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22 January 2017

川普改变美国,还是美国改变川普?

唐川普终于宣誓就职,美国正式进入“川普时代”。
  从川普的就职演讲来看,乏善可陈,任何以“人民”为蛊惑的政治宣讲,都值得警惕。如果把川普的就职演讲的内容,去掉情境,将演讲人置换成卡斯特罗、查韦斯,甚至金正恩,也几乎没有什么违和感。仅仅看他的演讲稿,恍然似乎是“美利坚人民合众国”(People’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n,PUSA)的革命总统就职,与大洋彼岸遥相呼应。
  不出所料,川普总统在美国国内激起媒体和精英阶层的一片诟病和指责之声;在中国也有不少知识人痛心疾首状。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作家,我肯定会是对川普总统的严厉批评者,他应该被批评和诟病的槽点太多,就像春天群蜂钻过的泥墙。
  可是,作为一个外国人,美国总统的泥墙还真与我没什么关系,他对我的影响,甚至比不上街头一个抓嫖的协警。川普总统再怎么折腾,关我屁事;而街头抓嫖的协警,却足以使我夜里出门接机必须绕开所有可能经过足浴店、美发店和洗浴中心的路。
  我感兴趣的不是川普这个人,而是川普这个人会倒腾出怎样的幺蛾子。
  首先,川普当选证明了人家的制度是真实的,公平的,而不是那些宵小带鱼忽悠的换汤不换药的“虚假民主”。众所周知,川普还真的不是精英阶层所中意的候选人,就连他所代表的共和党高层也纷纷与他撇清关系,甚至倒戈;同时,川普竞选花的钱比他的竞争对手要少,虽然他是亿万富豪,但他的当选还真不是用钱“砸” 出来的。一个公平的、公正的制度,通过川普当选证实和体现了其公平和公正的精髓。所以,尽管美国有不少精英哀叹美国失败了,堕落了,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 “撒娇”而已。如果川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当选,那才是美国制度的失败,美国制度的虚伪。选出一个让那些掌握了社会巨大资源和权力的精英阶层所不喜欢的总统,这才是美国制度的精髓。
  好了,川普当选了,宣誓就职了,“川普时代”开始了。接下来,就要看看美国的制度能不能约束和制衡一个不胜任的领导人。
  这么多媒体,精英大腕,措辞严厉,乃至苛刻地批评新总统,他们毫不担心会因此遭到打/压,所以畅所欲言。这是制衡一个不胜任总统的第一道防火墙:自由言论。前几天美国知名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在金球奖颁奖礼上不点名地怼了川普一场,令川普不得不公开在推特上发言澄清、回应。且不论梅姨怼川普是不是吹毛求疵,是不是捕风捉影,至少川普在接下来面对残障人士就不得不收敛,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得不有所忌惮。
  看,这就是自由舆论对新总统的“规训”。每个族群,每个利益群体,都会都新总统可能损及自身的新政策或言论进行猛烈的抨击,甚至会提起诉讼(先预言在这里,半年之内,川普很可能被某些利益群体代表起诉)。而美国制度对媒体、舆论的充分保障,使总统即使对媒体、舆论不悦,除了通过推特回击,他还真没有办法来“整肃”。他如果实在忍无可忍,只有通过法院起诉媒体;但是法院也不受总统权力管辖。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媒体和民众舆论,谁也不能限制。哪怕是川普搞掂了国会,也不能立法或修法来限制媒体和民众的言论自由。
  这就意味着,川普总统会一直被媒体批评的聚光灯笼罩,他可以抓狂,可以愤怒,可以痛恨,他就是没有办法让媒体和民众闭嘴。
  不仅媒体和民众的舆论会一直,并持续地给予川普总统以压力,他也不能无视舆论而恣肆妄为。且不说三权分立的制度设置使他既不能控制国会,也不能干预法院,他的权力仅仅限于联邦层面的行政,很有限的行政。举个例子吧,前总统奥巴马因国会否决预算案使得联邦政府在2013年10月不得不“关门”16天,而整个美国社会马照跑,舞照跳,有条不紊。
  联邦政府的行政有限还体现在,它对任何州、地方都没有管辖权。联邦政府的政令如果让州或地方政府觉得不妥,州或地方政府可以拒绝执行。例如,川普在竞选时曾经声称要遣返全部难民、以及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他当选后,包括纽约州、加州、伊利诺伊州、科罗拉多州,等10多名民主党州长联名呼吁,称“特朗普如果遣返难民和非法移民,将破坏美国建国基石,总统当选人川普应致力以充分尊重和促进人人享有人权的方式,带领美国前进”。科罗拉多民主党州长约翰·希肯卢珀和弗吉尼亚民主党州长麦考利夫威胁必要时候将销毁非法移民有关资料以保护他们免遭遣返。
  如果川普真的倒行逆施,国会就会设法阻止他,必要时甚至可以弹劾他;而各州及地方政府,也可以抵制他的政令落地;而法院也可以在接收到诉讼后,裁决川普政府的政令违宪而撤销。
  可怜的川普,他是多么希望能够站出来公开抵制并推翻美国根深蒂固的“宪政民主”、“司法独立”、“三权分立”的原则。唯有如此,川普才可能按照自己的理想,改变他所认为的腐朽的美国,建立新的美利坚人民合众国。如果他推不翻这几个原则,川普事实上根本就改变不了美国,只可能是美国改变他,如果他难以被改变,川普总统将被抛弃,被国会,被选民抛弃。
  只有推翻了“宪政民主”,才可能终结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才能通过立法、修法来出台对言论的禁锢、钳制,对任何说三道四,妄议川普及联邦政府的媒体和民众及时亮剑,弘扬正能量,阻止负能量。没有为所欲为的媒体和民众肆无忌惮的批评,川普才可以通过联邦政府新设立的宣传部来凝聚美国人民,打击一小撮反美势力。
  只有推翻了“司法独立”,川普才可能无所顾忌地强力推行他觉得适意的政策,才可能随时调整政治结构,甚至解散国会,修改宪法。事实上,有不少所谓的新兴民主国家就发生过民选总统一旦上任,就着力控制法院,修改宪法,使自己可以长期担任总统不受任期限制。某国的老朋友穆加贝,93岁仍然可以“当选”总统,主要的优势就在于没有独立的司法来捣乱。
  只有推翻了“三权分立”,川普才不会受到国会的制掣,不会在与国会的扯皮中耗费时间、精力,才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才可以树立领导人的绝对权威。
  换言之,就算“川普时代”开始了,但川普还必须在起码的既定轨道内行使权力,稍有逾矩,就必然受到制掣,甚至被终结权力。如果川普要持续地行使总统权力,他必须学会如何在轨道内行使,也就是说,此前没有什么从政经验的富豪川普,必须一边任职,一边学会如何履职。
  美国终会改变川普,改变不了,就抛弃他/弹劾他。

