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Wednesday, 14 September 2016

共匪政府对经济的操纵措施

面对经济结构性变化导致的产能过剩、金融系统性风险等问题,政府主要采取了如下的操纵措施:
1对固定资产投资的操纵
近年来,政府通过政策性银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还有国企、央企,对固定资产投资进行了强有力的干预。个人认为,干预的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凯恩斯主义的范畴,因此不能再用传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眼光来看待。
如果说对固定资产投资的干预还只是牺牲政府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从而修补其它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属于把风险留给自己、把机会留给别人的高风亮节,另外的几个操控则很可能是另一种境界:
2对房地产市场的操纵
政府在土地市场上拥有异常强大的操控能力。房价涨就限购,房价跌就暂停土地出让去库存。在地方政府踩油门、中央政府踩刹车的完美配合下,房地产市场实现了完美的慢牛行情。
3对商品价格的操纵
与其说是供给侧去产能,不如说是政府有组织的卡特尔限产协定。在强力的垄断和操纵之下,商品的价格稳步上涨。
4是对股市的操纵
国家队高抛低吸不亦乐乎。不再细说。
很容易理解操纵的目的。操纵固定资产投资显然是为了维稳GDP。操纵房地产市场则事关地方政府的利益。操纵商品价格显然有为大量产能过剩国企央企和金融机构脱困的意图。操纵股市则最为无厘头,无非是为了维持股价,降低融资成本,刺激投资。无论是哪个操纵,都有刺激投资(万一鼓励了投机肯定不是故意的)、避免系统性风险的意图。客观上说,数年如一日、花样迭出的操纵,也确实创造了“奇迹”,啪啪打了一众看空中国的洋博士的脸。
从深层次看,操纵背后是“既要又要”,是人定胜天、鱼和熊掌得兼的哲学。骨子里不要的是改变现状,拒绝的是变革。而从手段上,无一例外地,都依赖财政和货币,尤其是货币。套用一个段子:没有什么是印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印更多的钱。
可能很难简单地对操纵经济学的是非功过做出评价。毕竟非常时期,应有非常之计。严密的操纵确实获得了很多短期利益。以国家队操盘银行股为例,国家队异常坚决地几乎每个季度增持银行股,让最近的一批银行股密集上市波澜不惊。试想如果没有国家队持续不断的买进,这种局面是不可想象的。而银行股的IPO对实体经济多多少少会有些好处吧。再比如说政府对商品价格的操纵,确实给了困境中的钢铁煤炭企业喘息之机。唯一的问题是,操作破坏了市场公平,加深了垄断和低效率。但对于一个笃信中国特色、笃信集体主义的国家来说,这不算什么。稳定才是压倒一切才的大局。
有几个逻辑可能是比较确定的:
1)操纵的游戏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有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操纵;操纵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操纵。个人认为,大概率地,我们将见证更多的操纵。收起掉到地上的眼镜和下巴,保持想象力和开发心态能够增加幸福感。
2)关起门来,怎么都行。庄家确实有这样的胆略和实力。京沪的楼市是泡沫,又是最坚挺的泡沫。不可贸易部门几乎完全在操纵者的掌控之中。
3)操纵经济学的阿喀琉斯之踵在于汇率。操纵和垄断降低了效率,提高了成本,但所有的压力最终都落在可贸易部门身上。日积月累的结果是,可贸易部门不堪重负。
举个例子,曾几何时,国内的电价已经是美国的三倍,天然气价格是美国的五倍。甚至是资源禀赋最后的煤炭,也出现国内外价格倒挂大量进口的情况。国内棉花价格高企已经伤害了纺织行业。
而鉴于迅速增长的房价,人力成本也必然要提高。高昂的成本在国内不是问题,但会损及国际竞争力。很多人关注资本账户的压力,但个人认为,那不是什么大问题。那是一扇操纵者随时可以关上的门。
真正的命门是经常账户。毕竟我们每个月还有500亿美元以上的贸易盈余。我们的出口只是轻微的负增长。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我们在显著丧失出口竞争力(别的国家不可贸易部门好像也好不到哪去)。这几乎足以支撑京沪永远涨了。不妨试想我们的贸易盈余下降到400亿或者300亿美元,资本市场会是什么景况?
最终操纵是一场走钢丝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