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15 May 2016

无锡一位辞职教师奋力写下的江苏教育“十宗罪”

作为一名江苏学生的家长和一名在教育领域工作多年、后来又不得不黯然离去的人士,有些话我一直想说,但是萦绕在我脑海里一直没有说,因为说了也没 用,徒费我的精力和脑细胞,说不定还会引起无妄之灾。今天,我忍不住了,我也要来发声!掰一掰江苏教育的“十宗罪”,各位看官不妨看看,是不是这个理?!

第一宗罪:高考之谜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来说,高考已经成为现在为数不多的还比较公平的“存在”之一。就目前来说,高考还极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必要。但江苏的高考制度,真的是谜一样的存在。
记得我们高考那会,是3+2,即语数外+理化或语数外+史政。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觉得这种高考模式还相对比较科学,至多稍作改进,可以增加地理和生 物的选项及更新完善各学科所学内容等。但莫名其妙间,江苏的高考却出乎几乎所有人意料地开始了玄幻风格的改革,一会儿大综合,一会儿小综合,节奏之快,出 招之诡秘无常、匪夷所思,把老师学生们全搞晕了。
我那会教高中,眼睁睁看着老师学生们疲于奔命、胡乱应付,真的迷惘痛心之极。现行的高考“语数外”计分,其他只算等级,这个明显对以细心见长的女生有利。怪不得现在女生普遍显得比男生“优秀”,怪不得现在剩女这么多,因为优秀男生已经被“掐灭”了……
教育界官员和砖家们的解释好像是不要把高考作为唯一的指挥棒,要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可实际上,既然不把高考作为指挥棒,你这根“棒”在这里挥来舞去、变幻万端是为哪般?你这不生生扰乱了大家的视线和心神吗?

第二宗罪:试卷之作
高考全国卷集合全国精英之力,水平自然是相当高的,也更有利于各省横向比较,体现公平公正。但江苏不知怎么回事,非得另起炉灶,另成一套,自己组织一帮人马出卷,这不是平白耗费人力物力吗?而且你一个省出出来的卷子,水平能盖过全国卷吗?
其他学科我不清楚,就江苏英语高考卷来说,我认为出题水平实在一般,甚至可以说比较差,题目或者太难,或者太易,有效区分度太差,题目从形式到内容都谈不上有大的创新,基本也是亦步亦趋模仿全国卷。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放着省心省力的全国卷不用,却要自成一统编制自己的试卷体系呢?呵呵,大家去各大书店转转,看到中小学教辅市场如火如荼的生 意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些杀人的教辅书大多东抄西搬,品质低下,却逼着家长学生放弃了阅读好书的时间,成天沉溺在这些糟粕之中,真的害人不浅。
更可气的是,为了防止所谓老师“腐败”,还禁止老师帮助统一购买,却要可怜的家长拿着书单,满世界地去找去淘。
自成体系的试卷,真是“作”死了,相当于圈了一个大黑洞来,方便某些人在其中腾挪转移变把戏。从中尝到甜头的各利益关联者自是皆大欢喜,会心一笑, 连书店老板也是庆幸现在别的书卖不出,教辅材料生意还火爆,岂不知却是摧残荼毒了包括你们小孩在内的下一代啊!哦,也不一定,因为你们的小孩也许已经国外 享受轻松快乐的素质教育了呢……