搭建基于haskell的静态博客程序bgapinski-blog

先按此文http://briteming.blogspot.jp/2016/07/hakyll.html,安装stack,ghc,hakyll.

cd /usr/local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bgapinski/blog  bgapinski-blog
cd bgapinski-blog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ls
blog.cabal  deployAssets  posts    site.hs
css        images           
about.markdown    deploy.sh   index.html  template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ghc --make site.h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ls
blog.cabal  deployAssets  posts    site.hs
css        images      site       site.o
about.markdown    deploy.sh   index.html      site.hi  template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site build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ls
_cache        blog.cabal  deployAssets  posts    site.hs
_site        css        images      site       site.o
about.markdown    deploy.sh   index.html      site.hi  template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cd _site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_site# ls
about.html  archive.html  css  images  index.html  post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_site#
(可见/usr/local/bgapinski-blog/_site就是静态网站的根目录)

新建源帖: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_site# cd ../posts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posts# nano 2017-01-22-test-1.markdown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posts# cat 2017-01-22-test-1.markdown
---
title: 测试1
---

这是测试1.

看看如何?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posts# cd ..
root@AR:/usr/local/bgapinski-blog# ./site build

演示网站:http://bb.bright.biz.st
项目地址:https://github.com/bgapinski/blog

搭建基于haskell的静态博客程序cattheory-blog

先按此文http://briteming.blogspot.jp/2016/07/hakyll.html,安装stack,ghc,hakyll.

cd /usr/local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cattheory/blog




cd _site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_site# ls
archive.html  atom.xml    css  images  index.html  pages    posts  tags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_site#
(可见/usr/local/cattheory.com/_site就是静态网站的根目录)

新建源帖: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_site# cd ../posts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posts# nano 2017-01-22-test-1.md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posts# cat 2017-01-22-test-1.md
---
title: 测试1
author: brite fisherman
tags: misc1, misc2, misc3
description: 点击标题看全文
mathjax: on
---

这是测试1.

