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11 June 2016

2001年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


若這篇文章真的是一位中學生所寫的,真的是替他們感到高興, 他們的新生代有這麼高度的文學素養。反觀,我們自己的下一代,充其量只能要求,不要太多的錯別字。原以為他是在背文章,太厲害了。在台灣國文教育不受重視,看看對岸的年輕人,中文造詣實在了得。
 《赤兔之死》中國大陸2001年高等學校統一考試的作文題,出得很有意思:
「一個年輕人,在漫漫人生路上經過長途跋涉,到達一個渡口的時候,他身上已經有了七個背囊:美貌、金錢、榮譽、誠信、機敏、健康、才學。渡船開出的時候風平浪靜,過了不知多久,風起浪湧,上下顛簸,險象環生。老艄公對年輕人說:『船小負擔太重,客官你必須丟掉一個背囊,才可安全到達。』看年輕人不肯丟掉任何一個,老艄公又說;『有棄有取,有失有得。』年輕人想了想,把『誠信』丟掉了水裡。──誠信被丟掉了,引發你想起了什麼?請以『誠信』為題,寫一篇作文。」
高考作文是根據提供的一段故事,讓考生以“誠信”為話題寫一篇文章,對“誠信”作出評價,文體不限。南京13中理科生蔣昕捷的作文題目是《赤兔之死》,以三國故事為基礎,編撰了赤兔馬為誠信而殞身的感人故事,讓閱卷老師拍案叫絕,給出了滿分;南京大學表示,願意破格錄取這名學生。

《赤兔之死》原文

建安二十六年,西元221年,關羽走麥城,兵敗遭擒,拒降,為孫權所害。其坐騎赤兔馬為孫權賜予馬忠。
一日,馬忠上表:赤兔馬絕食數日,不久將亡。孫權大驚,急訪江東名士伯喜。此人乃伯樂之後,人言其精通馬語。
馬忠引伯喜回府,至槽間,但見赤兔馬伏於地,哀嘶不止。眾人不解,惟伯喜知之。伯喜遣散諸人,撫其背歎道:“昔日曹操做《龜雖壽》,‘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吾深知君念關將軍之恩,欲從之於地下。然當日呂奉先白門樓殞命,亦未見君如此相依,為何今日這等輕生,豈不負君千里之志哉?”
赤兔馬哀嘶一聲,歎道:“予嘗聞,‘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今幸遇先生,吾可將肺腑之言相告。吾生於西涼,後為董卓所獲,此人飛揚跋扈,殺少帝,臥龍床,實為漢賊,吾深恨之。”
伯喜點頭,曰:“後聞李儒獻計,將君贈予呂布,呂布乃天下第一勇將,眾皆言,‘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想來當不負君之志也。”
赤兔馬歎曰:“公言差矣。呂布此人最是無信,為榮華而殺丁原,為美色而刺董卓,投劉備而奪其徐州,結袁術而斬其婚使。‘人無信不立’,與此等無誠信之人齊名,實為吾平生之大恥!後吾歸於曹操,其手下雖猛將如雲,卻無人可稱英雄。吾恐今生只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後曹操將吾贈予關將軍;吾曾于虎牢關前見其武勇,白門樓上見其恩義,仰慕已久。關將軍見吾亦大喜,拜謝曹操。操問何故如此,關將軍答曰:‘吾知此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他日若知兄長下落,可一日而得見矣。’其人誠信如此。常言道:‘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質高’吾敢不以死相報乎?”伯喜聞之,歎曰:“人皆言關將軍乃誠信之士,今日所聞,果真如此。”
赤兔馬泣曰:“吾嘗慕不食周粟之伯夷、叔齊之高義。玉可碎而不可損其白,竹可破而不可毀其節。士為知己而死,人因誠信而存,吾安肯食吳粟而苟活於世間?”言罷,伏地而亡。
伯喜放聲痛哭,曰:“物猶如此,人何以堪?”後奏于孫權。權聞之亦泣:“吾不知雲長誠信如此,今此忠義之士為吾所害,吾有何面目見天下蒼生?”後孫權傳旨,將關羽父子並赤兔馬厚葬。


簡評:
讀罷此篇臨場作文,令人拍案稱奇。一是故事新奇。作者以熟諳三國故事為基礎,編撰了赤兔馬為誠信而殞身的感人故事,其想像力實在豐富。二是立意高遠。文章將赤兔馬擬人化,讓它在同伯喜的對話中,顯示對關羽與董卓、呂布兩類人物的褒貶,實現了“真英雄必講誠信”的主題;且以“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質高” 一聯,“物猶如此,人何以堪”一句,抒寫了人生當擇善而從、唯誠信是瞻的志向,使文章的立意更上層樓。三是語言老到。通篇遣用純熟的古白話,散整錯綜,明白暢曉,文采飛揚,這種老到的語言功夫,是眾多考生無法望其項背。
  
