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21 November 2017

一个让你笑不出来的笑话

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
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
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
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
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

最后的城堡

曾经的计划生育以及较为宽松的贷款政策是我认为的两个有利于屌丝逆袭的政策。
计划生育直接打击了红二代官二代以及高级知识分子的家族势力的扩张。做生意的富豪可以无视计划生育,交点罚款就行了,而在职的国家机构工作人员违规是要被开除的。从60年代末执行计划生育到2015年放开二胎,这段时间正好覆盖了全国经济大发展占坑的阶段。如果不是因为计划生育,平民百姓想公平当个副处级都难上百倍。
贷款更是直接,屌丝拿300万首付撬动1000万房子,过5年变成2000万,卖掉得1350万,“免费”拿到1000万。
如今,计划生育已经翻篇,比屌丝更聪明更有钱更有权的人可以多生孩子了,孩子大概率更优秀,资源进一步锁死,会形成一座更加巨大的城堡。
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产物,公元1066年至1400年是兴建城堡的鼎盛时期,欧洲贵族为争夺土地、粮食、牲畜、人口,贵族们修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城堡,来守卫自己的领地。
精英阶层在历史上名头多变,无论你管他们叫什么,二代也好土豪也罢,他们整体会形成一座城堡。
会形成这么一个局面,上层社会的后代,下限有限,爸妈们拿几个亿给孩子托底,给孩子扶上副厅级作为托底,也是碾压常人万里挑一了。更恐怖的是上不封顶,随便逮住一个机会就堪称开挂,譬如只是多如牛毛的副厅爹的儿子能变王首富。精英阶层更善于攀附关系交换资源,关照了别人,也就等于关照了自己。
精英阶层注重是的纯血缘,你是某某的儿子,我是某某的女婿,除此以外,都滚一边去。一个顶级阶层,以前扶持一个村的亲戚,现在更好了,可以扶持更多的直系儿孙,更加直接放心。这套墙是血缘,无他
中惨阶级就不一样了,最容易被宰的中产,最焦虑的中产,中惨喜欢讲学历。平头百姓通过教育通过奋斗改变阶层是很常见。他们大概是奋斗到40多岁有三四套内环线公寓,一个月收租5万,想往上爬么没希望,移民么又没决心,孩子上着一年30万的私立,两边的老人还要人照顾,被动收入没有年开支的2倍以上根本不敢走。
西方的纺锤形社会维持了几百年,异常稳定,中产阶级可谓是居功至伟。很多人YY说房价太贵了,底层戾气大,万一哪天造F了怎么怎么?我明确告诉你不可能。中产在顶级阶层和底层中间夹着,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也享受着不错的待遇,内部根本不团结,大多数人中产只会为了维持现状做保守状态装死。
底层就更好糊弄了,塔尖的决策层们随便出点愚民政策,或者给点甜头,比方说给你租赁房廉租房,或者转移 一下矛盾,报告里写着要均衡发展,一个月再多发个千八百补贴,偶尔让屌丝开心开心,p民也就呵呵过了算了。
中产就是这么倒霉。到了中产的下一代开始考虑人生的时候就更倒霉了,下一代一开始可能会想着“我爹是逆袭来的,我也能继续逆袭。”但是等他们走上社会会发现更顶层的人玩法根本不一样,那堵血缘的墙牢牢筑基,城堡外的吊桥早被拉起。不仅是想爬进更里面的城堡白日做梦,并且屁股后面还有一堆来自葫芦岛马栏山的小王小张念着清北复交赶着想抢自己的位置
我爷爷奶奶是一毛不拔的农民,留给我父辈们就是几头牛,父辈们努力爬到处级,爬到上校,努力读书爬到高级职称,爬到教授就顶天了,无一例外。伯伯同班的一个战友是唯一爬到师以上的,因为他老丈人是某某军军长,好像前阵子还喝酒喝死了。一个县城,副处级及以上的坑两个手就数过来了,一个地级市副厅级及以上的坑两个手也数过来了,城堡里的位置就这么多,基层做事的虾兵蟹将给普通百姓当当过过瘾。
刚才看了PLUS同学发的一条irr的微博想到很多,正常人以为IRR9+就很好了,这就是我等p民的局限性。实际上国内二线VC/PE的IRR基本都能做到20%以上,正常3000w起投,但是要其他LP引荐,三线基金对LP要求有钱就行,门槛1000w左右,IRR稍微差点,即使这样每年也在150w左右,一般私募都是5年退出。差不多就是这样,城堡里的人怎么可能出的来。
不过城堡还是有一点点缝隙的。简单的说就三点
一、天赋
智力体力顶级天赋藏不住的,一路保送,开绿灯。社会贡献更大的如达芬奇爱因斯坦霍金之类天才的作品,现实点的如博尔特梅西之类顶级运动员日进斗金,这种纯粹随机分布。
还有些普通点的天赋来自于遗传和教育。我是房产微博,那就拿私人炒房鼻祖欧神的妹夫朱啸虎举例,朱啸虎,精准地早期投资了滴滴打车、饿了么、OFO小黄车映客,也曾因遇到不诚实的创业团队,1元卖掉股份坚决斩仓不打交道,光这个魄力的品性大多人已做不到。其父,是做基础物理研究的大数学家。很多品性和眼见力真的是遗传
二、才华
如果是天赋是纯基因,那么才华更多的说的是个人的努力和后天的教育,当然也要有足够的智商情商。可能是从小培养的琴棋书画饱读诗书,亦或是耳濡目染的察颜观色。譬如强如肠胃W沪宁,笔杆子过硬,政治经济文化素养顶尖,他的才华被顶层阶层看上,自此扶摇直上。
三、脸
长得好看就更直接了,虽然说现在整容医美发达,但是一看便知真假。长得好看直接被富豪拿去改善基因传宗接代了。百亿徐波整天鼓励生孩子,找年轻美丽22岁姑娘生育正是如此。
更恐怖的是,各种要素的门槛还在不断提高。以前中专做银行柜台,现在985也去做柜台。以前老破小100万,现在老破小500万。先占坑的咬住不放,后来的想层层突围。
一命二运三风水,老祖宗早就明示了,勤奋只是在三要素上锦上添花。
人啊,还是要考虑历史的进城。
与其盲目追赶,不如耐心地看看自己的境遇,看看自己有什么特长,趁着上升通道还有这么点希望,跳起来摸摸云彩,给孩子留个透明的底.