看看如何?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posts# cd ..
root@AR:/usr/local/cattheory.com# ./site build

演示网站:http://cb.bright.biz.st
项目地址:https://github.com/cattheory/blog

胡少江:习近平眼中的“政治威胁”

这个威胁首先来自于他领导的执政党内,来自于那些没有“看齐意识”的高级官员,那些对习核心没有“绝对忠诚”感的高级官员。去年的中央全会树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以及习近平加紧为十九大人事布阵都是为了应对这些来自党内的威胁。
除了党内之外,习近平认为的政治威胁也来自中国知识界和民间。中国执政党将通过各种形式表达不满的行为都归纳为是对政权的威胁和对制度的威胁。近来更是将社会上揭露历史真相和批评前领导人的现像都归结为对政权的威胁,因为这些真相的揭露和对领导人的批评损害了执政党的合法性。强调面对此类威胁意味著执政党将进一步镇压那些至今仍不肯对官方意识形态就范的知识分子、律师媒体人等专业人士、以及所有那些致力于挖掘历史真相的社会人士。
当然,在谈及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的时候,执政党从来没有忘记它心中的另一个敌人,那就是国际上的所谓敌对势力。有政法官员在社交媒体透露,此次政法会议“旗帜鲜明”地提出以下说法:维护政权和制度安全就要防止国际敌对势力制造颜色革命以及警惕个别公众知识分子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对付境外的所谓敌对势力,有关当局除了大力切断国内外信息的流动之外,还公然采用恐吓和诬陷的方式对相关人员进行直接对滋扰甚至关押。
一个不断强调“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执政党,现在不得不公开承认自己对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的极度担心,而且这些担心仅仅是因为这个政权的历史、这个政权的领导人、这个制度的合理性或者合法性被批评,由此可见“三个自信”是多么的不真实,是多么的没有基础。更重要的是,它表明了执政党不仅对自己的道路、理论和制度极度不自信,对自己的国民也极度不信任。如此没有自信的政权及其“核心”,又能够具有多大的合法性和领导力?
国家本来是一个超政治、超政权的概念,一个国家可以采取不同的政治制度,也可以产生不同的政权。一种政治制度和一个政权遭到抛弃,并不等于国家利益遭受损失,也不等于人民利益遭受损失。一个国家的司法系统,应该用来保障国民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用来保障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但是在中国,它却堂而皇之地成为保障执政的利益集团的工具,成为执政党镇压不同政治力量的工具,这实在是二十一世纪人类历史的一个逆流。
为了贯彻习近平关注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要求,中国的政法系统立即提出了一条驾轻就熟的方式。最高法院的院长抢先提出要“向司法独立亮剑”,以此来实现中国的政治安全。事实上,共产党执政以来,司法公正和独立从来没有成为过现实。在这种背景下,进一步向一种从来没有实现过的东西亮剑,只能说明执政党已经铁了心要将中国的司法系统变成自己的私家工具,中国的司法将更加不公正、更加不独立、更加服务于一党私利。

胡平: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我估计,这次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收听率收视率之高,恐怕是史无前例。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实在太不寻常,因为川普这位新总统实在太异类。
就职典礼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川普的就职演说。看来川普的就职演说真是他自己写的,因为其内容其风格,确实都很川普。
川普在就职演说中毫不客气地批评建制派,这里所谓建制派,不单指民主党,也包括川普自己所属的共和党。这在历届总统就职演说中恐怕是绝无仅有。然而美国毕竟是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总统的权力虽然很大,但也受到很大的限制。眼下的国会两院固然都是共和党当家,但是川普的主张和共和党多数议员有不小的差别。因此,在现行的政治格局下,川普的种种主张——无论对错——能推行到什么程度,不无疑问。
例如,川普讲到要加强铁路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这就是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万亿美元计划。可是这项万亿美元计划和共和党主张削减政府开支的立场不一致。在国会里,很多共和党议员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支持这项计划。川普再次提到他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可是美国是自由开放的国家,不可能闭关锁国,因此很难做到这两条。
川普誓言要使美国再度伟大。奥巴马的国务卿克里在卸任前夕发表讲话时说,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是中国凭借它的规模,最终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克里的话不无道理。中国凭借它的规模,就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人勤劳能干,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这就是说,只要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的经济总量就超过美国了。拿台湾作比照。如果大陆的经济发展象台湾一样,那么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就该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了。记得几年前,英国的《经济学人》发表文章,假设当年蒋介石打赢了内战,那么人们有理由推断,中国不仅早就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且也早就实行宪政民主。这就是说,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假设只是假设,现实却是,崛起的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而且是共产党专制的国家。这就很不正常,很不合情合理了。中共政权敌视普世价值,尤其是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倒行逆施,中共政权的专制特性变本加厉,越来越来构成对普世价值的挑战以及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的巨大威胁。一旦专制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并因而把它的力量投射到全世界,那将是人类历史空前的大倒退
今年是“六四”28周年。回想28年前,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专制势力奄奄一息。可是仅仅二十多年,整个世界形势就发生了惊人的巨大逆转。导致这种逆转的因素很多,其中,自由世界、首先是美国的对华政策要负很大的责任。因为专制中国的崛起,在相当程度上就是美国的养虎为患。美国人民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选前人们都估计,不论谁当选,都会采取更强硬的对华政策。最后川普当选,应该说和他的对华政策最强硬也有关系。紧接着,川普又提名和任命了一批著名的对华鹰派,令人刮目相看。川普的就职演说显示出他锐意革新的强烈意志和必胜的信念。尽管美国面临的问题很多,挑战很严峻,但川普总统就职,毕竟是一种重大变化的开端。无论如何,美国确实该变了。
------------------