第三宗罪:教材之糟
对于别的学科的教材,我不了解,没有发言权。但是,对于我熟悉的英语教材,我有话说。
我们读高中那会用的教材,黑白版,清清爽爽,循序渐进,体系严密,老师教起来轻松,学生学起来见简单,而我们的英语水平,也不见得差
我执教高中英语的头几年,用的是全国版英语教材。教下来觉得还可以吧。大A四版,页面变成彩印的了,但整体看起来还比较清爽,词汇比我们高中那会丰富不少,内容也比较贴近现实生活,相对也比较系统,各方面感觉都还可以。
后来不知从哪一年起,开始用新教材了,刚刚熟悉了一版新教材,突然又换了,启用了后来江苏高考专用的所谓牛津版教材,出版社注着“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和译林出版社”,这只“凤凰”是谁家的,行内人应该都知道。教材的频繁更迭让我的教书生涯简直成了噩梦,年年要备新课,哪还有时间去仔细打磨,精益求精。
这套牛津版教材吧,说是从国外原版引进的。真好,拿来就用,脑筋都不要动了,可是,直接拿来的符合中国的国情吗?翻开看看,里面花花绿绿,字印得超小,看着头晕,内容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科学性系统性极差。
另外,说是要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最后还是题海战术。英语试卷的字都极小,印在散发着难闻气味、形状可疑的纸上面,我们英语老师都开玩笑说,做英语老师,眼睛都要做瞎掉的。
第四宗罪:补课之乱
我们上学那会,是没有多少校外补习机构的,至多到认识的老师那里去拾漏补缺一下,老师往往也是义务付出。
慢慢的,又像是一夜之间,各种补习机构有如“千树万树梨花开”一样遍布大街小巷。现在好像别的生意都不好做了,都来盯着教育培训这块肥肉,我们家家门口就一下开了十几家补课机构,真是可怕之极,这是要把家长学生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既然每个省的招生名额都是限死的,江苏的家长学生们花了大价钱去上补习班不相当于自相残杀吗?人人都搞得很累,牺牲了休息时间、娱乐时间和健康成长时间,最后结果还是那样,又是为哪般?
补课,说到底,本身是一种作弊行为。而且,补课机构往往提前教课,有的为了提高声誉、广增财源还要不惜去学校贿赂老师,抢生源、偷试卷,严重扰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依我之见,这些教育机构都得坚决取缔。教育部门这个时候怎么又看不见了呢?怎么又不“调控”了呢?
第五宗罪:学校之殇
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其实并不少,每年还在递增,可是这些费用都用到哪里去了?
很多都用在造新学校上去了,美其名曰“重视教育”。结果好好的学校,搬来并去,折腾不已,学生老师深受其害。往往一个学校明明还好好的,却要把地让出来,造到偏远的乡下。还搞了很多所谓“大学城”,把学校都集中在一起。这给老师、学生都带来极大的负面作用和不便。
还有的学校刚造好没几年,突然之间又要搬了。而新造的学校呢,表面看看似乎还算富丽堂皇,其实,用的材料却极差,塑胶跑道、教学器材等等,很多都是粗制滥造,有的还有毒,让一届一届学生充当着可怜的“人肉吸毒器”。
这其中的猫腻,大家应该都知道,却一个个置若罔闻。更有甚者,如近日常州爆出的毒地事件,真的让人心寒心酸到极点。
第六宗罪:教师之哀
教书育人一直是我憧憬的事业,我本身也比较适合做老师,但是,最后却不得不选择了逃离。因为,我感觉,我做教师不是在育人,而是在“毁人不倦”了,而我下不了这个狠心和辣手。
做教师的都知道,每个小孩天赋禀性不同,你不可能用同样的要求去教。教育的本义应该是让人变得更好,用官方的话就是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在中国,却变成了一切以分数为评价指标。
所谓主课老师尤其惨,唯有学生考试分数高的才是好老师,分数低的就是差老师,逼着大家变着法儿“摧残”学生。稍有良心的老师只能在天罗地网的罅隙里,挣扎着教给学生一些做人的道理。一般的老师在长年累月中都不知不觉做了“吃人”的教育的帮凶。
