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10 May 2016

“坦然面对生死”是我们最该具备的生存技能

在魏则西事件出来后,《人民日报》教育我们要“坦然面对生死”,这有点多余,其实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比我们在面对生死时更坦然了,我们坦然,因为我 们没得选。我们什么死法没见过,光是监狱里就有“睡梦死”、 “躲猫猫死”、 “鞋带自缢死”、 “从床上摔下死”、 “睡姿不对死”、 “洗澡死”、 “做恶梦死”、 “激动死”、 “上厕所死”、 “喝开水死”。像食品安全这种不能直接致死的我就不说了,吃点地沟油现在也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新近发生的山东非法疫苗案、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毒地事件、吉林省大安市新艾里乡学校新建宿舍和桌椅甲醛超标事件,以上这种事都不会直接致人死亡,我 们一笑而过,再看看我们的水源、空气、土壤,这些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哪个没出事,但我们依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届人民不是不行,是很行。这片土地上, 我们所要面对的死亡往往是高概率、多样性、突发性的,但我们谈笑风生,都快笑出腹肌了,这届人民其他的不行,但面对死亡时的心态,一定行,只不过依然有一 小撮人民在面对死亡时哭哭啼啼,要真相,讨说法,幼稚的很。就像刚刚死亡的雷洋,官方早已公布是嫖娼被抓逃脱时死亡,你们还发帖质疑,发帖索求真相,完全 忘了“坦然面对死亡”的训导,还得辛苦相关部门一大清早起来删帖。你们反复强调雷洋是硕士,是环境保护人才,是未满三十的年轻才俊,是一个刚出生婴儿的爸 爸,但这些都不是面对生死时刻的挡箭牌,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不是天生就该死,当你们觉得自己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遭遇死亡风险的概率就会降低,那现实告诉你 们错了,生活越来越不公平,死神越来越公平。
死亡的雷洋,被安上了嫖娼的罪名,这个罪名再也熟悉不过了,要打倒一个人先从名誉上把他打倒,虽然我并不觉得嫖娼有什么不好,也不愿意把这件事定义 为“嫖娼”,但在主流话语体系看来,它无疑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而对于很多当事人来说,“嫖娼”更是一件抬不起头的事,于是“被嫖娼”就成为了一种打压手 段,宁德调查环境污染的两名环保志愿者被嫖娼,广州监督公车使用的区伯被嫖娼,甘肃总给相关部门捅娄子的记者张永生被嫖娼………,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 我倒觉得未必会是坏的结果,嫖娼这件事被越洗越白,它不仅失去了道德上的打压威力,反而更容易引发民众的同情。这届人民都能坦然面对生死了,那一定可以坦 然面对男女之间的性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性,友谊的小床说叫就叫,没有比这更纯洁简单的男女关系了。
当今世界,除了中美关系、男女关系、婆媳关系这三大棘手的关系外,还有医患关系也很难处理,婆媳关系关系到生活,男女关系关系到性生活,而医患关系 则关系到你死我活,从目前阶段来看,解决好医患关系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坦然面对生死”,不仅仅是病人要坦然面对生死,医生也得坦然面对生死,5月5日下 午,已年满60岁办理退休的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在家中被害,身中30余刀,犯罪嫌疑人行凶后跳楼身亡。有媒体称,这名患者20多年前做的 烤瓷牙变颜色,要求索赔,事发前已经到医院闹了几天,这次直接尾随陈仲伟到家中行凶。这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医患矛盾了,它已经升级,成为病态社会下病人失 衡的心理以及暴戾的心态所共同催生出来的恶果,在这层关系里面,没有人是无辜的,但每个人又都是牺牲品,而真正的恶之根源却毫发无损,你觉得你很无辜,但 你只能“坦然面对生死”。
患者以前住院做手术时总是多东西,多块纱布,多把镊子,患者经历的多了也习惯了,可以坦然面对了,但多东西的现象大幅减少后,现在开始少东西了:安 徽宿州的刘永伟去年在徐州做胸腔手术,出院后右肾“失踪”。5月6日,徐州市卫生计生委通过其官方微博通报“患者右肾缺失”事件调查进展称,初步判断患者 存在右肾损伤后血液供应障碍引起肾萎缩的可能性。患者好好的器官说没就没,医患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也就不奇怪了,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以后患者入院手术 之前都要和医院签一份“身体各器官均存在且功能良好”的证明文件,要么就坦然面对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
中国病人需要有一种乐观积极的心态坦然面对治疗的结果,关于这种“坦然”,王小波在《肚子里的战争》一文里有过描写,“每次手术他们都让个生手来 做,以便大家都有机会学习,所以阑尾总是找不着。刀口开在什么部位,开多大也完全凭个人的兴趣。但我必须说他们一句好话:虽然有些刀口偏左,有些刀口偏 右,还有一些开在中央,但所有的刀口都开在了肚子上,这实属难能可贵。”,如果病人有了这样坦然面对的心态,哪里还会有医患矛盾,拿刘永伟丢肾事件来说, 你要往好的方面想,不要只看到丢了一只肾,还要看到给你留了一只肾,不要只看到自己的肾丢了,要多想想自己的命还没有丢,这么坦然一想,是不是感觉病都好 了?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精神好多了。
当这届人民死得越来越突然,死得越来越随机,死得越来越蹊跷,死得越来越花式,死得越来越不明不白时,他们开始站出来教育你们: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
---------
你还有一个选择-go ab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