其实很多人没意识到,孩子已经是个奢侈品了

这两天看好多讨论孩子的帖子,小学老师,丁克等等。对于其中的一些观点和言论,很多的JR义愤填膺,但是一个现实就是,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中国,孩子很多时候已经是一个奢侈品了
对于男性来说,孩子首先意味着大笔的经济支出,从婚恋,到生养,到之后的教育投资,这其中的每一项都是严重资本化的,获得与金钱投入有极大的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良好的基因,健康的成长环境,优质的教育,需要很多的钱。如果这些投入不到位,在社会阶层高度固化的今天,想靠孩子自身的努力活得有尊严实在是太难了
而对于女性来说,孩子的成本就更高昂了。生了孩子,首先就意味着青春和美貌的丧失,并且还代表着她在未来人生中的婚恋选择这个问题上,永永远远地处在了弱势地位,进入了二级市场。更雪上加霜的是,政府奖生育成本完全转嫁给了用人单位,对于大多数不在体制内工作的女性来说,生育也就意味着主动降低了职业生涯的上限,甚至自绝于职业理想了。这种情况在二胎开放之后更加明显,很多的公司在入职的时候就会防患于未然地与女员工签订合约,想方设法吊难怀孕女性让她们主动离职。当然这些事情在资方立场鲜明的步行街也是能理解的。
很多的JR,见到丁克就说接受不了,甚至猛喷,但是喷完了还是要回归现实。中国不是丹麦,日本,新加坡,政府会帮你养孩子,现在的这一代中国人是被资本碾压最严重的一代,什么事情都要讲能力,讲成本,都要只看利弊,不看对错。
在这种自扫门前雪,无利不起早的大环境下,
你配要孩子吗?
你有能力让你的孩子过有尊严的生活吗?
你有责任心对待为你放弃年轻美貌,放弃婚恋主动权,放弃职业理想,为你生孩子的老婆始终如一吗?你又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为你放弃这些吗?
如果不能,别再用什么自私自利反人类这些理由来喷丁克了,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不考虑原因,只是说“我就是接受不了!”你不仅比你说的那些人更自私,你还很低智.
---------
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中国,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很高,这可以说是专制的共匪政府造成的。
专制的共匪政府造成的恶果多如牛毛。

一键搭建WordPress博客并启用HTTPS

一键搭建WordPress

启用BBR加速(By teddysun)


1
2
3
wget --no-check-certificate https://github.com/teddysun/across/raw/master/bbr.sh
chmod +x bbr.sh
./bbr.sh

