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6 June 2016

“为什么你还在谈论(六四)天安门?”

本文译自《石英》2016年6月4日刊登的Ilaria Maria Sala的文章,题为:“为什么你还在谈论天安门”。
当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1942年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所有的宣传都是谎言”时,他并没有提到它的第二个最惊人的特点:宣传可以做到何等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
就拿北京的宣传来说:现代化、高度数字化,甚至很时髦,并越来越难以察觉,它具备深入渗进人们意识当中的能力。对于一些在中国当代政治中最有争议的话题,它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今天,许多年轻的中国人看待西藏、(六四)天安门、台湾、中共的合法性,或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都正是北京所希望的那样。
“你为什么还在谈论(六四)天安门?中国现在已经繁荣了”,去年11月一名年轻的中国学生在北京对我说。2013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一个关于西藏艺术的座谈会中,一名来自武汉的国际事务专业女学生严肃地看着我的眼睛,说:“在西藏,人们是幸福的。中国政府为了西藏的发展已经投入了数十亿。但我们都知道,美国想要入侵西藏,以此来削弱中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传播有关(中国)人权的谎言。”
2014年在耶鲁大学,当我在纪念斯特林图书馆的咖啡厅里与一些中国学生聊天时,我意识到仅仅说1989年的时候我在北京,是一名学生,就足以令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不舒服。“有趣的一年!”一人说。“打那以后,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我们的交谈明显冷了下来,另一人自发地说道。
而就在香港这里,几个星期前,当我指着街上一个香港支联会每年纪念六四死难者游行的海报时,一位四十来岁的上海熟人显然被激怒了。
“你去吗?”我问。
她看上去很生气:“当然不去!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去惹恼北京政府”,她说。
在与中国公民无数的交谈中,在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听到的信息通常是相同的:如果在1989年占领了天安门广场的示威学生“赢”了,中国就不会如此繁荣。.
----------
“如果在1989年占领了天安门广场的示威学生“赢”了,中国就不会如此繁荣”-我“服”了,典型的猪脑子思维,只配一辈子当共匪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