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3 June 2016

戚本禹回憶:毛澤東時代的高層腐敗

《戚本禹回忆录》的长贴正在网上疯传。戚以他当《群众反映》主编掌握的大量材料,披露了党内“高岗”不止一个,刘邓叶无一幸免。

1961 年底,我從天津調查回來后,田家英有個設想:現在最需要的是辦個刊物,把群眾來信和我們調查的一些重要情況登在刊物上發表,只送主席和政治局的人,不送別人。他認為我寫東西行,能力也有,就叫我去創辦這么一個刊物。田家英向毛主席提出他的設想和辦刊人選后,立即得到主席同意。這個刊物很快就誕生了,取名叫《群眾反映》 ,由我當主編,刊頭是陳秉忱寫的。刊物的宗旨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反對黨內的特殊化。具體就是把高級干部中的貪污或作風上的事,把群眾給主席的來信中反映的一些重要的情況,以及我們在調查中掌握到的重要情況,摘要地登出來。刊物主送中央常委毛、劉、周、朱等幾個人。
《群眾反映》是一個簡報,不定期,一般三天出一期,有時候一個禮拜出一期,快的時候一兩天出一期。每期 20 來份,除了送必送的人之外,留幾份存檔。正因為閱讀范圍很小,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登的。例如,當時工交口一些很高級別的領導經常大吃大喝,喝醉了還亂講話,群眾就寫信反映給毛主席,我們就把它登出來了;有些省級的領導賭博,輸了錢還向秘書借錢,群眾反映上來,我們也把它登了。每一期都能震撼大家。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辦這個刊物就是要讓人家看了一期就馬上想看下一期。據葉群說,林彪每期都看,一期不落,幾天沒有出了,他就要問, 《群眾反映》呢?那么,大家為什么那么急著要看?我舉個例子:
譚震林的夫人葛慧敏很厲害,誰都不敢惹。譚震林當時是管農業的副總理,享受首長特供,可是葛慧敏對特供還不滿意,還用首長專用的軍用飛機去農村采購活雞。帶活雞是不能坐飛機的,葛慧敏就很強硬說是首長要的,非讓人家運。活雞是放在一個筐里運的,下了飛機,要把筐還給人家,哪知道就在把雞從筐里拿出來的時候,一失手,那雞在機場里到處飛。這下問題大了,飛機場最怕這個飛的東西了,那雞萬一鉆到飛機的發動機里面去,飛機就要出事的。她就叫警衛趕緊去抓,結果一大群人就在機場里面抓雞,鬧了個大笑話。
機場寫信把這事反映到中央辦公廳來了。信到了我這里,我就去查,一查就查到是譚震林的夫人葛慧敏。她這個人很小氣,在家里把好東西藏起來不讓服務員碰,好吃的也不讓服務員吃,還罵服務員。服務員就給毛主席寫信,秘書也寫了信,都告這個葛慧敏,說她跟毛主席講的艱苦奮斗、干部要做榜樣距離太遠了。其實葛慧敏早就有名,她喳喳呼呼的,中央領導都知道,毛主席也知道,說過“譚震林是夫人專政” 。
我把反映葛慧敏的材料綜合起來,寫了兩張紙,做了一個標題叫做“群眾對葛慧敏同志的意見” 。我對譚震林實際也是有意見的,他把農業管成什么樣子了?!搞浮夸,畝產幾千斤、幾萬斤,不都是他寫的報告嗎?首先他應該出來承擔責任。有困難了,他自己又不艱苦奮斗。我恐怕他夫人去搞雞鴨,也是他同意的。這像話嗎?就是不是他同意的,也該主動管一管的。