使用acme.sh签发Let’s Encrypt免费ECC SSL证书。

WordPress强制HTTPS

Apache2开启ssl和rewrite
a2enmod ssl
a2enmod rewrite
service apache2 restart
编辑配置文件
vi /etc/apache2/sites-available/default-ssl.conf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IfModule mod_ssl.c>
<VirtualHost _default_:443>
ServerAdmin admin@example.com
ServerName your_domain.com
ServerAlias www.your_domain.com
DocumentRoot /var/www/html
ErrorLog ${APACHE_LOG_DIR}/error.log
CustomLog ${APACHE_LOG_DIR}/access.log combined
SSLEngine on
SSLCertificateFile /Let's Encrypt证书位置
SSLCertificateKeyFile /Let's Encrypt证书KEY位置
<FilesMatch "\.(cgi|shtml|phtml|php)$">
SSLOptions +StdEnvVars
</FilesMatch>
<Directory /usr/lib/cgi-bin>
SSLOptions +StdEnvVars
</Directory>
BrowserMatch "MSIE [2-6]" \
nokeepalive ssl-unclean-shutdown \
downgrade-1.0 force-response-1.0
BrowserMatch "MSIE [17-9]" ssl-unclean-shutdown
</VirtualHost>
</IfModule>

vi /etc/apache2/sites-available/000-default.conf

1
2
3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Cond %{SERVER_PORT} !^443$
RewriteRule ^(.*)?$ https://%{SERVER_NAME}/$1 [L,R]

service apache2 restart

在WordPress的设置里面填写你的HTTPS域名完工.

使用Droppy搭建私人云存储空间

一个开源的网盘服务程序Droppy

通过浏览器就能够随时随地进行上传下载、预览编辑、外链分享等文件管理操作,功能强大,且十分轻量,非常适合作为个人的网络存储管理界面。
Demo试用

安装步骤 演示使用的系统环境为Debian 8 Jessie x64。

Droppy基于Node.js,所以首先需要安装Node.js环境
1
2
curl -sL https://deb.nodesource.com/setup_7.x | sudo -E bash -
apt-get install -y nodejs
安装Droppy
1
npm install -g droppy
安装完成后使用droppy -h可以查看运行命令。
如果需要让Droppy监听小于1024的端口
1
2
apt-get install libcap2-bin
setcap cap_net_bind_service=+ep `readlink -f \`which node\``
然后修改配置文件vi /root/.droppy/config/config.json
重新运行droppy即可。

参考

https://github.com/silverwind/droppy
---------

打造私人云存储: Droppy

Droppy是一个开源的网盘服务程序,只需通过浏览器就能够随时随地进行上传下载、预览编辑、外链分享等文件管理操作,功能强大,且十分轻量,非常适合作为个人的网络存储管理界面。

程序的各种功能和特性通过demo一目了然(除了demo没有展示登录界面),就不罗嗦了,这里主要记录安装步骤。主要内容翻译自官方文档,根据实际情况有改动。演示使用的系统环境为Debian 8 Jessie x64。

Droppy基于Node.js,所以首先需要安装Node.js环境

curl -sL https://deb.nodesource.com/setup_7.x | sudo -E bash -
sudo apt-get install -y nodejs build-essential

安装Droppy:
sudo npm install -g droppy

添加一个无登录权限的用户和用户组用来运行Droppy:

groupadd -r droppy
useradd -r -s /bin/false -d /srv/droppy -g droppy droppy

建立所需目录,本例中文件存放目录为/srv/droppy/files,配置文件存放在/srv/droppy/config,可根据实际需求选择。

mkdir -p /srv/droppy/config /srv/droppy/files
chown -R droppy:droppy /srv/droppy
chmod 755 /srv/droppy

建立systemd服务脚本

vi /etc/systemd/system/droppy.service

编辑脚本内容:
[Unit]
Description=droppy
After=network.target

[Service]
ExecStart=/usr/bin/env droppy start -c /srv/droppy/config -f /srv/droppy/files
WorkingDirectory=/srv/droppy
Environment="NODE_ENV=production"
Restart=always
User=droppy
Group=droppy
SyslogIdentifier=droppy

[Install]
WantedBy=multi-user.target
Enable the service

使服务生效

systemctl daemon-reload
systemctl enable droppy

如果需要让Droppy监听小于1024的端口(比如常用的80端口)[非必需]

sudo apt-get install libcap2-bin
sudo setcap cap_net_bind_service=+ep `readlink -f \`which node\``

初始化配置文件并运行Droppy:

su droppy -c 'droppy --home /srv/droppy config'
systemctl start droppy
Droppy默认监听8989端口,服务运行后打开浏览器输入'你的服务器ip地址:8989'就可以看到Droppy的登录界面了,初始用户名为droppy,密码droppy。

