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11 June 2017

怎么可能束缚住人的思想和灵魂

中共当局为了让所有人都不再记起1989年6月4日这一天,“六四”作为敏感词遭到屏蔽,所有关于六四的记忆都被网络删帖、禁言,封号、封群,驱逐、抓人,但是,随着人类技术的进步,中共只手遮天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不敢正视罪恶历史而欲盖弥彰的结果,只能是越来越多的人千方百计地想去寻求真相。在互联网成为全球化的今天,企图用暴力和欺骗来统治社会,用法制代替法治治民,用侵害基本人权作为愚弄人民的手段,注定是要失败的。仅以民间纪念六四为例,从发生大屠杀的那一刻开始,28年来民间就从未停止过拒绝遗忘的抗争。而纪念六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传播真相,揭露谎言,记录历史做起。
6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规定,禁止互联网用户发表包括所谓的损害国家声誉、扰乱经济或社会秩序、或意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在内的信息。而同一日施行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提出通过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禁止未经许可或超越许可范围,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同一日实施的还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和《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行政执法程序规定》。这些法律的实施意在禁止一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所有的新闻和时政都必须由“党”统一发布,其目的再明确不过了,通过立法的形式让习惯了“说不”的你们统统闭嘴,就像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在不断被关闭的个人博客和微信帐号后,所表达的那样“我感到彻底的无助”、“感觉我发出任何声音都是不被允许的。”李承鹏在北大的一次讲话上曾这样说过:“民众能否自由地说话,是这个国家是否步入文明的最重要的标志,让民众说话,国家才有生命力。”
自1949年至今,中国人何曾有过自由言说的权利?甚至连记忆的权利都没有!从中国老百姓根本就看不到的艾晓明的《夹边沟祭事》,王友琴的《文革受难者》到吴仁华的《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天安门事件逐日记录》等纪实文字,再到近期引发舆论热点的方方的小说《软埋》,分明看到了中国人在记忆与遗忘的战斗中,在怎样记录守护着中国现代历史中一幕幕人权惨案。
倘若一个国家连正视历史的勇气都没有,连让人说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那便是这个国家的懦弱和自卑。柴静说:“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
当权者可以动用国家机器蒙上人民的双眼,剥夺人民自由言说的权利,用千万条恶法束缚住人的言行,但是,却怎么可能同时束缚住人的思想和灵魂?不管当权者想“软埋”记忆还是“软埋”言论,逆世界主流文明的妄举都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人性毁灭的灾难。当人们蒙受蒙眼闭嘴之殇痛后,为思想自由而宁愿舍弃身体自由的勇士将会逐渐成为社会的大多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