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9 February 2016

陈破空:例外的中国人是一群十分难得的中国人

当今中国人的基本特征,就是这样:勤劳吃苦,却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生存力强,却偷奸耍滑、无孔不入;看重关系,却明哲保身、冷血无情;贪生怕死,却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痴迷大一统,却热衷内斗、一盘散沙;既是暴民也是顺民,人格分裂,奴性十足……

有人或问:别的民族就没有这些问题吗?比如南亚人、南美人或非洲人。我的回答:或许部分有,或许还能找出若干相似性。但中国人的问题,具有更长的历史、更成体系,顽疾至大至深。作为中国人,我至少比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的症状。为中国人把脉诊病,我更有把握,更有发言权,也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写中国人,最难说服的,还是中国人本身。这是一个自以为是而又固步自封的民族。中国人向来不认错,要他们承认自身存在的缺陷和宿疾,“难于上青天”。不愿正视自己的问题,死不认错,本身就是这个民族的劣根性之一。

有的中国人,不仅意识不到自身存在的宿疾,反而以夜郎自大的心态,顽固地坚持:“中华民族是优秀民族。”宿疾成为顽疾。有的中国人,虽然能意识到这些顽疾,却不以为意,仍以狭隘的民族主义心态,文过饰非。

有的中国人,虽不属上述两类,读完本书,仍可能会跳起来说:“我不是这样的中国人!”那么,我首先请他冷静下来,先不必就书中的故事,具体地逐一比对、对号入座,可总体地想一想,究竟是不是?有多少是?有多少不是?如果他仍然坚持说:“不是,一点都不是,我就不是这样的中国人!”那么,我要说:恭喜你!你大概属于少数例外的中国人。

就像任何事物都有例外一样,说到中国人,当然也有例外,哪怕,这样的例外,大约不超过5%。例外者,诸如:那些先知先觉、痛感民族劣根性而不甘同流合污的中国人;那些幡然醒悟、深以为耻、决意从自身做起而重塑民族形象的中国人;那些产生宗教信仰、刻意洗心革面而脱胎换骨的中国人……

当然,还有更稀少的一类:天生纯质,如荷花,出污泥而不染。这类中国人,是如此的稀有,实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克拉玛依“友谊馆”突发大火(1994年,中国新疆),在场官员尽都夺门逃生,抛下数百名儿童在烈焰中挣扎、惨号。只有一名舞蹈教师,奋勇抢救孩子,在她的救助下,十二名孩子逃出生天,但她自己的儿子却葬身火海。她是例外的中国人。

两岁女童被两部汽车连续碾轧(2011年,广东省佛山市),十八个过路人,尽都熟视无睹,拒不伸出援手。但第十九个人,一名拾荒妇,终将那血淋淋的小生命抱起。她是例外的中国人。

游轮“东方之星”翻沉于疾风暴雨中(2015年,中国长江),船长与船员弃船逃命。政府救援,仅救出2人。当局无情打压并严密监控遇难者家属,不得申冤。官方媒体,只聚焦当局的救援工作,并肉麻吹捧参与救援的官兵是“中国最帅男人”。然而,唯一的好人好事,却是:游轮翻沉地段,湖北省监利县,在救援和善后的那段时间,当地民众善心难抑,对遇难者家属、甚至对任何抄外地口音的陌生人,卖花不收钱,搭出租车不收钱,进饭店不收钱,有人要付钱,饭店老板甚至会假装生气地把他们推送到门外。备受当局监控和虐待的遇难者家属,得到的唯一安慰,就来自监利县的普通民众。他们是例外的中国人

中国人的问题,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看,很大程度上,都与政治相关,尤其与政治制度相关。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中文成语,早已明示统治者对民众的示范效应。必得透视政治、解剖政治人物,才能探测到诸多问题的源头。

制度黑暗,凡两千年。可幸的是,当代中国,尽管红墙森严,红朝魔力无边,把控着社会的每一道缝隙,抗争的中国人却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上世纪五十年代,有质问体制的右派;六十年代,有勇敢反毛的烈士;七十年代,有人头攒攒的民主墙;八十年代,有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九十年代,有寻找信仰的法轮功群体;二十一世纪,有与极权者斗智斗勇的维权律师群体……

挺身而出者,尽管不是大多数,或许,又是一个5%,却是这个民族最后的魂魄所在,微茫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