如需改变端口,可在/srv/droppy/config/config.json中设置。

关于用户管理
Droppy设计上为单用户网络存储程序,可建立多个用户但是文件系统无分隔。在web界面中可以添加删除用户,不过初始的droppy账户需要在/srv/droppy/config/db.json文件中删除

也可以使用Apache或Nginx反向代理来消除地址后的‘小尾巴’

Apache配置示例(未测试):
须加载模块 mod_headers, mod_proxy, mod_proxy_wstunnel, mod_remoteip, mod_rewrite, mod_ssl

Apache Configuration

NameVirtualHost *:80
<VirtualHost *:80>
    ServerName droppy.example.com
    Redirect permanent / https://droppy.example.com/
</VirtualHost>

NameVirtualHost *:443
<VirtualHost *:443>
    ServerName droppy.example.com
    ErrorLog /var/log/httpd/droppy.example.com.log

    SSLEngine on
    SSLCertificateFile /etc/letsencrypt/live/droppy.example.com/fullchain.pem
    SSLCertificateKeyFile /etc/letsencrypt/live/droppy.example.com/privkey.pem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Cond %{REQUEST_URI} ^/!/socket [NC]
    RewriteRule /(.*) ws://127.0.0.1:8989/$1 [P,L]

    RemoteIPHeader X-Forwarded-For
    RequestHeader set X-Forwarded-Proto "https"
    ProxyPreserveHost On

    ProxyPass / http://127.0.0.1:8989/
    ProxyPassReverse / http://127.0.0.1:8989/
</VirtualHost>

nginx配置示例:

http {
  include mime.types;
  default_type application/octet-stream;
  keepalive_timeout 180;
  client_max_body_size 0;
  sendfile on;
  tcp_nodelay on;
  gzip off;

  upstream droppy {
    server 127.0.0.1:8989;
    keepalive 32;
  }

  server {
    listen 80;
    listen [::]:80;

    server_name droppy.example.com;
    return 301 https://$host$request_uri;
  }

  server {
    listen 443 ssl http2;
    listen [::]:443 ssl http2;

    server_name droppy.example.com;
    access_log /var/log/nginx/droppy.example.com.log;

    ssl_certificate /etc/letsencrypt/live/droppy.example.com/fullchain.pem;
    ssl_certificate_key /etc/letsencrypt/live/droppy.example.com/privkey.pem;
    ssl_trusted_certificate /etc/letsencrypt/live/droppy.example.com/fullchain.pem;
 
    location / {
      proxy_pass http://droppy/;
      proxy_set_header Upgrade $http_upgrade;
      proxy_set_header Connection "upgrade";

