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11 September 2016

罗玉凤: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

今天看了一条新闻,让人心情十分郁闷。不仅仅是因为新闻当事人家族的贫困,更因为那弥漫在字里行间的绝望。
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发生一起人伦惨案。该村里一位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后不治身亡。不日,该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目前,案件警方还正在调查。
从记者的描述中,这个家庭不是一般的贫穷。家里三间房屋全部是属于危房的土坯房,其中供老人起居的房屋已经有52年的历程,一件旧家具,一头猪和三只牛,这就是8口之家的全部家当。
记者描述了一个细节让我不寒而栗,在2016年的今天,这个家庭竟然还是“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
这位不幸女士为什么突然自杀,并且杀死她4个孩子?她奶奶回忆了这位女士最后的话:“当时看到重孙一个个不行了,我扑上去问我的孙女(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改兰握着我的手说,她要把她的孩子带走,一个也不留。”
大仲马小说《基督山伯爵》里,陷害主人公的卑鄙检察官维尔福的夫人,因为太爱自己的儿子,不惜给自己养女下毒,最后被自己丈夫逼得自杀,由于她太爱自己孩子,所以维尔福夫人临死前把自己儿子也毒死了。
杨改兰毒死自己四个孩子,原因大概也是如此。
她认为自己这么做是爱自己的孩子,不忍她的孩子们留下来受苦。
其实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曾经发生过,90年代下岗潮最厉害的那段时间,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类似的故事:夫妻双双下岗,两口子生活费加起来只有2、300,还经常发不出来;这个时候已经三个月没发生活费了,这个时候孩子馋得厉害,三个月没吃肉了,叫着要吃肉,于是女主人就去肉摊偷肉,结果被人逮住了,肉贩也是下岗工人,也没难为女主人,但这件事在这个都是同事的老小区都传遍了;女主人回家后把这事和男主人一说,两口子抱头痛哭,最后带着孩子一块服毒自尽。
杨改兰之所以毒死孩子再自杀,从表面看是因为惊人的贫穷,但内在原因是因为源于贫穷的绝望。
从新闻上看,杨改兰和老公都是出去打过工,因为有孩子才返回了老家,但是即使两口子都是“双职工”,但是这个家庭依旧是惊人的贫困,80后的女主人带着4个孩子,在10平米左右的属于危房的土坯房里活动。
我们先假定杨改兰夫妇都有着农村打工者平均水准的勤劳,那么至少从新闻看,这个平均水准的勤劳不足以让他们过上稍微好一些的日子,两口子出外打工,回乡后连一间瓦房都盖不起。
相信这个村民口中“性格温和开朗”的80后母亲,是无法忍受极端的贫困,无法忍受生活没有改善迹象的绝望,最后走上了这一条绝路。
这个悲剧源自贫穷,但深层次原因是绝望。
在农村,类似杨改兰这种贫穷太常见了。类似杨改兰这种绝望也不是个例,只不过很多人选择平静的接受这种绝望
比如我以前做老师的地方,那个地方真的是很穷,真正意义上的穷乡僻壤。老百姓主食就是土豆,学生中午饭就黑乎乎的咸菜吃,去参加寿宴,发现有一个菜居然是五毛钱一包的辣条。在这个镇,很少有孩子读到高中,很多女孩子读完初中就嫁人生孩子了,我才去的时候,还常劝我的学生,劝她们不要那么早嫁人。结果,我的学生经常会回过头教育我:罗老师,读了大学出来还是要找工作,又不包分配,现在的情况哪个说得清楚几年后啥子样子?不如我现在出去打工,至少这几年我还能挣点钱。我这辈子就这样子了,我就是穷人,罗老师。
一个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在你面前假装成熟的告诉你,她这辈子就这样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去体会的。更让我难受的是我心里隐隐约约的知道,其实我的这些学生对她们前途的判断也许是对的。
因为在那个镇、那个县,机会对于年轻人来说实在太少了,我一个老师,第一年工资才554。对于学生来说,读完大学回县里当个老师、公务员也不见得比广东工厂里挣得多。
正因为这样,我才决定辞掉这一份看上去稳定,但确实稳定到让人绝望的工作,到上海打拼。
我本以为在上海,我靠着自己的勤奋和才华也能过上体面的生活,可惜现实很快让我清醒过来。
别说我不是本科生,只是一个专科生,即使我是本科生,在上海这个大城市,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也是一种奢望。暂时的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用尽全力也改变不了这种贫穷。
我出名后很多人来骂我,直到现在还有人时不时留言给我,告诉我,他们支持现在的我,但是对于我当年的炒作还是不理解。
可是,当一个人的努力对于改善自己生活完全没有作用,当这个人已经可以看到悲惨的未来的时候,当一个人被绝望逼得快窒息的时候,这个人用一切手段想让自己生活的体面一点,有错吗?
那种侵入骨髓的绝望,大部分人也许就会选择任命,任由命运摆弄;少数人会选择用各种方式摆脱这种绝望,杨改兰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有些人选择用犯罪的方式,而我,我选择了一条不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方式摆脱这种绝望。我错了吗?我没有错。
杨改兰和我,就像硬币的两面,我们都感受到了能把人逼疯的绝望,我们都用尽了办法想摆脱这种绝望。杨改兰是不幸的,她在甘肃的小村里,找不到其他方法来摆脱贫穷带来的绝望,所以她选择了死。
我比她幸运在于我比她多读了几本书,我生活在一个比甘肃开放一点的地方,我敢于采取非常规手段来摆脱这种命运,虽然让我倍受国人侮辱,但现在回头看,还是值得的,至少我终于摆脱了那该死的绝望。
如果看我文字的网友里有人正处在杨改兰和曾经的我所经历过的那种绝望中的话,我希望你千万不要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来摆脱这种绝望,你可以用除开死亡以外的任何方式,哪怕你选择出卖自己的肉体都可以。
永远不要选择用自我终结的方法去摆脱绝望,只要别伤害他人,你用任何方式摆脱这种绝望都是正确的
只要活着,总会发生点什么改变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give me five.
-----------------
凤姐了不起!任何处于绝望中的人,都该看看凤姐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