现在还有很多老师在外招收学生补课,有的还做起了生意。想想也是可笑可悲,堂堂一名老师,本是受人尊敬的职业,现在却还要靠捞外快补贴家用!但这其 实也不能全然归罪老师。因为,一方面,教师的工资待遇差强人意,另一方面,教师们在学校教书育人获得的职业荣誉感和价值实现感越来越差。在教育事业上越用 力,对学生的“残害”就越甚,那教师们自然还不如在朋友圈里卖卖东西来得开心实惠呢。
第七宗罪:家长之悲
现在大部分家长都一个孩子,怎么却比以前养几个孩子的家长都要累呢?以前小孩子都是挎着小书包成群结队自己去上学,现在却都要家长送。不送的话,交通这么糟糕,环境这么诡谲,出了问题对谁都是不能承受之痛。
于是,几乎常常家家户户小车接送,一到上学放学时间,校门口就堵成一堆。有时候我想,难道就不能推行校车接送吗?这样可以节省多少人力和能源啊。
以前的家长,完全可以做甩手掌柜,现在却一个个必须做“陪读”,每天要给小孩的作业签字,帮小孩一起完成制作PPT 等各类家庭作业。因为小孩的作业实在太多,如果家长不帮着做的话,小孩基本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了。然后还要费心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去各种补习班,参加各种培训 和招生考试等。二胎放开了,很多却又不敢多生。
最难受的就是我们的心愿其实只是要孩子健康快乐成长,却眼睁睁地只能看着孩子饱受“吃人的教育”的摧残,陷入了抢拼分数的怪圈。
辛辛苦苦这般又为谁,为来为去还不是为了孩子。所以这次由于“减招”,家长激愤,不也在情理之中吗?
第八宗罪:官员之误
教育是专业性很强的一个领域,教育界人士都是知识分子。可是,大家有没有留心一个现象,江苏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往往很“跨界”呢,很多都是和教育八 杆子都打不着的“人物”,有的是转业干部,有的是研究化学分子的,有的是主持人……这些官员,如果不来做官,留在各自领域发展,说不定也都是人才,现在却 都来到教育领域,还俨然做起了“头领”。
官员们可都是能人啊。一个个不懂教育的外行,居然能迅速上位,各种恢宏理论,各种指挥若定,偌大的事情,自己随便想想就决定了,真的让人不得不服。可惜一遇到真问题,出口的话瞬间就暴露了“人品”和斤两!
第九宗罪:学生之痛
教育的问题,最终受害的还是学生,是我们可怜的孩子在承受这令人苦痛的后果!
我们可怜的孩子又是造了什么孽,他们要牺牲了休息娱乐时间,伤害自己的身体,扭曲自己的心灵,没日没夜地学习,参加各种补习班,做没完没了地题目,考没完没了的试,往自己脑子里塞这么多根本没甚大用的知识。
完了等以后上了大学,大学老师评价说,江苏的学生只会死做题,综合素质、创新能力没有北京、上海来的学生高,潜力没有贵州、青海来的学生大。我靠, 岂不知江苏学生在小学、初高中阶段接受这么严厉的摧残,能活下来都不错了,创新能力早就被扼杀得不知到哪里去了,潜力更是几乎被榨干了。
尤其在雾霾肆虐的那些天,看着我的孩子依旧在灰霾里埋头苦读,夜以继日地做着没完没了的题目,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我要如当年的鲁迅那样,发出凄厉的呐喊:救救孩子!!
(PS:可怜的鲁迅,据说快要被赶出教材了)
第十宗罪:制度之思
说了这么多,我也累了,大家也看累了吧。是时候静下来思考一下,中国的教育、江苏的教育该何去何从了。
大家都不想这样,都知道江苏的教育有问题,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像中了某种可怕的“魔咒”,深陷其中出不来。
讲一个故事吧。
有一个人去天堂和地狱参观,他发现天堂和地狱其实差不多,都是每个人拿着一把长柄勺。只不过,在天堂里,人们拿着长柄勺互相喂食,于是人人得以有饭 吃。而在地狱里,每个人都拿着长柄勺拼命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却怎么也吃不着。长柄勺还互相磕磕碰碰,导致伤害,有的还操起长柄勺,互相斗殴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