摆在那里是正能量 举起来就是负能量

信奉集中制度的国家总会自身高估驾驭社会的程度,其信念周期则在秩序崩溃和经济复苏之间相互轮替,惨痛教训的印记注定会被新的崛起理想取而代之,然后造就永无止境的阶级矛盾。
城里人抱怨外地人挤占资源,可是一切的服务生产都取决于后者的流动增长,吃着碗里的热腾饭菜,实在不应叫骂掂勺执锅的厨子。
外地人觉得城里人没啥了不起就知道狗眼看人低,可是事实上成为城里人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志向,这个时代早已不认血统,可是血统却依然决定着继承关系。
没有人理应呼吸糟糕空气,然而在某种公式的计算里,维护上呼吸道的权利被指向谋害另一些人的生存状况,仿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在敲骨吸髓,把个人的健康建立在剥夺重工业劳工的饭碗之上。
荒诞的是,皮球真的就被踢到了这个失重的诡异球场,它在空中翻来覆去,就是落不了地。
连权力本身也有了抒发委屈的机会,坐视不管的时候,你们说我尸位素餐,开始动手了吧,又骂我不知人间疾苦,横竖都为难,还是删帖来得清净和谐。
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曾给邓小平担任翻译,在他的回忆里,后者在1981年接待远道而来希望交流社会主义成功经验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面对中国会不会走上资本主义的邪路、以致于给世界进步力量造成损失的的疑问,邓小平流露出极其罕见的不耐烦,一遍掐烟一边表态:
「我们还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一旦发生偏离这个社会主义方向的情况,我们的这个国家机器就会出面干预,把它纠正过来。」
事实证明,国家机器本身的立场,也是充满暧昧的,就像那块插在草坪上的核心价值观路牌,摆在那里是正能量,举起来上街就是负能量,搁在两年前——或者干脆就在柴静发了那支纪录片的期间——高呼环保,搞不好就会被批作公知误国,是西方用来阻碍中国发展的代理人,然而斗转星移,时至今日再喊不计代价的治理污染,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天大的爱国主义表现,反对那些强制措施的,又沦为黑心企业家的走狗,是在帮着掏空祖国的可持续竞争力。
老百姓的政治敏感有限,不太懂得站队学问的精巧和慎重,于是总是容易遭到所谓时代的抛弃,似乎昨天还在兴致勃勃的逃离北上广,转瞬之间就发现煤车被拦在村外,连取暖都成了奢望。
和集体的骄傲相比,个体的疾苦委实被关注得太少,连送孩子进幼儿园,都时刻面临着霍布斯式的战争状态,只要没有利维坦的存在,有罪推定的怀疑就是唯一可以保护自己及家人的工具。
到头来,谁也不是安全的,年薪十万的照样有年薪十万的焦灼,在海水灌进船舱的时候,一等舱和末等舱之间,只有时间区别罢了。
1925年,徐志摩在苏联写下这样的诗句: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没过多久,俄国人、日本人都不请自来的造访了这块大陆,直到今天,血污都还没有洗净,但是天堂的幕布却早被挂起,你可以选择穿上鞋套、仰着头颅,专注欣赏正午的壮美.
-------------
“摆在那里是正能量 举起来就是负能量”-这句话绝绝绝,实在是太绝了。可成为中文的经典案例。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睡不着,听古典音乐,窗外仍在下雨,空调主机的杂音断断续续。今晚朋友圈被网信办鲁姓主任落马的新闻刷屏,网友纷纷喜大普奔,击节相庆,虽然好友评论说:对他们这种下马,我从不鼓掌欢呼。因为他们不是死于F治,而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抓了鲁炜,还有张炜。可以肯定的是,封号不会停止,删帖仍将继续。
但我今晚还是很开心。我没想那些删掉的帖封过的号还可以要回来,因为文字,在我写下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我甚至在这个时候倒了一杯酒,很不厚道的幸灾乐祸了一把。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看过孔尚任的剧本《桃花扇》里末段最喜欢的一句。今晚此刻我更是感叹:国家兴亡如此,人事感情亦如此。大约是这段时日太平静了,平静得接近于死寂。于是网络上一点小小的波澜便会泛起惊天巨浪。
前些年参加过几次同学聚会,一桌子年近不惑的中年人在昏暗的房间里闲侃。从学生时代到初入职场,从工作近况到悲痛过往。两三成伙互相嘘寒温暖,闭塞的屋子像开了锅一样热闹起来。
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是谁触发的话题,话题中心突然转为:多年来见证过的人事大起大落。开始各抒己见。有学生时代混的风生水起,到工作后无人问津的。有一开始就博老板眼球业绩不错,被暗中使坏闹到一贫如洗的。有脚踏实地工作一路高升,马上就要转正时被搞落马的。也有感情坚持十几年长跑,到结婚前夕突然闹分手的。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经典命题我一直记得。一切皆流,无物往常。人在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同时,也不能永远踏在同一条河流里。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盖茨比死后,那段独白是这样写的:“一晚,我听到车声,看见车灯停在盖茨比家门前,但我没去细查。许是哪个从世界尽头远来的宾客,还不知道这场欢宴已经结束。”
海终有涸,路终有尽。所以我悲观。没有什么亘古不变,更没有什么会永保新鲜。从开始就预见着结束,所以一直心怀热望。最深刻的悲观即是乐观。所以我乐观。从我生命里凋零故去的东西,随它故去。而至少曾有过期待,也不算憾事。
起朱楼是你心之所向,宴宾客后你愈渐虚妄,楼塌了后再无力抵抗。我也从不相信有什么瞬间崩塌的墙。不过是坼裂已久,不过是未到时候。
国事如此,命运如此,感情如此,事事如此。人一走,茶就凉;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盛放乃一时,寂灭才是终局。那些拥有无上权力的人,有没有想过,一旦失去权力的下场……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坍了……眼看她红脂染,眼看她着素裳,眼看她黄骨凉,眼看这山河寂寂,又归梦一场……” 这曲子仍在我耳边萦绕,不散。很契合今晚。
据说柏林墙倒塌那年,只有3%的西德人认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柏林墙的倒塌。
我对世界的美好想象和仍然贼心不死把自己吓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幼稚吧?但我愿意永抱着不死的热望,活下去。希望你们也一样。天冷的时候,都围着火炉喝壶热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