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10 June 2016

曹长青:希拉里的“总统命”

经过一年的征战,希拉里终于在票数上赢得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位置。虽还没被党代会提名,但大局已定。
票数落后的党内对手桑德斯虽没正式认输,但无论以党内规矩,还是该党民意(要求团结对外),他都没有回天之力。他誓言还要选下去,并说跟奥巴马总统沟通,实际是想“待价而沽”,获得“副总统”位置。
从常识来看,如果希拉里愿意找他做搭档,就不需他找奥巴马从中拉线了。既然希拉里没有强烈意愿,桑德斯就只有继续煽动他的年轻支持者,企图构成一种声势,如果不选择他做副手,党内就会分裂,就无法一致对外战胜共和党的川普。
希拉里最后怎样决定,还不清楚。但从她至今不表态,说明她对桑德斯不那么感冒,因为找那样一个倔强老头子做副手,也够难缠的,而且形象上也太老了(到今年选举月份,他俩平均72岁)。
桑德斯以为不找他做副手,他的许多支持者就会倒向共和党的川普(以此威胁希拉里),但这是错误判断。因为明摆着,去川普竞选地“闹场”的人几乎都是桑德斯的支持者,那些年轻人绝无可能倒戈支持川普,他们跟川普是“两极”。所以桑德斯的“闹价而沽”恐怕没有闹头。
在共和党方面,川普成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也已是大局已定。除非共和党的党代会改变规矩,强行用他人取代。那样的话,川普一定会以第三党参选,共和党严重分裂,大选失败就是必然。而且即使由川普代表共和党,基本也可说败局已定,主要因共和党内部分裂,情况非常严峻。
民主党方面的裂痕比较容易愈合,因希拉里和桑德斯是理念(左与更左)之争。更左的桑德斯(及支持者)虽然不满意希拉里(不够左),但不可能去支持被他们认为“极右”的、甚至是种族主义的川普。再加上民主党有个处于超越地位的奥巴马总统出面协调(至少名义上),再加上民主党内要求团结对付川普的舆论,所以桑德斯没有多少价可讨,更别说“反抗”希拉里之力。
而共和党方面则不同了,他们不是理念(右和更右)之争,而是“人品”不同之争。而对人品的不认可,恐怕比理念强弱、深浅度的争执更难妥协。一个人的思想观点,无论他什么年纪,都可以因信息、经历、契机等而改变,甚至迅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一个七十岁老头子的人品的改变,恐怕是很难指望的事情。
川普的问题,我自他开始参选时的评论就指出,他是个痞子,没有做人的原则和底线。从川普过去一年的言行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持什么观点是第二位的,他首先是个风头狂,只要有风头可出,能赢得大众叫好,他就可以随时改变观点。他不按牌理出牌,不守规矩,缺乏文明人的教养,属于那种有几个钱就不知天高地厚、趾高气扬、貌似自负实为自卑、类似中国土豪暴发户那种人,跟他的背景极不相符,是一个西方相当不多见的痞子。
川普的痞气,表现在很多方面,这里只举两个小例子:当年他雇用波兰工人在纽约拆旧楼,跟工方发生资薪纠纷,案子打到法院。审理期间,对方律师接到一通电话,该人自报他是川普的助理,警告这个律师罢手,否则会让他损失大钱。结果后经法院查询,川普只得承认,那是他自己干的,冒充助理打这通电话。一个所谓的“大亨”却会做那么小痞子的事情。
另一个是,在共和党十多人竞选时,南卡州的联邦参议员格瑞汉姆(Lindsey Graham)当台批评了川普。格瑞汉姆是所有共和党参选人中被认为最懂外交事务的,他去过多次伊拉克和阿富汗前线(前两天还跟麦凯恩等组团去台湾,支持蔡英文新政府)。面对批评,川普的回应居然是,把格瑞汉姆的手机号码公开了,等于是让他川普的支持者去攻击“爆机”。这是格瑞汉姆在前两天的访谈中说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痞子行为吗?
更不要说,川普办野鸡大学被告,他却攻击审理此案的法官有西裔血统,没资格审理此案,因他宣称要在墨西哥边境建墙。按照这种逻辑,信奉穆斯林的法官也不可以,因川普要阻止所有穆斯林进入美国;非法移民的司法后代也不可以,因川普声称要遣返一千万非法移民;中国移民的法官后代也不可以,因川普批评过中国;女性也不行,因为川普辱骂过某些女性是“肥猪、狗、懒婆娘、让人恶心的动物”等等。
缅因州的共和党联邦女参议员苏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今天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川普这些离谱、严重违背共和党理念原则的话,她完全无法接受,说她可能把票投给希拉里。
这位共和党参议员的话,传递出川普的败局趋势。因为传统以来,黑人,西裔,亚裔,包括移民,多是投给左翼民主党。这次因川普出线,使这几个族裔更加强烈地倾向投票给民主党:80%西裔,90%黑人,60%亚裔,都反感(民调)川普。更有70%的女性不接受川普。这几项加起来,使共和党这次选举的前景非常暗淡
更严重的是,据《华尔街日报》民调,有47%的共和党女性说,如候选人是川普,她们不会投给他。有24%的共和党选民说,如是川普,他们不投票,或把票投给希拉里。这样“大规模叛党”的情形,是我过去近三十年在美国观选从未见过的。
苏珊·科林斯是第六个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公开表态不会把票投给川普的。另外还有一大批共和党名人,都公开表态不会支持川普。像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新美国世纪》(NAC)新保守主义创办人卡甘(Robert Kagan,《天堂和权力:新世界秩序中美国和欧洲》的作者)曾明确表示,会把票投给希拉里。
尤其是对共和党选民有相当大影响力的、全美收听率最高的几个电台节目主持人、被视为保守派舆论领军人物的林博(Rush Limbaugh),格林贝克(Glenn Beck)、列文(Mark Levin)等等,至今都坚持不支持川普。
希拉里是个糟糕的政客,她有电子门丑闻(违法用私人邮箱传递国家机密信息),利用国务卿身份为她家族的基金会敛钱等,在短时间内跟她的前总统丈夫累计了巨额财富。这些都是她的政治“负资产”。再加上美国基本政治惯例都是,一个党执政两届八年之后,都是“换党”(过去50年只有一次例外,就是里根总统太受欢迎,民众爱屋及乌,选了老布什,共和党执政三届)。奥巴马又民调不高,政绩乏陈,所以我在去年最早的文章中说,这次应该是共和党胜选执政。但阴差阳错,各种原因,居然让川普这样一个痞子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结果美国这次大选,成为“糟糕政客”和“痞子风头家”的对决。两害相权取其轻,可能就会让希拉里“捡着了”。当年克林顿选总统时提出“买一送一”,意思是选我,就白给你们一个希拉里,结果这个口号迅速被收回,因选民非常反感。但这次因为共和党的厄运,会成全了当年那个“送不出去”的希拉里。
-------
看样子,还是希拉里会获胜。我希望她获胜。痞子川普若获胜,是不利中国移民的,对全世界也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