胡平: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川普团队不乏对华鹰派。其中一位堪称鹰派中的鹰派--他就是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川普在解释他为什么任命纳瓦罗出掌国家贸易委员会时说:“我曾在多年前读过一本彼得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书,其清晰的论点和深入的研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预见性地指出,全球化将给美国工人带来损害,同时也为复兴我们的中产阶级指明了道路。他将胜任贸易顾问这一角色。”
川普提到的那本书叫《致命中国--中共赤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由纳瓦罗和安一鸣(Greg Autry)合写,2011年出版。该书有中译本,译者为叶淑贞等,由博大书局于2013年出版。2012年,纳瓦罗根据这本书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片名叫《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其制造业基础的》。
《致命中国》一书写道,在过去十年中,骑着自由贸易的特洛伊木马,一个掠夺性的中国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窃取了数百万个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由此导致了高失业率和巨大的贸易赤字。很多人不同意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就业机会这种说法。他们认为,中国不是偷走的,而是正大光明地夺取的,因为中国有着大量的既廉价又勤劳能干的劳动力,理所当然地会吸引大量的美国资本,拿走美国的就业机会。换言之,这是自由贸易的必然结果,是完全正常的。纳瓦罗不赞成这种观点。纳瓦罗指出,中美之间的贸易是不正常的。半数以上的中国优势来自于以下八项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在自由贸易的正常规则下,其中任何一项都是明确被禁止的。这些极其有效的八种摧毁美国就业机会的武器包括:
1、精心设计的非法出口补贴网络。
2、巧妙操纵和严重低估的货币贬值。
3、公然仿冒、盗版及赤裸裸地偷窃美国的智慧产权。
4、中国共产党短视地为了换取几块钱生产成本的优势,大规模破坏环境。
5、超宽松的工人健康标准和远低于国际规范的安全标准,使很多工人得到棉肺症、肢体伤残,以及各式各样的癌症。
6、非法关税、配额和从锑到锌等关键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对世界冶金业和重工业取得更大的控制权,作为战略的策略。
7、掠夺性定价及倾销的做法,把国外对手排挤出关键的资源市场,然后再以垄断定价欺诈消费者。
8、中国引以为豪的长城保护主义,让所有的外国竞争对手无法在中国的土地上设立店面。
纳瓦罗把美国失去制造业的危害性提升到战略原则的高度。纳瓦罗说,美国必须认识到,中国正逼迫美国扮演二次大战时德国的角色。当时美国击败纳粹并非由于卓越的技术,而是压倒性的工业威力。今天,这种生产能力转移到中国了,现在中国的工厂可以制造出大量的船舶、坦克和飞机。由于中国庞大的武器数量,最终可能会击败美国精良的高科技武器,就像当年美国的物资压倒了纳粹。想想也是,美国的工厂都搬到中国去了,一旦两国交战,中国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大量的武器,美国连可以制造武器的工厂都没有了。
在《致命中国》的最后一章,针对肆虐的中国赤龙,纳瓦罗提出了一整套个人的选择、企业管理层决策和政府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通过国会立法,要求任何想和美国进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必须放弃所有非法出口补贴,保持反映实际情况的货币汇率,提供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并在维护环境、健康和安全标准上,符合国际规范,同时开放能源和原材料的全球进出口市场,并提供包括媒体和网际网络服务在内的自由与开放的国内市场,等等。
尤其可贵的是,纳瓦罗还提出,美国应该再次把人权视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我要补充的是,即便从打贸易战的角度看,人权问题也是十分重要的。要打好贸易战,必须打出人权牌。
正如中国学者秦晖所说,所谓中国奇迹,靠的是低人权优势。正是凭着低人权优势,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厂,它一方面造成了福利国家和自由放任国家都难以匹敌的竞争力,好资本主义比不过坏资本主义;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国的广大劳工沦为弱势群体,无法从整体经济的发展中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最终导致中国的崛起成为暴政的崛起及对世界的威胁。
如秦晖所说,通常讲的人权无非三层意义,其一是左派讲的人权,即社会保障、公共福利,平等意义上的人权。福利国家就是高人权,自由放任国家就被认为是低人权。但中国的问题却是负福利,比零福利还要低。负福利国家就是用国家权力、用非经济力量增加不平等,而非减少不平等。福利就是在二次分配中,用政府的力量降低不平等,也可以说是降低基尼系数。中国恰恰是一次分配的基尼系数还不是太高,二次分配以后就高起来了。其二是右派(主要是经济学意义上的)讲的人权,是契约自由权,就是对自由竞争的保持。而中国恰恰垄断得很厉害,国有经济占有很大比重。其三是左右两派都认同的人权,即政治自由和公民权:言论自由、结社、成立工会等等。中国劳工的集体谈判能力之低,连很多非洲国家都比不上。
我先前讲过,美中之间打贸易战,美国手里的牌更多,但中国的承受力更强。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可以把内部的不满与异议强力打压下去;而美国是民主国家,只要川普的若干措施在短期内不能见效还招致一些群体的利益受损,美国人就可以用这种那种方式投下反对票,使得这些措施半途而废,难以为继。因此,美国打贸易战,未必能打出预期的规模和预期的效果,但要是打出人权牌,情况就不一样了。
打出人权牌还有一个好处。如果你只打贸易战,中共当局很容易给美国扣上“亡我之心不死”、“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罪名,在国内煽动起所谓爱国主义和反美情绪帮自己解困。如果你还打出人权牌,突显出也是为了促进中国人的权利、尤其是为了中国的劳工和底层民众的利益,中共当局就很难做文章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只有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才能使得崛起的中国不会成为世界的威胁。

