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9 May 2016

「沖之鳥事件」:馬政府逆襲?马英九别有用意

10天之後,台灣準總統蔡英文便正式成為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人心背向,以中華正統自居的國民黨統派實力泡沫化趨勢已經不能逆轉;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獨」兩字更從政治毒草變成時尚香花。然而,還差幾天蔡氏便要上台之際,內外兩股壓力遽然而至,非同小可。
4月25日,發生了「沖之鳥事件」。一艘台灣遠洋漁船「東聖吉16號」在巴士海峽正東400多海里之外的日本領土沖之鳥附近海域被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務船登檢拘捕,繳交新台幣176萬元保證金之後得以脫身。這本身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十多年來已經一再發生過,結果都是罰款了事、波瀾不興。豈料,這一次,已屆執政末期的國民黨籍總統馬英九「忽然雄起」,聲言不惜一切護漁,除了派遣一艘漁業署護漁船、兩艘海巡署遠洋巡護船前往沖之鳥海域之外,還下令海軍最先進的「拉法葉」艦馬上前往作為期一個月的監察;快將卸任的國防部副部長鄭德美更公開說:「我們決不避戰、不畏戰!」
一時之間,台日外交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緊張,日方特地派往台灣為此事調解的特使岸信夫(日相安倍的胞弟)本月6日拜會馬英九之時,還遭後者「直白以對」;這對即將上台執政、須要對日友好以應付來自對岸強大壓力的民進黨而言,無疑是一壇「蘇州屎」。
尤甚者,此刻正值島內政權交接、北京虎視眈眈而台灣必須外弛內張作出百分之百武力戒備之際,海上軍事實力的好一部分卻火速反向遠處調離,無怪台灣評論界有一些綠營人士說此乃國民黨統派與大陸方面的裏應外合,應驗了前總統李登輝在蔡英文當選之後的警語:「蔡英文1月中當選,馬政府要到5.20才下台,馬的權力還在,說不定藉此長達4個月的機會,用各種方法『賣台』。」
「島」「礁」之爭
沖之鳥在東京以南500海里處,是一個典型的環礁(atoll),面積8平方公里,低潮的時候也大部分低於海平面,經常突出水面的三處,總面積本來也不過8平方米左右,後經日本方面堆填擴建,現在水面上的總面積約0.85公頃,上有一座燈塔、一個觀測站和一些研究設施。沖之鳥於1920年歸入日本版圖,是今天聯合國承認的日本領土,這點不是問題。爭議之處在於日本認為,沖之鳥是「島」,根據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55條規定,「島」的主權國擁有環島200海深縱的排他性專屬經濟區(EEC);但是,中、韓、台卻認為沖之鳥是「礁」不是「島」,只享12海里的領海主權,之外的海面便是公海,各國有在其上自由航行捕魚的當然權利。
儘管上述《公約》第121條第1款定義了「島嶼是四面環水並在高潮時高於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陸地區域」;同條第3款也申明「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棚」。不過,國際海洋法專家之間對什麼是「島」、何謂「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理解卻有嚴寬之別,故聯合國至今未有對沖之鳥是島還是礁的問題下定論,糾紛便由此起。
中國雖然於2004年首先對日本的說法提出挑戰,卻似乎未敢過分施壓,因為極富爭議的「南海九段線」之內,也有不少像島也像礁的東西,包括中、菲之間有主權爭議(不只是EEC爭議)、中國稱為黃岩島而西方文獻稱之為Scarborough Shoal(shoal指淺灘)者。這個「黃岩島」,也是一個環礁,四周無數礁石露出,大小一般為1至4平方米,以南、北兩端的最密集,兩端最大者分別稱「北岩」、「南岩」;後者漲潮時露出海面的部分,面積也不過3平方米,海拔1.8米。儘管近年中國不停在此一帶施工造地,但依然距離「島」的一些定義相當遙遠(一個常見的要求是「足以穩定維持50人持續常住」)。崩口人忌崩口碗,還是少出點聲為妙【註1】。
台日漁務默契破局
北京這次反應相對低調,反倒是最近為了與菲國爭拗南沙太平島是島還是礁而振振有詞的馬英九這次「雄得起」。不過,台日之間就沖之鳥海域捕魚之爭,既不自今日起,馬政府的強硬姿態就有點突兀,原因起碼有兩個。
其一是,經過以往的糾紛,日台雙方已經有了不成文的共識,就是在沖之鳥周圍200海里之內,日本公務船作海巡之前,事先通知台方,而台灣漁船則採取「你來我走、你走我再來」之策。如此相安無事很多年,這次日方事先也有給出明確海巡通知,卻只因一艘台灣漁船「東聖吉16號」不肯離開、遭日方觀察7天之後扣押而破局。破局之後,馬英九的高調反應(派遣台灣最先進的軍艦護漁,可理解為不惜與日一戰),無疑與上述共識不符;2012年那一次發生的時候,馬英九已經在任,也不過是以書面方式抗議日方強行扣押台灣漁船而已【註2】。
其二是,在台灣自己的海巡署官方網站所登載的一幅海域圖,清楚顯示了沖之鳥周邊200海里之內的海域是屬於日本的EEC。這張圖是台灣為會員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 Commission)訂定的「中西太平洋漁業公約」的海域圖。但是,在「東聖吉16號」出事之前,船長多次詢問海巡署可否到沖之鳥周邊200海里之內捕魚,海巡署的答覆卻指那裏一帶是公海【註3】。於是台灣輿論界有人問:這到底是行政部門的慣性糊塗,還是執政統派快閃前的搗鬼?
