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13 June 2016

大陆中产阶级守得住自己的滋润日子吗

大陆经济对外开放之后,红二代许多家庭乘势暴富,成为中共抢掠灭绝富人后的新暴富阶层;并非红二代的大量中共权势人物,也肆无忌惮贪墨聚敛,亿万富翁也不在少数,如现在被揪出来的郭伯雄徐才厚等;一些在新经济形势下善于官商勾结者,如东北的徐明王健林等等,长袖善舞也成为大陆亿万富豪。在这些依仗权势暴富者之外,大陆也产生了一批衣食无忧的小康之家,主要是靠工薪为生的白领及小本经营者或自由职业者等等。据大陆有关机构的统计报道说,这中产阶级人数超过二亿仅少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大陆中产阶级除了收入达到衣食无忧的特征之外,还有对世事充耳不闻只顾自家滋润日子的特征。例如大陆遍地的贪腐,官吏贪赃枉法鱼肉民众,强拆房屋强征土地及种种暴虐,贫富差距几乎成倍的超越基尼指数警戒线等不公,大陆中产阶级对这些可谓视而不见,更有甚者不乏为之辩护歪理正说的。所以大陆的被欺辱被剥夺被侵害者,实际上成为孤独的被迫害人群,如数以千万计的上访民众,只能抱团取暖而得不到社会普遍的同情声援。
但是最近媒体的一些报道,令大陆中产阶级的滋润日子蒙上阴影,未来大陆中产阶级能否守住所谓的滋润日子,看来也并非稳固的毫无疑问的。如中产阶级雷洋离家去机场接亲友,落在北京警察手中不到一小时就命赴黄泉。更为典型并危及诸多中产阶级的,是媒体报道中产阶级也遭受掠夺,同样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无奈中翻墙上网向国际诉冤。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的大陆民众,由于轻信被诈骗损失四百三十亿人民币,受害人数有二十二万。而这些民众之所以投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是因为这交易所得到中共当局和中共银行双担保。然而被骗民众向中共当局和中共银行投诉,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和帮助,反而屡屡遭到压制迫害。投资者们损失少的一百来万,多的数百上千万,他们大多属于大陆经济上的中上阶层,在泛亚的投资基本是他们的毕生积蓄。
泛亚投资的被诈骗者们在大陆穷尽一切方法,但是面对岿然不动若无其事的中共当局,终于被迫集体翻墙上网对国际喊冤。目前至少有三百名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被骗民众,是翻墙上网向国际诉说受骗并受打压的活跃者。他们向联合国向奥巴马总统和国际媒体大量发文,讲述他们被诈骗被打压悲惨经历的具体情节,其中包括大量的视屏和他们抗议活动的图片。出现向国际诉冤的泛亚被诈骗群体,主要得力于上海一名银行雇员丛女士,她自学避开网络审查的各种翻墙方法,并向其他受害者详细介绍并建议具体内容及做法。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聚集起三百多名国际诉冤者。丛女士说她之所以毕生积蓄投资泛亚交易所,是交易所得到地方政府和银行背书。这相信的结果却是血本无归且投诉无门备受打压,无奈之下她走上向国际社会诉冤求取公正之路。同时她也开始大量流览网络上大陆信息,认识到难以置信的不公平每天都在大陆涌现。这位过往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女士,对中共蹂躏下的大陆看法彻底改变,她说恨中国想离开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去。
从一心只顾自己滋润日子的小康家境,到毕生积蓄瞬间消失殆尽的贫困户,丛女士和数百国际诉冤中产者展示了一个问题,即大陆的中产阶级真能守住自己的滋润日子吗?毫无疑问,大陆每天每时都有数量不等的中产阶级,丧失了赖以滋润的资产而陷入困境。这里所指的不是无可避免的不幸,如失业、疾病、家庭陷入各种原因的困难等,而是专指遭受权势侵掠剥夺和官商勾结的讹诈,换句话说是社会的不公和违法公行,因而导致的中产阶级丧失滋润日子。不论是社会上的口耳相传还是网络上诉冤披露,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如大量被强拆而丢失住家者中就不乏中产阶级。也就是说大陆中产阶级也遭受着各种侵害,时时刻刻都有中产者在丧失滋润日子。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被诈骗的群体,不过是较为突出的典型的中产阶级受侵害,因而丧失了滋润日子的事例而已。
除了这种类似随机性的对大陆中产阶级的零敲碎打,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至少还有两种阴影,在一心想过滋润子日的中产阶级头上象雾霾一样凝聚难散。一种是地区性的对中产阶级财富的侵掠剥夺。中共官僚除了贪污纳贿卖官鬻爵等等依仗权势聚敛财富外,本身还有无数远超工资收入的优渥特权,如名目繁杂的各种补助补贴奖金等现金收入,还有价廉物美而且健康达标的特供食品,餐宴旅游和车辆私用当然是公费消费,还有医药无需掏一分钱的医疗保健系统等等。这些官员的优渥待遇其实是建基在财政不透明,能够随意开支报销对官员优渥的各种费用上。而财政花费所以能够一是横征暴敛,二是大量侵占国有资产如买卖土地等等。但是随着大陆必然到来的经济减速甚至衰退,地方财政的许多财路如大卖土地必将锐减乃至消失,地方财政便无力保障中共官员如次优渥的享受了。享受惯了的中共官吏绝不愿降低更不要说放弃这些特权,他们一定要开辟新的财路来满足养大了的胃口。这就必然将眼光转向新的可以劫掠的对象,而大陆的中产阶级无疑是最容易上眼的劫掠对象。例如房屋的土地使用权到期要交房屋价值一半的税,就能够一口咬去主要财产是房产的中产阶级一半财富。
不过在大陆中产阶级头上的更大阴霾,则是中共为解救困境再搞一次杀富保权的恶行。历史上中共为了掀起斗争的恐怖氛围,在毛泽东的提议下将入选地主标准从五百亩降为五十亩,进而大肆绑架抢掠杀害富有点人的所谓土地革命,从而让仅有数百万人口的共区能够养数十万军队。而国共内战中为获取支持打仗的财政和兵员,更是将农村富裕户扫地出门还大肆屠戮。中共在其统治区进行的土改对象,正是从经济到兵员支持中共八年所谓抗战的农村富户。中共夺取大陆政权后依然匪性不改,公私合营和社会主义改造等血腥运动,又将城市富裕户搜掠的一干二净,使大陆所有人全战战兢兢靠中共允许的饿不死标准维生。今天虽然由于经济开放大陆多数人经济改观了,但是中共不仅没有为过去的匪性忏悔,习近平更是高喊不准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也就是说从前的抢掠杀戮都是中共真理。其实在小范围内薄熙来已经在重庆搞了一次杀掠富豪,而今后中共出于经济的政治的需要,再搞一次杀富保权绝非杞人忧天。未来大陆的不确定性和变数很多,但是有一点可以非常确定,就是只要还活在中共流氓政权下,大陆中产阶级民众不会有不问世事,却可以永久过滋润日子的美好时光.
-----------
看完此文,那些五毛虫/自干五们真该醒醒了。
还是那句话-赶快“用脚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