一篇古白話 十年閱讀功 --考生蔣昕捷喜說“滿分作文”
 以一篇《赤兔之死》贏得作文滿分的蔣昕捷是南京13中理科班的學生,高考考完后,他就和几個好朋友結伴去泰山玩了,昨天夜里才赶回南京。今天上午,他在家中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揚子晚報消息,蔣昕捷是在媽媽的電話中得知自己的作文得了滿分,他說,當時很難形容自己的心情,因為用古白話書寫高考作文,能否得到閱卷老師的認同,心里也沒個底,但他堅持認為, 寫這樣的故事用古白話更恰當,表現歷史人物更生動,當然自己運用起來也更自如。剛拿到題目時,他覺得這次作文題目入手比較容易,但要寫好很難,當做到現代文閱讀時,文章中恰好提到了赤兔馬,他一下子像見到了老朋友,隨之呂布和關羽的形象也浮現在腦海中,他聯想到這兩個人物都与“誠信”相關,可以用到作文上,但如果單純做成人物評論,作文就缺乏感染力。接著他想到赤兔馬早年跟從呂布,后來又追隨關羽,關于“誠信”的話題,它應該是最有發言權的,于是就編撰出赤兔之死的故事。整個寫作花了50分鐘的時間。
一位閱卷老師在作文評語中寫到“明白曉暢,文采飛揚,這种老到的語言功夫是眾多考生無法望其項背的”,作為一名高中學生在高考臨場作文時如何能發揮得如此自如?蔣昕捷告訴記者這要歸功于平時的積累。從5歲的時候,他就迷上了听袁闊成的《三國演義》,小小的半導體成了他最親密的伙伴,一天要听七八場書。上小學后,他開始讀古典名著,《水滸》、《西游記》、《紅樓夢》,尤其是《三國演義》,他酷愛文中描寫的那個猛將如云、謀事如雨的時代,讀了至少三四十遍,很多章節都能熟讀成誦。除了古典文學,他還喜歡讀魯迅的雜文、錢鐘書的小說和一些名人傳記。也許是因為閱讀廣泛的原因,他的語文成績一向不錯。高中開始,老師要求他們寫日記、周記,文體不限,他就最喜歡用自己擅長的古白話抒寫,偶爾也作詩、填詞。但蔣昕捷也坦率地承認,自己的議論文常寫不好。
雖然對文學有如此之濃的興趣,蔣昕捷的高考志愿卻填的全是計算机系。他說,從高中開始對計算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尤其是編程方面。古今中外不少學者都是文理兼通,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也是融會貫通的,自己也希望能成為這樣的人,但在現實中,這种矛盾卻總讓他一籌莫展,看文學書籍要花時間,做理科練習同樣也要花時間,由于理科較為薄弱,老師和家人常督促他多做題目,他卻總有點排斥心理,結果高考果然“吃了虧”,數學題有好几道明明會做卻因為計算錯誤白白丟分。以后不管學文科還是理科,他兩樣都不想放棄,看來這樣的“時間沖突”以后一直都會存在了。
作文要想寫得好有什么秘訣呢?記者問了很多熱心家長最關心的問題。蔣昕捷笑笑說,其實古人早就說過,“讀書破万卷,下筆如有神”,最重要的是平時的積累,要博覽群書,尤其是中外名著,光靠課本上的几篇文章遠遠不夠。另外“留心處處皆學問”,比如高考前一天的晚上,他看央視8套節目,正好是專家在評論一部電影,用到“物猶如此,人何以堪?”的句子,他立即就記在心里了,結果就在高考作文中用到了。還有像“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質高”的句子都是從評書中听來的。

