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17 May 2016

水军都督之死

蔡瑁、张允到帐下。
操曰:“我欲使汝二人进兵。”瑁曰:“军尚未曾练熟,不可轻进。”操怒曰:“军若练熟,吾首级献于周郎矣!”蔡、张二人不知其意,惊慌不能回答。操喝武士推出斩之。须臾,献头帐下。
——《三国演义》第45回

蔡瑁、张允这两个人,很可怜。
本来是人到帐下,一眨眼,就变成了头到帐下。
大家可能不熟悉这两个人。他们是曹操手下的两个大干部,具体的职位,是水军都督。
一说到水军,你就开始轻蔑起来,觉得是鸡肋部门。那你就误会了,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
历史上,凡是要干成点大事,都要操练水军。
比如曹操,想要打平江南,消灭孙权、刘备为首的抵抗势力,第一件事,就是搞了一个玄武池,玩命儿狂练水军。
曹操的那些对手——诸葛亮、周瑜,眼光也都很毒,一眼就看穿曹操的命门:什么都行,就是水军不行。
你可能说我胡扯:那玩意儿有这么重要?
当然重要!《神雕侠侣》看过吗?忽必烈打襄阳,那么多年打不下来,为什么?金庸说是因为有郭靖,降龙十八掌,蒙古人不能挡。
那是扯。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一届水军不行,忽必烈总是不能完全控制汉水。
曹操是大文化人、大政治家。早在一千多年前,他就极富远见地高度重视水军队伍的建设工作。
那一年,他郑重地任命了两个水军都督,那就是蔡瑁、张允。
在微微拂面的西风中,他热切地看着拜倒在面前的他俩,手一指南方,下达了作战的最高指示:
“灌,灌死那孙贼。”

曹操不是不重用他们。
曹操交给他们的水军队伍,特别庞大。老部下交给他们带,新部下也交给他们带。不久前搞到的荆州的水军,二三十万,都交给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也努力表现,五加二、白加黑地操练。
他们的业务能力到底怎么样?十分突出!
三国第一灌水专家周瑜曾经跑来偷看了一眼,大吃一惊:“此深得水军之妙也!”
此刻,蔡瑁、张允的心情,一定是紧张、幸福而甜蜜的。
难得老板这么器重啊。努力!打拼!他们做梦都握着小拳头,美好的前途,就在前方。
然后,就到了那一天,老板叫他们去。
他们兴兴头头地去了,还带上了刚编制好的《下一步水军工作规划》,准备向老板报告。
“也许,操哥会拍拍我的肩膀,勉励我干得好呢。”蔡瑁微带些羞涩地想,转头一看张允,发现张允也微微红着脸。
俩人的肩膀上不约而同一阵发痒,仿佛感受到了曹操那宽厚的大手的温度。
没想到,一进帐篷,他们就被警卫按住,啪啪打脸。那份《下一步水军工作规划》从文件袋里掉了出来,散落得到处都是。
“杀!示众!”曹操从牙缝里迸出三个字。
都结束了。一切的青春和汗水,忠诚和梦想,都结束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问。
蔡瑁、张允他们很努力啊!灌水的能力很强啊!为什么被打脸,被杀?
要想知道答案,不如看看其它几家公司,都是什么人在当水军都督。
谁在给孙权带水军?是周瑜啊。
周瑜190年就跟着孙策混了,那时候孙策是什么身份?还没混出江湖名声的官二代。
谁又在给刘备带水军?是关羽啊。
关羽184年就跟着刘备混了,那时候的刘备是什么身份?草鞋编织手工业个体户。
人家的水军都督,都是有公司原始股的。
相比之下,蔡瑁、张允是什么人?是降将。哪一年才开始加入曹操的革命队伍的?208年。那时候,人家操哥已经是大汉的相国了。
蔡瑁、张允两位同学单纯地以为,好好地带水军,有朝一日可以感动老板,成为股东。大错特错啊!
股东这东西,可不是光带水军就可以当上的。只会替老板灌水,成不了自己人。
你灌得再忠诚、再卖力,老板也觉得你在投机。

杀掉了这两个同学以后,曹操马上宣布任命了两个新的水军都督。
他们叫毛玠、于禁。
这两位都是有原始股的。毛玠同学当年有两家公司可以选择:曹操公司和刘表公司,毛同学毅然决然选择了曹操公司。
那时候蔡瑁同学在做什么呢?在开心地当刘表的小舅子!
于禁同学更是红小兵出身,跟着老板一路打吕布、打张绣、打刘备、打袁绍,雪山草地吃苦受罪过来的。
这两个人,一个是山东人,一个是河南人,都是北方人。而蔡瑁、张允呢?都是南方人。
南方人能靠得住吗?我要打的就是南方啊。曹操喃喃地说。
这一夜,月凉如水。水军司令部里,在两个高悬的南方同学的脑袋下,另外两个北方同学上任了。
听着他们的北方口音,曹操终于安心了。当天晚上,他睡了下江南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蔡瑁、张允两位同学,还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
这两个同学以为,搞好水军主要是一个技术问题。
他们信心满满:水军的技术,我们懂呀!我们久居江南,谙熟水战呀。
他们拼命钻研水军专业技术:如何佯攻,如何诱敌,如何包抄,一切遵照水战的规律办事。他们甚至赢得了敌人的尊重:“深得水军之妙也”。
然鹅,当我们回顾赤壁之战,就会猛然发现一个问题:
这一战的胜负关键,是水军的技术问题吗?不是。
赤壁之战的关键,其实是个立场问题:
究竟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当水军都督需要技术吗?不需要。毛玠、于禁,根本就不懂技术。
他们只需要跟着曹操坚信:东风不可能压倒西风,就行了。
最后他们败了。烈火张天照云海,八十三万大军,都成了红红的小龙虾。
曹操目瞪口呆,任凭那滚烫的东风吹乱他斑白的头发。他意识到,此刻自己脚下踩着的这块石头,很可能将是此生到达的中国最南的地方。
隔着火海,望着长江对岸,他无奈地咽了一口口水。
别了,志玲。今生,我或许永远得不到你们姐俩了。
可是,败得这么惨,水军都督毛玠、于禁被惩罚了吗?半点都没有!
他们的业务技术稀巴烂,但是立场没有问题。
立场正确的人,是无罪的呀。

对岸,东吴水军大营。
点将台上,周瑜下令:把那两个货带上来。
士兵们推上来两个衣冠不整的人,他们叫蔡中、蔡和。
这两个同学,正是被曹操杀掉的水军都督蔡瑁的弟弟,后来投降了东吴。
“杀!”周瑜淡淡地说。
“冤枉啊,我们是真心投降的啊!”
“拉下去、拉下去。”周瑜不耐烦地挥挥手,“投降的水军,谁稀罕。”
“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自己也是水军啊,喂,喂……”
临终前一刻,蔡中猛然回头,对刽子手喊道:“慢着!我还想说一句话……”
“哥,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啥,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水军。”
“不是说这个。”蔡中大声说,“请给我一支笔!我想最后抄一遍《水军条例》。”
刽子手的目光望向周瑜。周瑜撇了撇嘴:“给他吧。”
沙滩上,蔡中端坐着,带铐的手握着笔,庄严地抄写了起来:
“第一条:老板说是什么风,就是什么风……”
----------

哈哈 好文。影射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