登出來后沒幾天,一傳十,十傳百地傳開了,中南海都知道群眾告了葛慧敏的狀了,都拍手稱快,見到我就舉大拇指,意思是說:你敢碰葛慧敏,好樣的!這個葛慧敏的丈夫是譚老板,比省委書記都大,中南海群眾對她有意見,但沒有人敢碰她。譚震林是書記處書記,自己也有一份《群眾反映》 。據他們說,葛慧敏看到后嚎啕大哭,在院子里大鬧,說《群眾反映》登的都不實。但是中南海的大人、小孩都高興,連給她家送飯的、打掃衛生的都知道了,都感到出氣了。
毛主席看到譚震林夫人葛慧敏用飛機買活雞的簡報,也在上面做了批示,大意是:譚震林同志閱,請譚震林同志注意影響。毛主席是要譚震林自己對葛慧敏進行教育。沒幾天譚震林就打電話給田家英了,叫田家英“有意見好好說嘛,不能這么整人” 。田家英推說他不在,不知道,不是他批的。譚震林從此也和我結下“梁子”了。
毛主席責令羅榮桓處理過一批已經變成了“牛金星”、 “劉宗敏”的軍隊將領。不久,毛主席又在 1951 年底、1952 年初發動了“三反五反”運動。在“三反”中,毛主席頂住各種壓力殺了劉青山、張子善兩個大干部、兩個功臣。這兩次運動的確純潔了黨的組織,但黨內腐敗并沒有就此絕跡。1954年暴露出來的高崗腐敗變質問題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當然那只是高崗案附帶揭露出來的,不是高崗案的核心。
其實黨內的“高崗”不止一個,而是很多。這些“高崗”也沒有因為高崗搞腐敗身敗名裂就自己主動收斂。照我說,葉劍英也是一個“高崗” 。高崗功勞很大,主席很器重他;葉劍英救過中央,功勞也很大,主席還感謝他。但葉劍英是公子哥兒,風花雪月不斷,換老婆太多。這個比高崗還不像話,高崗是不合法玩女人,是純道德問題,而葉劍英是合法玩女人,把道德問題遮蓋起來了。葉劍英離婚了多少次,他自己都記不清。1957 年黨校輪訓,他愛人也在黨校,是我的同學,她姓趙,那時還很漂亮,他就不要她了,葉向真就是她生的,她那時就大罵葉劍英“老不死的,老東西,玩弄婦女,老不正經,好話說盡,他很會……”。還有很多難聽的話!葉劍英家里沒有全家福,后來離婚,也亂搞,大概是糊涂了。總理卻是支持葉劍英的,這是為什么,我是有點不理解。
葉子龍是主席的五大秘書之一,是秘書室機要室主任。他那時經常打著主席的旗號,用主席的名義搞女人,他要搞哪個女人,就對人家說“毛主席要找你談談話”,把人家女的騙走。這是李銀橋告訴我的,是不是這樣,我不清楚,但根據當時的各種事情來看,我相信李銀橋沒有瞎說。后來是一件偶然事件把他的那些事情都暴露出來了。他的機要室調來一個很美麗的女孩,他就占為己有。他私自調車,也沒有請假,把女孩帶到天津去偷偷過兩天,回來的時候車壞在路上,他要路過的卡車拉他,又不敢說自己是中央的人。中央找他送文件,找不到人,查車隊用車記錄,他調車走了,說是去天津送文件。中央電話打到天津,天津說葉子龍沒有來送文件。葉子龍是主席機要室的主任,失蹤了。這事就大了。是不是國民黨特務干的?中央和天津那邊就都警惕起來,天津那邊就派出大量警力,從天津搜索到北京這邊來,結果在一個路口發現一輛壞車,一個司機,另外一男一女共三個人。經核實就是葉子龍他們。他沒有送文件,女孩子出去也沒有任務,事情就這么敗露了。后來主席要求整他的風,其他人揭發,就整出了葉子龍很多男女方面的事情。主席對這些事當然是很不高興的,就把葉子龍冷在一旁了,有事情都不大找他,而是找李銀橋、徐業夫。