軍艦護漁:有先例、缺條件
平情而論,國際之間發生遠洋漁業爭議,一國派出軍艦護漁雖然有點過分,卻是曾經有過的事。英國在上世紀後半葉與冰島共和國之間有過三次「鱈魚戰爭」 (Cod Wars; 1958, 1971, 1975),英國都派了戰艦群大舉出擊護漁;導致紛爭的原因也是牽涉冰島的EEC深縱多少的問題。不過,交惡雙方的實力懸殊,英國使出的是其看家本領炮艦政策,但最終得勝的卻是冰島,因為那時是「冷戰時代」,冰島以退出北大西洋公約國組織(NATO)、靠攏蘇聯為威脅,美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一急,連忙向英國施壓,冰島的200海里EEC要求得直,卻令英國的漁業一蹶不振【註4】。
但是,台日之間軍事實力懸殊,這次出動軍艦護漁的一方卻是弱勢的台灣,難道「萬一」為幾條漁船的撈捕利益打將起來,台灣真有勝算?若然不是,那出動軍艦是為了什麼?難道比較低調的談判完全不是辦法?對此,日本評論界的一個解釋是,馬英九即將離任,臨別秋波,為的是爭取之後的兩岸關係中的個人位置,甚至要取代連戰的地位而在北京眼中成為最關鍵人物【註5】。是耶非耶?
北京WHO出招:陳馮富珍奉旨刁難?
讓準總統蔡英文的頭疼事,除了有來自島內可疑的「麻煩製造者」攪局之外,還有來自對岸的最新一波外交攻勢。事緣世界衞生大會(WHA,即世界衞生組織WHO的最高權力機關)每年5月在日內瓦召開一次,今年的一次,日期訂在5月23日,即台灣新政府上台之後第三天。不過,故事要從早一點講起。
1972年第二十五屆世界衞生大會上,因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已經通過,大陸取代台灣,代表「中國」。2002年,大陸發生沙士疫潮,台灣受到嚴重影響,希望能夠以某種方式重新參加WHA,遂詢問當時兼任大陸衞生首長的副總理吳儀,卻被臭頂了一句「誰理你們?」好在胡錦濤後來放軟身段搞統戰,不完全反對台灣參與;於是,自馬英九當政的翌年2009年起,WHO總幹事陳馮富珍以一年一次的方式邀請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稱及觀察員身份參與WHA大會。過去的會議,台灣參加得很順利,其他成員國都歡迎。
但是,今年這次的會議,台灣本周收到陳馮富珍發出的邀請信上面,卻多附了一句話並明白開出一直以來都是彼此不宣的政治條件:重提令台灣很難傷的 2758號決議、強調台灣必須接受「一中原則」。後者是台灣包括國民黨在內也不能接受的提法。國民黨的提法分兩部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各表」);大陸不接受、也不公開反對國民黨的提法,而另外單方面提出「一中原則、九二共識」,「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進黨近年的提法則是「承認中華民國憲法、致力維持兩岸現狀」,卻不接受大陸提出的「一中原則」。如此,蔡英文政府在參與今年WHA大會上的立場,自是與大陸開出的附加條件更 遠。
值得指出的一個事實是,1972年的聯大2758號決議,處理的是「中國代表權問題」;原文內容只有兩點,一就是「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所有權利,承認其政府的代表是中國駐聯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二就是「立刻將蔣介石的代表從其在聯合國與所有附屬組織非法佔有的席位逐出」【註6】。要注意的是,決議的文字裏,沒有提「中華民國」,也沒有提「台灣」,更沒有(其他任何聯合國文件也沒有)提「台灣是中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聯國:不再錯提「台灣是中國一部分」
不過,此後的中國代表總是把聯大2758號決議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相提並論,不僅在國際間普遍造成錯覺,還把聯大的一些最高官員包括現任秘書長潘基文也騙倒,以致美國代表美國駐聯合國哈利勒札德(Zalmay Khalilzad)大使於2007年之時認為有必要提醒當時上任不久的潘基文,說他搞錯了,而事後潘基文也承認自己「過了火位」,答應以後聯大不會再提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此外,2011年5月,美國當時的衞生部長塞比留斯(Kathleen Sebelius)針對WHO內部文件常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也公開指出「沒有任何聯合國機構有權單方面決定台灣地位」(No organization of the UN has a right to unilaterally determine the position of Taiwan.)【註7】。
弄清楚了這些事實,才知道台灣依然有權以「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名義,獨立地要求參與聯合國的事務;對此,中國當然可以動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或其他方面的影響力加以阻止,卻不可以假借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聯合國條文或有關的錯覺和誤解去達到目的。
今年的WHA會議,台灣代表能否順利出席,還存在不少變數。蔡英文的5.20就職演說如何處理兩岸關係;北京的反應是合乎情理還是野蠻悖理;若是北 京逼人太甚,台灣覺得在北京開出的條件之下參與會議是一種屈辱,會如何反應;之後的兩岸關係如何發展等等,都是十分重要而有趣的問題。
不過,無論北京如何出招,無論台北如何歹勢,筆者都認為台海還有一段很長的和平期,關係緊張難免,卻不會瞬間變得過分惡劣。國際特別是亞太形勢不是對北京很有利;大陸的經濟好幾年之內也好不到哪裏去,之後可能更差;台灣的實力再加上友好國家的支持,更足令大陸方面三思而不作軍事行。畢竟,一支腐敗透頂的軍隊是無法也無心打仗的,那經常有的「85%」要求出兵攻打台灣的「民眾」,也不過是一批「制服意淫」之輩、廣義的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