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4 August 2017

我在台湾,我正青春

来台两个月有余,渐渐已经习惯了台湾的生活,初到时的那种强烈的陌生又亲切的出国感觉渐渐被日常的琐碎冲淡。繁体字的直行书已经看的很舒服,虽然有些字因为笔划多于三十怎么都不会写。
平日里听着嗲的冒泡的台腔也不觉得很异域风情,甚至我有时都不好意思开口讲话,因为我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在这里听起来更像是方言。
街道两侧的四川炒饭、浙江米线、北平烧鸡、福州干拌面之类的混搭店,我已经不如开始时那么执着的去深究这些地方到底出不出这些名产。也许就只是老板的妈妈做炒饭做的不错,而他母上当年是从四川来台的,所以就是四川炒饭。
同学中有人问过我类似大陆有没有超过十层楼的问题,土地是不是自己圈一块就行?我会耐心告诉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上海已经看不到低于十层的房子,找不到低于一万人民币一平方米的房子,北上广(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年轻人们要一生一世执着下去的不一定是爱情、喜好或是事业,而是还房贷,但是就算是还清了,这一小块地皮还是国家和人民的,你只能暂时租用七十年。
有同学跟我感叹过大陆的物价很便宜,我说如果一夜回到十年前,那么这个成立,但是目前除了书之外,没有什么会比同等地段的台湾物价便宜几毛钱,所以在大陆,最廉价的还是思想和知识。当然这是一个惠及大众、出版社和盗版书商的多盈好现象,唯一的缺憾就是会饿死很多认真写书的作家。
我在台湾到处蹭(自己不花钱,沾别人的光)吃蹭喝蹭活动。不论是校内的活动还是校外的活动,很多都是免费,你只要速度快,手不滑,基本都能抢到。有时候运气好,主办方还有免费午饭或茶点供应。喂饱了灵魂也填饱了肚子。很多地方门票的价格会让我以为是人民币标价,就比如我在台北当代艺术馆办的年卡是两百台币,我掏钱的时候还很傻很天真问了句:是台币吗?
台湾人对于远近的概念与我有着明显的差别,我在介绍我家所在的城市位于长三角肚皮,有着优越的地理位置,距离杭州一个小时,距离上海两个小时,距离南京三个小时。台湾同学会惊讶的看着我说:「那岂不是很远?」在他们印象中美丽而遥远的花东地区,路途时间在我看来只是大巴上睡一觉的问题。
其实对于远近的概念与我有差别的不只是台湾人,我大陆的亲友团也和我有代沟。当我爸哭天抢地的说台湾太远,觉得我赴台求学就是有去无回之事时,我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距离还没有到青岛来的远。当我告诉我一位在兰州长大,目前在北京读书的同学,我将去台湾读书时,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时差有几个小时?
其实台湾和大陆的地理距离并不远,远的是心里距离。台湾和大陆存在的不是时间差,而是时代差。骄傲的高铁曾经打过鸡血(类似嗑过药,异常兴奋)一样的要创造北京到上海三个小时的神话,而我到台湾也只是一个小时零几分的事情。所以地理距离并不远。
(本文摘自《我在台湾,我正青春:第一届陆生来台求学记事》

from https://www.nownews.com/news/20121104/36710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