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7 February 2016

真正的“好命”,是有顽强的生命力(有顽强的生命力者必有“好命”)

有一天看到闺蜜在朋友圈里写了一句话,大致意思是:‌‌“你抽到什么牌都不是最牛的,最牛的是无论好牌还是臭牌,你都能打好。‌‌”
我们在生活中,时常会遇到大事小情,有的是好像怎么都翻不过去的山,有些是令人头疼的小事,转头去看别人:咦,怎么他们的人生都那么顺遂,什么事情都很顺利,他的命真好!我只是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也有自己的幸福。
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不可能一辈子都顺遂如意的,但是为什么有的人每天愁眉苦脸,而有些人却能够生机勃勃地翻山过河,保持着阳光的心态继续前行?是为生命力。
某个深夜,有位读者跟我聊了几句,最后她感慨说:总体而言,你应该是个方方面面都比较顺利的人吧?我忍不住笑。在那之前,不止一次有人这样感慨过,有并不是很熟悉的网友,也有交往颇多的朋友,跟我在一起超过十年的克莱德先生也时常这样说,偶尔会半是嫉妒半是感慨地说,‌‌“你就是太顺利了。‌‌”
别人这样说的时候,我顶多笑笑,假装自己很得意,谁不喜欢自己命好啊?但克莱德先生这样说的时候,我一定会奋起反击,因为我觉得他抹杀了我的努力。偶尔我会说:我命好也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跟许多吃过苦受过累的人相比,我的人生的确是相对顺利的——
小时候没有家境窘迫到读不起书,长大了考上大学没有因为交不上学费而辍学,大学毕业没有找不到工作流浪街头或者在家啃老,恋爱结婚之后没有吃不上饭养不起孩子;家庭稳定,身体健康,虽然偶尔头疼脑热,但从无大碍——且慢,我说,难道你们大部分人的人生不也是这样的吗?
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就算是顺利了,相比那些从小生活在饥寒交迫的家庭,又或者受到病魔威胁的人而言,我们的确值得再三感慨自己的人生太幸福了。
所以,我喝一杯茶会觉得自己很幸福,看今天的蓝天很好会觉得很幸福,和家人一起觉得很幸福,哪怕是淋着雨走在山顶看到葱翠绿色也觉得很幸福……我很珍惜这一刻的顺利。若是把这些片段揉碎来看,我抽到的都是好牌吗?当然不是啊。
读书时,中考之前我们那里的政策突然改了,原本很有把握进入的那所高中,因为划片需要更高的分数才能进入。我成绩还不错,但中考成绩不理想,我爸为了让我进那所高中甚至让我多读了一年初三,没错,为了上一所好高中,我蹉跎了一年的时间。结果呢?结果第二次中考,成绩还是不够好,最终还是与那所高中失之交臂,进入了一所三流高中。分数线出来,我失落得恨不得去死——那时候小,一点点小事儿就会觉得是天崩地裂般严重,而且,觉得自己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特别对不起父母等等。
这大概是人生第一次失败,主客观因素都有,但后来意外促成了我高中时候的努力。那是很叛逆的十六七岁,我曾经公开跟老师顶撞吵架,也曾经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学习。
与我完全相反的是一位初中的女同学,她属于那种天资聪颖的类型,学习不用多吃力,一点就通。中考后,她顺利进入了那所好高中,一年多之后,却因为早恋,闹得不可收拾;后来终于勉强读完高中,高考成绩并不是很好,进了一所大学,但是还没大学毕业就又因为恋爱问题休学回家不知所终了……
所以,好多时候,我们真的不好说自己拿到的是好牌还是坏牌。好牌如果不好好打,也有可能一败涂地;而坏牌,若是认真打,也许还有反击的机会呢。
我觉得,在许多的瞬间,你都能够深刻体会到‌‌“祸福相依‌‌”的意思,当我一再回头去看那些决定我人生走向的瞬间的故事时,我都在心中深深感慨。好像没有那些令人沮丧的‌‌“坏牌‌‌”,就不会有我后来的‌‌“好牌‌‌”。
许多的时候,我不喜欢摊开自己经历过的苦难给别人看。我甚至曾经想,有些痛苦,不足为外人说。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验都与众不同,我们每个人对自己苦难、痛苦的深刻理解,无法企盼其他人也达到这么深的理解;而若总是絮絮叨叨,我们很有可能就会走到‌‌“祥林嫂‌‌”的歧途上。也许真的有人一帆风顺,但那个人不是我。
小时候很害怕妈妈说‌‌“这个月的工资花完了‌‌”,因为我们家只有老爸赚钱,总是觉得捉襟见肘;读大学时,我很早就决定不考研,因为妹妹比我晚两年也要读大学,承担两个女儿的学费对父亲而言无疑是非常大的负担;工作之后,我所在的杂志社并不是强势媒体,当你意识到自己有点边缘化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非常难以言状的——你可以变得孤傲,独来独往,谁都不理,但你也可以变得更努力,因为你这个人足够好,一切才会更好;毕业后,我曾经为了办理户口和档案,求告无门,痛苦不已,最后是同事和一位早已失去联系的网友给我帮忙弄妥当。那时候年纪小,只会说‌‌“谢谢‌‌”,现在想来,这是多大的恩情啊!
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有许多是别人给予的,比如我的原生家庭给我的,比如我的爱人给我的,比如我的同事朋友给我的。但是生命力这件事,是我自己的。而正是这源源不断永不枯竭的生命力,让我‌‌“注定‌‌”拥有了这一切:一切的好与一切的顺利。
蒋勋先生在讲《红楼梦》时,讲到刘姥姥给王熙凤的女儿起名字时,提到了生命力的问题:所谓生命力,就是灾难不再是灾难,危机不再是危机。在我们的生活中,有时候遇到一点小事儿就觉得过不去了,其实就是生命力弱了。
那些永远都阳光积极的人,那些永远不会被打倒的人,那些可以东山再起的人,是他们没有受过伤,没有经历过苦难吗?当然不是,而是这个人生命力非常强
遇到山,他能爬过去;遇到河,他能渡过去;遇到困难,他能去解决,去承受;遇到一切,他都会想办法,而不是坐在地上哀嚎痛苦:哎哟,我的那个命啊!
当他们不把灾难当灾难,不把危机当危机的时候,他们的生命中还剩下什么呢?当然就是那些快乐的、阳光的、积极的事情咯。那还有什么理由不扬起笑脸,热情洋溢地生活下去呢?
天生好命的人实在太少,而天生命不好的人,也同样很少。太多人是因为缺乏生命力,所以才导致自己总陷入‌‌“命不好‌‌”的泥沼中。
想想看,我们真的不是命不够好,只是有时候养尊处优又或者太过顺利,令我们逐渐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要紧的生命力。
拥有了强大的生命力,我们就拥有了永远不会失去的‌‌“好命‌‌”,因为任何牌,我们都能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