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18 July 2017

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是一个人最强大的底气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马伊琍饰演了一位失败的全职太太。
穿的是八万块高级定制,背的是名牌包,看上去衣食无忧,但你要问她过得幸不幸福,却是冷暖自知。
没有人因为她有钱就高看她一眼,商场的小职员背地里吐槽她真把自己当“太太”,丈夫的实习生会说她“没教养”。
用原著的话来讲,就是“一个女人有好丈夫支撑场面,顿时身价百倍,丈夫一离开,顿时打回原形了”。
她完全依赖丈夫,丈夫就是她的天。一旦丈夫要加班,她整个人就紧绷起来,生怕丈夫被花枝招展的女人给抢走,一遍遍打电话发微信,催问丈夫在干嘛,几点回家。
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拴住丈夫,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丈夫提出离婚后,她依然不愿尝试找工作,因为她觉得“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做不好”。
她欠缺一个独立的人格。
她在婚姻中迷失了自己。“前半生可以用数十个中国字速记:结婚生子,遭夫遗弃,然后苦苦挣扎为生”。
生活的仪式感,从来不在朋友圈里。
《我的前半生》里还有这样一个细节,罗子君离婚后卖鞋谋生,老同学发现了,明里暗里嘲讽她:
最近朋友圈看你不怎么发声音了,我们都以为你和你老公移民了呢……离婚了?你老公不是很会赚么?
没离婚之前不愁吃不愁穿,就做做人家太太。平常朋友圈就老发那种shopping啊,下午茶啊,还有老公,我们都不知道有多羡慕……没想到今天要自己出来打工。
处在这样的窘境,罗子君却不为所动,专心卖鞋,凭借经验成功卖出店里一年都难卖出去的鞋子,离拿下销售冠军又近了一步。
这份姿态,恰如亦舒书里传达的观念:人要脸,树要皮。一个女人失去她的丈夫,已经是最大的难堪与狼狈,我不能再出洋相。
所谓优雅,不是朋友圈里的光鲜亮丽,不是把名牌穿在身上,却过着心酸的日子,而是用心对待生活,滋润地过好每一天。
生活的仪式感,在每一个让自己愉悦的日常里。2007年去广西拍戏后,演员江一燕多了一个身份:小江老师。
一个明星跑到山区,不辞辛苦地支教,不少人嘲讽她“傻了”。
面对质疑,江一燕只在微博中淡淡回应:很多人都告诉你这条路应该怎么走……其实,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终要去的方向。
她这一支教,就是十年。
采访时有人问她:“你的经纪人会经常劝你去接戏或上一些热门节目吗?”
她说:“我前几年写了一首歌叫《我不》,其实歌名就是我的口头禅,他们经常跟我说‘江一燕你去一个什么’,‘我不’。‘你要拍一个什么’,‘我不’。”
每年,她都要在山村支教一个月;扛着相机到各个地方亲近大自然;写小说,分享自己的见闻,把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就像她歌里说的,我不要乖乖乖乖,迎合着你,回到家偷偷哭泣。这世界怪怪怪怪,我不理,我只做我自己。
人真正需要的不全是物质的堆砌,还有心灵上的自信。
美剧《欲望都市》里,Samantha提出要Carrie陪她去买假包,反正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区别,但Carrie拒绝了。
后来,Samantha挎着那只假包去参加聚会,不幸被人识破,于是保安把她给轰了出去。
装点门面,让自己看起来有钱,是很多人都在做的一件事。
但太过强调金钱的作用,就是一种自我矮化的绝症。
电影《中国合伙人》拍完后,俞敏洪应邀去看首映礼,看完以后他非常生气。
因为另外两位男主被描绘得特别完美,只有以俞敏洪为原型的成冬青,被表现得非常窝囊。
俞敏洪觉得这不对,自己一路走过来明明很坚毅。
后来,他见到一位大学同学,“我说这部电影把我描写得特别窝囊,那个同学看了我一眼说,老俞,你大学的时候确实挺窝囊的。”
“现在想想,他说的挺对,我考了三年才进北大,进了北大后,我陷入了‘综合自卑症’。后来因为有成长的欲望,才慢慢有了一点成就。”
“很多人都会自卑,有的因为长相,有的因为家境,有的因为穿不起名牌。但我从没穿过名牌,都是看见一件合适的,就往身上套。”
“当一件名牌衣服就能决定你神态的时候,你就已经完了。你生命的质量和光辉是来自内心对自己的肯定,而不是依靠外在的某种东西。”
能真正使人快乐的,是一份对自己的肯定和悦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