Saturday, 21 January 2017

加密消息程序Signal的“后门”-Google

Signal被广泛视为最安全的加密消息应用,如果你仔细观察Signal如何工作的话,你会注意到Google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也就是说Signal内置了只有Google能使用的后门, 如果你信任Google,这也许并不构成大问题。Signal使用了多个Google Play Services,包括Google Cloud Messaging、Google Map和定位。这些服务显然都会向Google泄漏数据,它们的加密连接都不使用固定证书。如果将Google视为敌人的话,事实上Google Play商店中的每一个应用都称得上内置后门——后门实际上无处不在,而Google对你的了解实际上比你以为的多得多。
来自http://www.solidot.org/story?sid=51149

搭建基于haskell的静态博客程序limansky_me(支持分页)

先按此文http://briteming.blogspot.jp/2016/07/hakyll.html,安装stack,ghc,hakyll.

cd /usr/local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limansky/limansky_me limansky.me
cd limansky.me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ls
README.md  drafts  js             pages  src        templates
css      images  limansky-me.cabal  posts  stack.yaml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stack build
会显示:
...
Linking .stack-work/dist/i386-linux/Cabal-1.24.0.0/build/site/site ...

limansky-me-0.3.0.0: copy/register
Installing executable(s) in
/usr/local/limansky.me/.stack-work/install/i386-linux/nightly-2017-01-17/8.0.1/bin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stack-work/dist/i386-linux/Cabal-1.24.0.0/build/site/site就是我们所要的可执行文件)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stack-work/dist/i386-linux/Cabal-1.24.0.0/build/site/site rebuild
(这个就是生成/更新静态网站的根目录的命令。会在当前目录下,生成_site目录)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cd _site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_site# ls
2      about.html    atom.xml  images      js     tags
404.html  archive.html    css      index.html  posts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_site#
(可见/usr/local/limansky.me/_site就是静态网站的根目录)

新建源帖: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_site# cd ../posts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posts# nano 2017-01-22-test-1.md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posts# cat 2017-01-22-test-1.md
---
title: 测试1
tags: misc1, misc2, misc3
---

这是测试1.

看看如何?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posts# cd ..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stack-work/dist/i386-linux/Cabal-1.24.0.0/build/site/site rebuild

演示网站:http://lm.bright.biz.st/
项目地址:https://github.com/limansky/limansky_me

注:其实生成可执行文件还有更简单的方法: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ls src
site.hs
(原来src目录里就有site.hs)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cp src/site.hs ./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ghc --make site.hs
root@AR:/usr/local/limansky.me# ./site rebuild (这个也是生成/更新静态网站的根目录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