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Wednesday, 8 June 2016

王小波说:‌‌“一辈子很长,就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

林语堂曾说,《浮生六记》里沈复的妻子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她的不俗之处在于,即便是夫家没有给她提供足够好的物质生活,她也能够把琐碎的生活的过得快乐无比,一蔬一饭都能自得其乐。群居的时候不哀怨命运,孑然自处的时候随顺喜乐,无论被这个时代怎样对待,都可以找到平凡的乐趣。
沈复生于清乾隆时期,正值太平盛世。他虽出身于小康之家,但是因为没有功名,和芸娘结婚后,同父母关系处的又不是很融洽,于是经济上过得是凄凄惨惨,经常要依靠亲友的接济生活。芸娘性格柔和,相貌秀丽,喜欢穿素净的衣服,擅长绣工,布鞋做得尤其好,家里缺钱缺酒或者要报答别人恩情的时候,她就拿自己的手工出去卖,或者作为报答回馈给别人。芸娘对于做饭有天分,给她几样寻常蔬菜,她一定可以做出不俗的口感。
有一次沈复插了一盆花,但是总觉得不够生动,芸娘看他苦恼,于是找来小蝴蝶和些许小昆虫,用细细的丝线缠绕在花木的茎干上,这神来一笔,见者无不称赞沈家的盆景有奇思妙想。
芸娘守规矩,但不假正经,侍奉公婆是本分,外面的世界她也很好奇。有一年她想去看庙会,可是碍于是女子,于是和夫君稍微一商量,瞒着婆婆,在家里偷摸把眉毛画粗,戴上帽子,微微露出鬓角,穿上夫君的衣服,扎紧腰带,脚踩时兴的男士蝴蝶履,拉起沈复一起去逛庙会。
有趣的女人是捕手,敏捷的捕捉着生活中的美。芸娘自然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她的能力在于,她可以把最琐碎乃至最落魄的生活,过的生机盎然。尽管生活对她严厉,她依然勤快的捕捉着美好,这是中国古代士人讲的‌‌“趣‌‌”,这个趣是宠辱不惊,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虽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亦不改其乐。
心中有诗意,因此微笑;心怀有智慧,因此常感恩;胸中有大欢喜,故而从不怨天尤人。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害怕,每天醒来都像是新的,因为她们对于生活的热爱充沛了生命,就像是红酒注入了高脚杯。
像是三毛一样,住在撒哈拉也可以把生活过的很好玩。于是我想有这样的人为伴,就算是身处黄沙漫天的沙漠,也不会觉得闷。
就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然后把日子经营的红红火火。容貌总会改变,面颊不可避免要松弛,可是对于生活的趣味则如同一技傍身,学习不来,学会了就丢不掉。即便是生活处于不如意,粗茶淡饭不要紧,朋友散场没关系,兵荒马乱也无所谓,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一盏红烛,一杯烧酒,可饮风霜,可温喉。
这个世界上一切都会消失,脸蛋,胸脯,金钱,权势。唯有对于生活不计回报的热爱不会朽坏。
当人有趣时,世界也会帮他。
---------------
有趣的人,西方的说法就是有幽默感(sense of hum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