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5 August 2017

王垠:关于离开北京的决定

北京啊,北京

在北京待了快两个星期了,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对北京的总体印象,并没有跟十多年前有任何的变化。总体感觉就是荒凉,像美国一样的荒凉。如果要在荒凉之上再加一个字,那就是“破”。

也许是因为气候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北京被设计为一个没有“人气”的城市。宽阔的街道两旁是居民楼,居民楼的下面却只有围墙,没有门面可以开店。以至于你住在一个地方,出了小区大门,还得走两三公里,才能找到一块有饭店的地方

北京的少数街道旁边本来是有一些小店的,但它们的房子几乎都是贫民窟一样的烂棚子,破得不成样子。现在这些烂棚子外面的人行道,被蓝色的施工隔离板挡了起来,好像要修地铁似的,却没有任何施工的动作。朋友们告诉我,那是因为政府想把这些饭店撵走……

朋友说,在北京要是你能找到吃的地方,还是能过得好。的确。但我也可以说,在美国要是你能找到吃的地方,你也能过得好。但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一种没有生机的,荒漠的感觉。就算在所谓的五道口“宇宙中心”,在朝阳区最繁华的三里屯,世贸天阶,也是一样的感觉。

在北京,你仍然可以遇到那样的饭店。你点了菜付了钱,服务员操着一口北京腔吆喝你去拿,那态度就好像是在免费发给你救济粮。这样的饭店在任何其它城市恐怕早就关门了。还清楚的记得清华大学宿舍楼长大妈的吆喝声,记得坐公交车时大妈售票员的吆喝声,幸好现在没有售票员这种岗位了,也没有了楼长…… 不怕得罪人,我就是因此非常不喜欢北京腔 :P

跟一个在微软的朋友聊天,本来打算在微软大楼里的一个小餐厅吃饭。在一个大桌坐下,结果服务员说只有两个人不让坐这大桌,被撵到一个还没收拾好的小桌上。后来好一会的一群人坐上那大桌,都开始点菜了,我们的桌子居然连剩菜盘子都还没有收走。

注意这是一个微软内部的餐厅,而不是食堂,是有服务员的,价格也不便宜。“先到先服务”,“没收拾好的桌子不可以让客人坐”,这是基本的服务原则。“人多的桌先服务”的做法,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了。这种事情,恐怕也只能在“北京+微软”这样的地方出现……

为了避免再次献丑,我建议微软公司把王垠的照片加入门禁人脸系统的黑名单,永久的阻止他进入微软办公楼里面。不过可惜的是这门禁系统 bug 太多,人脸识别不大给力,界面也保留着微软的一贯作风,让人摸不着头脑 :P 不过放心,由于总感觉微软里的华人各种阴阳怪气,以及很重的国企气息,他已经不会再次光顾了,就算作为访客也不了。



在北京,破破烂烂的酒店却可以贵得离谱。四星级“国际酒店”的“行政间”的地毯,可以破成这个样子,塞满了灰,看样子从来就没有用吸尘器打扫过,更不要说使用地毯清洗机。中间还有很多烟头烫的洞。



所谓“行政间”,按照酒店的原话,就是比“豪华间”还高三个级别的那种。要求换房间,来的人跟我说,那个地方就是容易破,踩的多了当然就破了!我就静静地看你们跟我歪理邪说…… 如果只是一家酒店这样还好,可惜的是换了好几家,都发现类似的偷工减料。

可能有人会笑我,住不起五星级酒店就不要在这里吐槽。这些人都被洗脑了,正是因为很多人把“不正常”作为了“正常”,才导致了人们对于生活品质的期望值降低,才会导致有人拿垃圾卖大价钱。

实话说,住这个四星级酒店的价钱,换算成美元,我可以在芝加哥这样城市的市中心住上四星级的 Hilton 或者 Hyatt 了。地毯不用说,肯定是干净的。花了钱得不到相应质量的服务,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你接受了,那么你就会被迫花越来越多的钱,才得到本来就应该有的!

任何星级的酒店,如果铺了地毯,地毯都必须基本是干净的,必须执行标准的清洁程序,如果破了就应该及时换新的。这不是爱慕奢华,这是起码的,最低的要求。这就像饭店必须满足卫生标准,饭菜里不可以有蟑螂一样,不满足这个标准你就得关门。如果我是北京市市长,这样的酒店必须全部关门整治。

没办法,接下来的日子我只好住一个“五星级”酒店。实话说,几年前回国的时候,有公司请我住过同一个品牌的五星级酒店,他们没告诉我那是什么酒店,所以我当时看了一下,还以为是三星级的。因为这五星级酒店的质量,也不过可以算”不那么破“而已。我想不出任何理由给它评五星级。

由于五星级也就那样,所以现在似乎还有了“六星级”,“七星级”之说,好几千块钱一天…… 可惜很多人还没有看出这里面骗钱的花样:降低对应价格本应有的质量,迫使你花越来越多的钱。再加上很多人以贵为好,喜欢装逼,结果质量就垮的不可收拾。

酒店既是如此,房子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有个朋友住的 7000 一个月的出租房,卫生间地板都破的不像样了,只好自己买了一些儿童拼图地板盖在上面。据说在北京要租个像样的房子,至少得上万。房子就像一头巨型怪兽,它要吞没所有人,逼迫他们去做奴隶。

对于付出的价钱,我会要求相应的产品和服务质量,要求合理的生活品质,而北京显然不能满足这个最起码的标准,所以我打消了以北京为常住地的念头。在北京我见到了很多友善的朋友,然而这个城市却仍然让我失望。其实不算失望,本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