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4 June 2017

触目惊心!什么样的洗脑方式控制了中国人

在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的时代,中共对人民的社会控制是非常严密的.
如果把这些控制与洗脑的方式归纳一下,就会让人触目惊心.

一、信息闭塞
  在毛泽东时代,国际交流压到最低限度。国际新闻一律由新华社发通稿,有倾向性新闻选择新闻解释(按国内政治需要来任意取舍国际新闻)。再由各报一律转发,统一口径,舆论一律,形成“三人成虎”效应。
  对国外形势报忧不报喜。对国内形势报喜不报忧。
  媒体一律公费办,发行基本公费订,连读报也是单位安排(每晚二小时政治学习包括读报)。
  一般读者无从比对选择,不怕你不信。所以老百姓以为“世界上还有四分之三受苦人等待我们去解放”。欧美百姓生活比我们苦的多。于是产生了幸福感,知足心。但中共上层可通过各种文件简报内参资料了解真情。
  作用:统治上形成了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上知下,下不知上;内知外,外不知内。
  补充:相比毛时代,如今新闻较以往开放的多。信息控制大大失灵。老百姓知道的内幕多了。自然不满也多了。
  二、行政控制
  社会的行政化控制,达到有史以来最严密程度。
  古代社会,政权不下乡,只到县一级,文革中,行政权力通过“单位”,一直落实到每个角落每个人头上。
  工农商学兵,全国人人都隶属于一个单位(农民归公社管)。单位不仅在经济上控制了个人(农民是工分,工人是工资,外加户粮关系),在行政上也控制了个人(个人诸种自由如长途外出,结婚离婚,搬家迁移,调动工作,上学培训……等等,要经单位批准)。
  在政治上思想上也控制了个人(如政治学习,思想汇报,尤其个人秘密档案)。
  甚至,单位对个人的控制,还深化到了刑事治安领域。县团级党委有权对员工作出政治处理(轻则发动其他员工开你的批斗会对你进行殴打。中则关进“学习班”“牛棚”──单位设的变相牢房,剥夺你的人身自由。重则戴上“帽子”便你具有“阶级敌人身份”也即使你沦入贼民阶层从而不具有了生存保障权)。
  由于全社会高度统一行政化,因此无论你到哪个地方,都有单位管着你,无论你换了多少单位,所有单位的管理模式都高度一致且前后衔接。
  三、阶级斗争
  “无产阶级专政”顾名思义,是阶级对阶级的镇压。
  解放初期,土改是真正意义上的阶级斗争。后来全国“镇反”杀了上百万,也算阶级斗争的延伸应用。
  此时,“阶级敌人”比较单纯,仅仅指地主富农资本家,新政权的原政敌(历届旧政权的骨干──警长、排长、保长、支部书记长以上──称为历史反革命分子)。
  后来,罪名越来越随意,“阶级敌人”范围越来越宽:
  从批判“清宫秘史”“胡风反动集团”开始,意识形态跟不上“最高”的思路的人员开始成为“反动分子”。
  从“高饶事件”开始,党内政斗失败者成为“反党分子”。
  从五七年“反右”开始,知识分子有各种异议甚或无心说错话者,成为“右派”。
  从五八年“反右倾”开始,党内对政策有不同见解者,成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从六十年代“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口号提出后,举凡对党对毛对各级官员不满的人,举凡对社会现实不满的平民百姓,成为“现行反革命分子”。
  而生活作风等被认为不检点(如通奸,不遵守纪律)的平民百姓,则成为“坏分子”。
  文革中更为混乱,打派仗时各派均称对方为“三反(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思想)分子”。
  解放前当过地下党或曾被俘的干部战士,多被打成“叛徒、特务”。
  文革初期,绝大多数领导干部被当成“走资派”而被冲击打倒。
  红卫兵与造反派在文革中期被压垮时,其中抓了百万人,罪名是“516分子”。
  总之:“阶级斗争”越来越“异化”了。
  不过,实用价值很大──打起阶级斗争旗号,就为大规模镇压,放开手镇压提供了理论依据。(比对如今,在民主法制形式下镇压起来缚手缚脚)。
  同时有效转移了民众对贫困生活现实的视线(民众以为,生活贫困是因为“阶级敌人”造成的)。
  四、群众运动
  阶级斗争是采用“群众运动”形式进行。通常分四阶段:
  1、动员阶段:
  先由掌权者(单位领导或上级派下工作组),进行大会宣讲,发放学习文件,群众学习讨论表态拥护,统一思想,形成氛围(把可能的反对意见先行压制处理)。
  2、检查阶段:
  每个群众都必须向上级写出汇报材料,坦白自己平时错误言行,并检举同事平时错误言行。换言之,人人检举他人,人人受他人检举,包括动员子女揭发父母、老婆揭发老公。(当时我们私下归纳为“人人过关,领导把关;群众互咬,领导观战;挑起矛盾,领导裁判”)。温和点的运动里,这种做法叫“批评与自我批评”。狠点的运动里,这种做法叫“阶级斗争时时有处处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3、斗争阶段:
  掌权者根据群众汇报材料及平时掌握资讯,把群众分类(确定依靠对象、团结对象、打击对象),再组织前者批斗后者。这样,本质上是领导者掌控一切,但表面上是群众在当斗争主力了。因为会上发言批判、出手殴打、执枪关押、破门抄家的,都是群众中的积极分子。甚至,这支积极分子队伍就叫“群众专政队”(专业公安机关不出面,只作威慑力量)。
  4、处理阶段:
  运动最后结果是提拔一批人(斗争积极分子们入党提干评先),处理一批人(被打击对象被戴帽、开除、判刑)。
  一言以蔽之,此术为“挑动群众斗群众”“以群众制群众”。制造矛盾,利用矛盾,分而治之,驭下有术。从延安整风发明此术以来,屡用屡灵。
  作用:
  “群众运动”妙处一:形成群众人人自危的氛围,迫使大家欲求自保,互相提防,互相窥视,抢先告密,讨好领导。织成了一张互相监督互相制约的天罗地网。使大家“只能规规矩矩,不敢乱说乱动”。
  “群众运动”妙处二:每场运动在产生一批受害者的同时,也产生了一批得利者──利益是发泄了内心施虐欲,利益是公报私仇,利益是火线立功入党提干(古称用别人鲜血染红自己顶子)。况且有专门政策规定:即便事后查明受害者中有被冤枉的人,只不过是解脱受害者,但要“保护斗争积极分子的积极性”,也不会追究诬告者、打人者乃至于杀人者的责任(这样,“群众运动”始终有群众基础)。
  “群众运动”妙处三:积极分子希望多整人──既可满足内心施虐欲,并使自已这类走运者物以稀为贵。妙在已倒霉分子也希望再多整些人下来──争取立功减刑,并使自已这类倒霉者有更多陪伴以分轻压力。(这样,巧妙发掘并利用了人性中恶的一面)。
  补充:反右运动时,群众互咬尚未形成习惯,上级便往各单位硬压指标,规定被打击名额,达不到则拿单位领导人充数。由于毛时代“运动”每几年来一次,到文革时,中国百姓己习惯成自然,运动号令一下,群众便习惯性地互相撕咬起来.
---------

看看共匪的驭民术,真tmd太可恶了。共匪的驭民术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升级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