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Wednesday, 10 August 2016

美国真希望中国强大吗?

美国真希望中国强大吗?
这个问题实质上包含了三个小问题:什么是强大?强大用来干什么?如何才能强大?其实要回答这三个问题并不困难,但读友产生“美国真希望中国强大吗”这样的思维才是真正的问题,并且,针对这样的思维问题还不能简单用某种说理的方式去破解,麻烦就在这里。
美国希望中国强大吗?其实等价于:美国人希望中国人强大吗?进一步更具体些,奥巴马希望羽谈飞强大吗?如果“强大”不能具体落实到我们已经习惯了的 某种心里优势上去,中国人永远也不会接受“强大”的涵义。譬如,中国人看见一个外国人,不会很单纯只想到他就是一个人而已,一定会想到他身后国家的强弱力 量。假如我是一个地沟油生产商,在面对美国客户、赞比亚客户和中国客户时,我会毫不犹豫先卖给中国客户,再卖给赞比亚客户,但在美国客户面前我就得掂量掂 量后果了。我想,类似这样同工异曲的场景众读友一定不陌生吧!对,面对不同客户,我们使坏的底气大相径庭,原因就在于客户强弱有差别。与之相反,同样是面 对前面三个客户,假如我生产的是高品质色拉油,我还会在三个客户面前去区分强弱吗?绝不会,因为我已经掌握了强大心里优势的主动权。
上面这个假想的销售案情其实传递出这样一个真理:如果一个人想干野蛮的坏事时,他就会对强弱问题特别敏感,这就叫草木皆兵;相反,一个人如果在干文 明的好事时,他就对强弱问题特别钝感,这就叫淡定自若。人如是,国亦如是。一个总是干坏事的野蛮国家,到处都是敌人,对强弱特别在乎,因为自己有软肋;相 反,一个总是干好事的文明国家,四海皆朋友,就无所谓强弱,因为自己无处不强大。
因此,人也罢,国也罢,在以文明为主流秩序的格局里,强大源自你的道德而不是你的胳膊,弱小源自你的缺德而不是你的落魄。注意,前提是以文明为主流秩序的格局里。
就说美国吧,请问美国强大吗?废话,很多中国人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扑哧一声就笑了,但我很想说,笑声小点儿。譬如,我羽某,看见美帝的航空母舰、 B52和F35,就感觉特别亲切、特别美丽、特别特别慈祥,即便它们抵近我家屋角,我也不会有丝毫紧张和恐惧。这就说明美帝在我羽某心里就无所谓强弱,它 越强我越安心。但是,我相信中国有很多人不是我羽某这种心情,看见美帝的大杀器就如丧考妣,他们当然不希望美帝强大,迫切诅咒美帝一夜衰落。
那么,我们现在也同样可以反问一个问题:“中国真的希望美国强大吗”?答案肯定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关键取决于你我究竟属于哪部分人。但至少我羽某是希望美帝强大的。
前面我们已经讲了,在以文明为主流秩序的格局里,强弱取决于道德的高低,但在以野蛮为主流秩序的格局里,情况就复杂了,结论也许相反。
就说中国吧,中国很强大吗?这就不好说,但我羽某认为它非常强大,因为我逃无可逃,每每看见这国穿制服的公家人眼睛一瞪,我就双腿发软。线上线下全 是实名制,出门动步全是摄像头,我总觉得自己既像小偷又像恐怖分子,连发个帖子说句话都是潺潺仅仅如履薄冰。因此,中国在世界是否强大不好说,但可以肯定 的是,中国对中国人民来说是天下无敌。真的,我不怕美国,但我怕中国,他娘喜皮。这说明,美国、中国、羽某,三者当中一定出现了一个缺德鬼,缺德者的强 大对人类就是一场灾难。说说,谁会希望缺德者强大呢?
现在又重新回到读友提出的问题,“美国希望中国强大吗”?关键取决于中国是什么样德行的国家。如果中国也像美国一样有道德,他凭什么担心中国强大 呢?正如羽某凭什么担心美国强大呢?如果中国不像美国一样有道德,那美国就真的担心了,正如羽某对中国很恐惧,其实是一个道理。美帝自己虽不担心安危,但 也得替弱善的小兄小弟担心啊。
国家之间总是在比强弱,正如人与人之间总喜欢比强弱,其实二者都是长期习惯比较幸福的价值观之后,固化成的一种弱肉强食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源 自等级秩序社会强制教化结出的恶果,当对这种恶果的毒性和味道完全适应之后,就会内化为生物基因代代传承。太恐怖了。但是,这种基因只可能在等级社会生根 发芽,一旦土壤环境变异,它就自动退化得无影无形。
美国建国时远比乾隆爷的大清弱多少条街啊,费城制宪的先驱们,从来就没有奢望美国有今天这么强大,他们当时每一个人就只有一个理想:让自己快活些, 再快活些,谁敢动了他们的快活,他们就会提起火铳干他丫的。当时他们就这么简单,今天这个强大的美国绝不是他们故意的,真的,这是一个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 意外结果。即便是今天,美国人依然承袭了他们开国先贤的快活基因,去尼玛的国家强大,对于个人来说,快活才是至高无上的。因此,美国是因为快活而强大,绝不是因强大而快活。这个快活就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