帆说。
  因此,过去的这些年,重庆坚决不碰产能过剩行业。
  在过去的那些年,当全国每年煤炭产量从20亿吨上涨至50亿吨时,重庆严格控制在4000万吨;当全国钢铁产量从1亿吨暴涨至10亿吨时,重庆仍然 是600万吨;重庆还避免了全国一哄而上的光伏电池、风力发电产业的风险;全国火爆但事端频发的P2P信贷,重庆也基本不碰……
  而在房地产领域,黄奇帆也一直注意谨防过剩,控制每年房地产的总投资不要超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25%。
  分析人士认为,重庆的这些做法与供给侧改革所强调的“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思路颇为相似。
  黄奇帆曾接受媒体采访说,他理解供应学派理论几个重要特点:政府要保持较低成本的投资环境,促进企业较好地发展;放宽市场准入门槛,让各类大中小微企业竞相发展;形成同等国民待遇的市场,使各类所有制企业共同发展;必要的时候,政府出资补助可增加就业的企业来稳定就业。
  在黄奇帆看来,政府是造环境,环境造好了,这个地方就发展了。
  重庆市政府一直努力营造“五低”环境。所谓“五低”,就是低税费成本、低融资成本、低生产要素成本、低物流成本、低土地房产成本。重庆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五低”环境。重庆市工业企业的利润也因此连续数年增长为全国第一。
  金融的着力点与房地产调控术
  因为擅长金融管理,黄奇帆还有“金融市长”之称。
  在重庆,黄奇帆努力推动直接融资市场,通过股票市场、银行间市场、企业债券等从资本市场为企业直接融资。他认为,这是解决融资问题的关键。据他透露,2014年,重庆市政府帮助企业筹集到一千四五百亿的低利息、低成本的资金,都是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得来。
  但他并不看好火爆全国的P2P互联网金融,曾多次公开批评,而且早于2014年就暂停了P2P网贷公司的审批。
  在黄奇帆看来,中国P2P实际是个“貌合神离”平台。没有坏账准备金、存款准备金等金融机构应有的设置。就像开一个赌场,赌民之间在赌,赌场只是提供牌和桌子。P2P公司通过其网络平台,让想借钱的人与并不认识但愿意借钱的人沟通。“谁在监管?谁能监管?怎么监管?”
  他解释说:P2P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它做的是一个平台,“P”和“P”之间互相贷款,但是这个平台本身不进行任何贷款。“中国一下子出现1000多 家P2P公司,最近这几个月倒闭了30%,原因是什么?就是违反了金融的基本原理。”他认为,P2P把老百姓的钱汇集到平台上,这个平台变成集资的平台, 平台作为法人,又把钱借给大户。这种模式没有任何互联网金融的特点,是乱创新。
  作为市长,黄奇帆一直紧盯房地产调控。
  在他的经验里,控制好三方面,房地产就会平稳发展。也就是,每年房地产的总投资不要超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25%,跟规划人口有关的社会结构的总量要平衡,还要控制房地产的按揭。
  他解释说:超过25%一定供过于求,低于25%又供应不足,不适应城市化。如果一个地方基础设施投资中,房地产占了百分之七八十,长远看没后劲。
  黄奇帆认为:“调控地价十分重要,别以为地价高了赚钱,政府收入高了就是好事,它是个好事,但如果唯利是图,一根筋把地价推高,长远就使得房地产价 格过高,工商企业房产资源成本过高,最后使得这个地方工商经济萧条,无法良性运作,这地方的人气都转到了泡沫房产,而不务实业,最后毁坏了整个城市发展的 方向,后果就很严重。”
  他因此强调,楼面地价拍卖,不要超过当期房价的三分之一,是很重要的游戏规则。
  从“地票”制度到PPP模式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黄奇帆成为三中全会《决定》起草组成员之一。三中全会之后,黄奇帆还是三中全会中央宣讲团的成员之一。这被视为中央对重庆正在进行的改革探索予以肯定,重庆的不少经验也被纳入其中。
  据黄奇帆说,三中全会的文件里设定的各种改革有330多项。重庆政府这几年,总体上每年推进的改革也有100多项。
  仅以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改革为例,全国各地都出了很多文件来推动这项改革,重庆也在2014年出台了《PPP投融资模式改革实施方案》。但到了2015年初,全国真正实施PPP项目签约然后跟进实施的大约5000多亿,其中2600亿来自重庆。
  黄奇帆分析,重庆做得好的关键是重庆的改革方案抓住了PPP的要害,即投资收益。投资必须要有盈利才能吸引投资者前来。
  而在重庆的所有改革中,最引人关注的当数“地票”制度。这是重庆自2008年起探索的一项土地改革制度。
  所谓“地票”是将农村用地指标转移到城市使用的交易品,具体包括农村宅基地及其附属设施用地、乡镇企业用地、农村公共设施和农村公益事业用地等闲置 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经过复垦并经土地管理部门严格验收后,产生的建设用地指标。通过交易,获得地票者可在重庆市域内,申请将符合城乡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 规划的农用地,征转为国有建设用地。
  重庆“地票”制度实行这些年来,15万多亩农村闲置的建设性用地复垦为耕地,把地票的交易价格扣除复垦的成本,15%归集体,剩下的 85%全部归农民,收入近300亿元进了农村,反哺了农民。另一方面,“地票”制度也为城市化提供了大量的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并确保耕地红线不被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