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29 July 2017

量子通信领域的举国体制

中国于2016年8月16日发射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后,在量子通信的应用领域不断有新的进展。不久前,中国在济南完成了全国首个商用量子通信专网测试,济南政府各部门计划最迟在8月底开始使用量子通信网络。目前,中国正在建设2000公里的京沪量子通信线路,并计划将该线路用于广域量子保密通信,使用量子密钥分发(QKD)加密和解密数据
量子通信的最大特点是其保密性。在目前的通信中,传统的编码方式是将阅读信息所需的破解码,隐藏在非常复杂的数学程式当中,但随着电脑运算速度不断加快,要破解加密的信息,再复杂的加密技术已变得不难击破,只是时间问题。但量子通信的方式,不是用数学程式来加密,发送者首先要另外发送一个埋藏在光粒子当中的密码,才发送加密信息,这种量子编码的优势在于,如果有人试图拦截光粒子,他们就必然改变或破坏它。这意味着,任何进行网络入侵的意图,将会被发送者和原定的接收者立即发现
据最新信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及其同事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白天远距离(53公里)自由空间量子密钥分发,通过地基实验在信道损耗和噪声水平方面验证了未来构建基于量子星座的星地、星间量子通信网络的可行性。在现代国际战略博弈中,信息战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领域。从斯诺登事件及近期国际上一些信息泄密事件来看,信息安全问题在未来将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中国在最子通信应用领域取得的突破,意味着中国至少在部分领域已领先于欧美发达国家。
有业内人士称,中国在量子通信领域的突破,并非在量子通信的基础科研上领先欧美,而是因应国家战略需要,在应用实践上投下大量资源,结果在应用领域开始领先于欧美国家。也就是说,中国目前的最大优势在于应用。据了解,要建立像济南一样的量子通信网络十分昂贵,欧美国家已经有一些以密码为基础的量子网络在运作,但是大多数都是作为研究项目,而不是与商业伙伴合作。因为目前还缺乏商业市场,就很难得到投资者或政府的支持。
中国在量子通信应用领域的发展,不能缺少政府的大力支持。有外国科学家认为,当中国要投资一个事物的时候,他们所拥有的财力和人力可能越过除了美国之外的世界上任何经济实体。实际上,这是科研领域的“举国体制”在起作用。对于“举国体制”与“市场体制”孰优孰劣,在国内存在不小的争议。从全球和历史两个维度来看,这两种模式都办成过大事,比如中国“两弹一星”就是典型的举国体制(国家工程),美国和苏联过去搞核武器、搞航天,也是程度不同的国家工程。但从全球来看,信奉市场体制和自由竞争理念的西方国家,其在配置科研和产业资源方面应该更加有效一些,代表了国际上的主流模式。
近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崛起开始动摇一些过去的主流观念,比如举国体制到底能不能持续?如果认为不能持续,那么如何解释中国在经济领域和部分科技领域的成功和崛起?从结果来看,抛开理念之争,至少在一定时间之内,举国体制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因为它有一个巨大的优势——不用太考虑成本问题,而且对于国家认定的项目,短时间内聚集大量的政府政策、金融、产业、人力等资源,这是市场经济国家无法想像的。
从系统的角度来看,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在“举国体制”和“市场体制”问题上不能走极端,正如邓小平过去谈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关系时一样,现在的中国不论采取什么样的体制,都必须重视市场体制的合理性,认同市场配置资源有更高的效率。还要强调的一点是,无论采取什么体制,中国都必须维持改革和开放,使中国经济、中国的科学研究与国际接轨。必须承认,中国当今经济和科技的一些成就,正是得益于过去的开放政策。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以量子通信为代表,中国的“举国体制”在科研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但也存在明显的问题,必须承认,全球发展的主流模式不是“举国体制”。未来中国的发展,要兼顾举国体制与市场体制的重要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