  老師眼中的蔣昕捷
語文老師蔡玉英說,得知蔣昕捷高考作文得了滿分她既高興又很惊訝,蔣昕捷真是闖出的一匹黑馬!因為班上有好几個同學作文都不錯,在區里市里作文比賽還得過獎,蔣昕捷卻不在其中,但再想想他能得滿分也在情理之中,因為他的語言功底是最好的,感悟力也非常強。平時每周都要求大家寫一篇隨筆,題目不限,蔣昕捷就常常用古白話文寫作,非常簡練,有的只寥寥數筆,卻很有靈气。由于語文功底不錯,蔣昕捷在語文上几乎不花工夫,除了平時愛看課外書。學校給高中學生開出了20多部中外名著,他都閱讀得非常認真,對古文和章回小說尤其感興趣。有一次語文課上講到方苞的《左忠毅公逸事》,老師要求學生上黑板將相關內容編寫成對聯,蔣昕捷編得最好。《三國演義》中很多描寫人物的對聯他都能倒背如流。但平時考試他的作文卻并不十分突出,尤其是寫議論文,總感覺很不順手,對那些可以自由發揮率性而為的作文則常常一揮而就。這次高考作文,蔣昕捷可以說是揚長避短,發揮出最佳的一面。
班主任喻克儉老師是教數學的,她告訴記者,蔣昕捷給她最深的印象就是有個性、有主張,比其他孩子要顯得成熟。平時在班上他沉默寡言,上課也從不主動舉手發言,表露自己,但心里非常有數。比如一次考試成績下降了,找他談話,他只有一句話:我知道了。但下次考試成績一定會赶上來,讓老師很放心。他屬于那种學習不太刻苦,但思維敏捷,比較聰明的學生,比如數學,他很少做題目,所以成績只排在中上等,但思維非常清晰,一點就通。高二開始,他的興趣逐漸轉移到計算机上,有時一放學就到電腦房,也玩游戲,不過他很有自制力,不會影響到學習。喻老師說了一件讓她印象深刻的事,高二時候她剛接手這個班,由于性格比較內向,蔣昕捷并不引人注目,但有一次和他深談卻改變了自己的印象,和一般的孩子不同,蔣昕捷非常有主見,不是那种老師說什么就听什么的循規蹈矩的孩子,但也不是特立獨行非常逆反的孩子,只有真正了解他才能知道這一點。


給《赤兔之死》減三分
蕭燕
     今年高考作文滿分作品《赤兔之死》近日被吵得沸沸揚揚。拜讀之后,覺得作為一個高三的學生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實屬不易,首先對于如此寬泛無邊的命題能夠想到這么獨特的角度,其次古為今用之巧妙,行文之簡練,結構之流暢,擬人手法運用之自然,專業的寫家也不過如此了。慨嘆“后生可畏,我輩不可媲美”。 

    但是,《赤兔之死》之后,便刮起了“赤兔馬”旋風,先是書店古文書籍熱銷,害得伙計一天得進三次貨。再是家長們爭相聘請家教給貴子補習古文基礎,說是今后古文吃香了。事才不過一月,《赤兔之死》之炒作已變成高考勁吹“文言風”的依據,這是一種明顯的誤導。如果我是判卷老師,不會給這篇文章“滿分”。 

    理由之一,高考考作文,是為了考驗學生的一般文字能力,看他能否適應更進一步的大學課程,而不是考你是否勝任研究古典文學或《三國演義》。學以致用是我們國家歷來提倡的學風。大學畢業后,做記者寫一篇報道,做工程師寫一篇施工方案,做部門主管寫一份技朮報告,做外交家寫一篇講演……統統不能用文言文吧?半文言也好、新文言也罷,都不可以。需要的是簡潔明朗流暢的白話文。文言文早已作為文化遺產退出了使用范疇,進入了研究的行列。在滿分范文示范下,假如有一天考大學的滿分作文漸漸多了些半文半白的新八股,豈不是徹頭徹尾的倒退? 

    理由之二,商品社會的特質使“誠信”的問題變得異常敏感和尖銳,几乎每個人每天的生活都會遇到“利益”和“誠信”的矛盾──商業運做中有,職場奮斗中有,家庭生活中有,情感婚姻中有……可以說俯拾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善于觀察的學生,完全可以借助現實生活的經歷選取題材來寫作文。完全取材文學名著,不能說是最佳選擇。另一篇考生作文《“無誠信”的病歷》可能就好得多,作者對社會現象敏感,愛憎分明,將來可能更有作為。會讀古書,只能算作善于讀書,會讀現實,才能算作學習做人。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判分者,是否還是沿襲了“讀書第一”的評分原則,而忽視了全面考察學生素質呢? 

    理由之三,據河南電視台報道,一名8歲的男孩,從小酷愛讀“三國”,玩三國游戲,將三國故事爛熟于心,他居然指出了《赤兔之死》中關于年代、人名等三處硬性錯誤。雖然這不是一張歷史卷子,不必吹毛求疵。但是我們不得不驚嘆這孩子的天才,竟然敵過了多少過眼高考作文卷子的老師和學人。另外也說明《赤兔之死》并非無懈可擊。 

    風聞《赤兔之死》作者是位理科考生,理科成績并不太好。所報理科學校准備“破格錄取”。按照人才培養中因材施教的原則,如果他被文科的中國文學專業錄取,或許更好。 

    總之在《赤兔之死》的一片叫好之中我們感到了一些不大對頭的東西,僅提請各位專家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