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31 July 2017

教科书中的英雄与坏蛋

当我们翻开历史教科书,我们很容易发现那里面的历史人物不是英雄,就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我们为什么在历史教科书里找不到有血有肉的真实的历史人物呢?这个世界上恐怕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了,因为人有思想,是多面体。好人身上一定有丑恶的一面,同样,坏人身上也有善的部分。这些都被历史教科书的作者们省略了。
6月19日的纽约时报登了一篇关于列宁的文章《Was Lenin a German agent?》(列宁是否是德国的线人?)其实,关于列宁和德国的关系,早有很多历史学家做过考证,有很多旁证可以证明列宁在回国发动十月革命前和德国有过不寻常的关系,而且接受德国的经济援助。当然,历史教科书里是不会提及这些有污这位苏维埃领袖形象的细节的。历史教科书的作者们总是肩负着一个使命,就是造神。
我在国内受过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对蒋介石没有好印象。因为我从小读的教科书里记述的国民党和台湾都是用的蒋介石反革命集团一词,在我的脑海中,蒋介石似乎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这些年读了很多关于民国的书,包括部分蒋中正日记,我不能不改称其为蒋先生。应该说,蒋介石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物,绝对不是一个匪字可以概括的。
蒋先生的后人把其日记捐赠给了斯坦福大学,如果我们不用成败论英雄的话,应该说蒋先生是一个可圈可点的政治领袖,既非完人,亦非什么蒋匪。
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就是汪精卫(汪兆铭),因为他投降日本,成立汪伪政权,所以,几乎所有的历史教科书里都将此人定义为叛徒卖国贼。但现在有证据证明当时汪一直和延安保持很好的联系。汪在美国的后人也回忆和公布了很多汪当时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历史学家要用非常极端的手法来生硬地定义和描写历史人物呢?
首先,古人不会说话,后人在撰写历史的时候往往陷入古为今用的陷阱,将列宁描写成一个完人,显然其目的是要为巩固苏维埃政权服务。而列宁是否勾结德国那早已不重要了。同样将蒋介石描述成蒋匪,也是为了让人民更加仇恨国民党等反动势力。至于说蒋介石是否真的反动,那不重要。
其次,简单化的历史描述很容易被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接受,曾几何时历史教科书似乎成了洗脑工具。如果大部分人都有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的话,那过于简单地勾勒历史人物肯定会遭到质疑。1949年以后的几十年,中国人习惯了阶级斗争,把人按阶级划分,太简单了。当然实际情况要复杂的多。
我一直不同意把1976年前的所有罪状都算在四人帮的头上,那样做,太不符合实际。审理四人帮罪状的时候,江青有一句非常切中要害的证词:“我是毛主席的狗,毛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我相信,这四个人原来也都是人,怎么后来都成了狗了呢?让他们咬人的人是否也应该被问责呢?所以说,历史人物既不应该是花瓶,也不应该是垃圾桶。历史人物应该得到公正的评价。在俄罗斯列宁早已被还原成了人。国际歌里唱的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我深知在今天的中国,言论上有很多禁忌,有很多事和很多人是不可以在公开场合议论的。有点像《茶馆》里写的“莫谈国事”。但这很不正常。不让议论,不等于人们不去想。在我刚刚入道搞研究的时候,非常有幸遇到过一位学者,可以说是我做研究的指路人,告诉我:“你现在的研究可能有很多暂时不能发表,但我建议你记述下来,以后一定会有问世的那一天”。这是鼓励我不懈地涉猎各种领域加深研究的原动力.
----------

“现在有证据证明当时汪一直和延安保持很好的联系”,汪是卖国贼,根据臭味相投的道理,我们自然得出共匪也是卖国贼的结论,事实上,共匪确实是卖国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