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hursday, 10 May 2018

当他们谈地震的时候,他们在谈什么

他们那不叫谈地震,他们那是宣传地震,歌颂灾难。他们还享受地震,在地震的废墟上,在别人的尸体上舞蹈。我只是用这个文艺标题来吸引你注意,同时也是因为我能想到的词语都不够用。
除了他们的统治地位和利益,他们还会在乎什么呢??你看他们那副骗子模样。我这么说可能错了,可能过了。不过,如果我真的错了真的过了,那么后来的反腐败抓他们关他们就错了就过了。说起来就这么纠结,反正是过时的话,讲讲无妨吧。
能够给别人规定灾难后不能说什么,只能说什么,你说他们心中能有逝者吗,能有对生命的敬畏吗。也许在他们看来,让别人说话,就是他们的地震,所以他们特别害怕,所以,把偏要说的人抓起来并不为过,而是对等的行为。
世界上存在两种对待地震的方式,一种是资产阶级的反动方式,就是大家都说,一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方式,就是领导允许怎么说才能怎么说。我们要坚决反对资产阶级反动方式。具体地说,就是坚决反对无组织无纪律的人性关怀和对豆腐渣工程的追问和反思。
为什么学校和医院垮得那么厉害,为什么学校和医院周围的民居,没有工程设计的乱搭乱建的民居没有垮呢。他们的孩子不在那里读书,他们的孩子没有埋在里面。医院垮塌有什么关系,他们不会在那样的医院治病,一天垮一次都没有关系。
放在十年前这是不能说的。再说就抓你关你。现在,那些几位把别人抓起来关起来的地方首脑,基本上都被抓了关了。现在说也许没事了。现在我们说他们是坏人,贪污了人民的币,搞了非组织活动,对上不忠,这不说正好说明了十年前的现在,正是他们不忠的时候吗。那么,把他们地震后做过的坏事,迫害过的人,重新正名一下吧。
当时有过些微的追究豆腐渣工程责任的议论。但没有谁相信这是可能的。更没有人说以后把他们的孩子也送到那样的地方去读书,让他们住简易房子。但他们就是不让别人说话。堵嘴工作是先下手为强。
他们盖的房子,温家宝看了咂舌。时值地震后两天,全国官方和民间都在调动救灾资源,他们就要跟地震抢资源,要按部就班地搬进那美仑美奂的新居。看在温家宝的面子上,他们暂时没好意思搬了,但也没有老 百姓说那我们搬进去住吧。没有这么不懂事的老百姓。老百姓总体上是这么驯服,就个别不太懂事,但他们不会放过。
他们是地震后最大的次生灾害,他们是最大的余震。他们组织和调动人性中最懦弱,最虚伪的力量,用虚假的故事,用颂歌,用莫名其妙的泡沫,去掩埋地震的真相,去亵渎他人的生命,去遮蔽人间的苦难。
人性的塌方。地震后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猝然降临的灾难会激发出人生向善的力量,但人性的弱点也会集中爆发。地震后几天,我在大慈寺看到几个人拉一个摊子,写上有关方面的牌子,就在那里“骗捐”,我一言未发,只是在静观他们,就受到他们先发制人的围攻。各种各样的花招。太有钱。项目太多了。
无奈他们的心态特别阳光,特别脆弱,看不得阴暗面,尤其不准别人说阴暗面。其实谁都懂,他们也知道我们懂:这都是在演戏。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在阴暗中,他们就是阴暗面,所以你不能说他们。如果十年前我这么说,我就是谭不让作人。但是,如果现在说也不对,那就等于是说反腐反错了。所以,现在我们试着说一说。
谁知道宣传地震歌颂灾难花了多少钱,谁知道有人发了多少国难财。这不说了,单说春城先生和华章先生领导的媒体管控,那是教科书级的,严密而狗血。公民个人自然无权去灾区访问,官方发证的媒体人,也必须有组织,擅自采访将会被驱赶和留置。
管控是被动的,创意才能说明他们的水平。组织五毛文章进行灾难关公,适时扰乱视听的工作,做的卓有成效,演出好多悲喜剧。不知道有没有憋屈的当事人也像我一样趁着这几天天雨无事写出来。好了,不说他们了。明天开始,我说我的,说过5月12日,愿你闻所未闻。
---------

除了他们的统治地位和利益,他们还会在乎什么呢???共匪真他妈的可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