葉子龍還曾偷賣一架蔡斯高級相機,那是一個外賓送給主席的禮品,主席又不拍照,就叫葉子龍送給新華社,葉子龍沒有送給新華社,而是把它拿出去賣給了拍賣行。那個時候,拍賣行的手續登記是很嚴格的,誰也不能用假身份。一位很有名的高級攝影家看上了這款相機,或許他以為主人也是一位攝影家,可以交流,就查主人是誰,結果查到是中央辦公廳機要室的葉子龍。葉子龍不是攝影家,怎么會有這么高檔的相機?他把這事反映到楊尚昆那里。楊尚昆是很有名的“二十八個半”之一,葉子龍卻從來都不把楊尚昆放在眼里,楊尚昆就利用這個機會搞葉子龍的名堂。
這個葉子龍也真是不檢點到極點,1962 年開春,毛主席派他帶人到河南信陽調查那里的餓死人情況。他去了,調查工作是敷衍塞責,大吃大喝卻是每場必到,更加惡劣的是,一到晚上他就興致勃勃,找姑娘,開舞會,不亦樂乎。這些情況林克反映給主席了,主席就再也不能容忍了。葉子龍光是搞女人,還只是一個生活作風問題,他也沒有強迫人家,都是人家自愿。而在信陽搞的那些事情則是很典型的官僚主義特殊化,是大問題了;把公家的東西拿出去賣錢,則屬于嚴重的貪污行為,在當時也是大問題,若是一般人最起碼是要給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的,甚至被拘留起來的。但他畢竟是長征干部,老資格,主席又很念舊情的,就只是把他從身邊調離了事。葉子龍也有回憶錄出版,他光寫別人怎么怎么,可他自己的這些事一樣都不提。現在還有人說葉子龍 1962 年被調離機要室是受到迫害,這哪里是迫害?要說迫害,那就是楊尚昆迫害他。葉子龍從來不把楊尚昆放在眼里,這次事情犯大了,被主席趕出機要室,他去找中辦楊尚昆,想某個北京市委的副書記或者某個部委部長的位子,楊尚昆一面當面應著,一面轉過臉就罵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結果給他弄了一個北京輕工業局的副局長。葉子龍嫌官小了,楊尚昆就說,沒有處理你就不錯了,你還嫌官小。要說誰迫害葉子龍,那就是楊尚昆,沒有別人。
譚震林、葉劍英、葉子龍他們這些人的這些事,我當時就知道的。我不知道的人和不知道的事還不知道多少。即使劉少奇、鄧小平這些人在困難時期也是非常特殊化的。劉少奇在中南海搬了三次家,第一次修得很好,他說不行;第二次,在中南海一個胡同里蓋一個小別墅,他還說不行;第三次在懷仁堂后面搞一個大院子,嶄新的大花園,非常豪華,以前的大地主就是那樣的,他才滿意。王光美住在那里高興得很,每天要換三套衣服,早中晚各一套,他們夫妻經常出來散步,中南海很多人都知道她一天要三套衣服,很講究。劉少奇就是不懂馬列主義的,也許他不是不懂,而是就要搞口頭馬列主義,不想搞真正的馬列主義,因為真正的馬列主義不許搞特權。文化大革命中劉少奇的秘書揭發說: “……困難時期,劉少奇吃螃蟹,吃一點黃,其他都扔了。他不吃,我們拿來吃又不好,不吃就只好扔掉了。 ”劉少奇全家過這種生活,這是困難時期啊!
至于鄧小平,他的確是很能干,但中南海的警衛戰士都知道,他從來都是講享受的。他的這一面毛主席是不了解的。鄧小平他家是一個大地主,他和他爸的一個小妾談戀愛,離家出走了。這事當時還鬧得很大,那個年代這是一種滅人倫的事,是孽子才干的。所以他后來也回不了家了,就去法國了,到法國后他也沒勞動過。1959 年國家進入困難時期,毛主席、總理都很節儉,可是鄧小平的養蜂夾道還是大魚大肉不斷,山珍海味不斷,而且還有各種娛樂設備,搓、摸、洗、泡什么都有,改革后出來的會館就是養蜂夾道那個模式的。
他實際上從那時就墮落為腐敗大官僚了,但毛主席還不知道。 (鄧小平后來還發展到強奸女護士。這個是后話了) 。
摘自《戚本禹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