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1 August 2017

华国锋与邓小平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前中共主席华国锋病逝,中共为华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从出席者看,规格甚高,包括胡锦涛在内的所有应届政治局常委均有出席,而包括江泽民在内的第三代领导层,除了卧病在床的李鹏,也都有出席,相关讣告和官方评语,显示了当权者的复杂心理。

官方终于承认,华国锋在整肃四人帮这场斗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回想当年邓小平把华国锋赶下台时,为了贬低华的历史地位,邓及其控制的喉舌,曾一度否认华在整肃四人帮事件上的首要作为。而把所谓主要功劳,归到叶剑英头上,但私底下叶剑英和李先念却都证实,是华通过李首先找叶,主动提出要解决四人帮,华国锋说干就干,行动果敢,叶剑英汪东兴等人所起作用,不过辅助而己。事后叶曾亲口说,整肃四人帮这件事,我做不来。换了邓小平也做不来,只有华国锋

华国锋抓捕四人帮,在手段上,属于宫庭政变或军事政变,政变在民主国家,不合法,被视为大忌。但在极权国家确是天经地义,华看似愚钝,却胆略过人,颇有些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气魄,照四川话说,是莽胆大。连中共元老陈云都后怕的说,党内斗争,下不为例。然而就是这种莽胆大,往往在关键时刻,开启历史新页,所谓厚重少文,除吕安刘,当代周勃等溢美之词,都被错放在叶剑英身上,但显然这个比喻,放在华国锋身上才恰如其份。四人帮原本是毛指派的讬孤人物,毛泽东的四大顾命大臣,竟被一锅端,可见华之胆略非同寻常。四人帮中,有江青、张春桥等政坛老将,竟毫无防范。反衬华在动作之前的静气,全然不动声色,江青居高临下,张春桥老谋深算,王洪文曾为勇夫,姚文元笔杆子了得,竟不敌华国锋。

为确证自己继承大位的正统性与合法性,解决四人帮之后,华国锋让中央高层出示毛泽东写给他的三张字条,也就是毛临终前的三道手谕,照过去方针办,不要着急慢慢来,你办事,我放心,然而若干年后在四人帮受审法庭上,江青却念出毛的完整手谕,你办事我放心,有问题找江青。华腰斩毛的手谕,其厚黑,不可小觑。多年后邓小平指控华国锋坚持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做出了决策,我们要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但话并不符,事实上抓捕毛宠信的四人帮,让邓复出位职,平反一九七六年天安门事变等,证明华维护毛,又颠覆毛,在那个依然沉浸在对毛崇拜和迷信的年代,作为毛亲近的接班人,短期内华就做出一系列改变,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说华是凡是派,其实邓也是凡是派,邓竭力保毛,不亚于华。华有两个凡是,邓四个坚持就是四个凡是。华一当政就提出拨乱反正,抓纲治国,虽然那个纲还是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有名无实。华的要旨就是治国,毛泽东式的激烈阶级斗争,从华国锋那里暂时停了下来,重提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很粗糙,但华总算把那个疯狂的党扭转到经济建设方向上。可以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始于华国锋,尽管他没有这样表述。

通常解读改革,只改革现行体制弊端。包括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真正的改革如果从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抓纲治国算起是一九七六年,如果从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错案算起是一九七七年,如果从赵紫阳万里大胆尝试农村改革算起是一九七八年。

改革伴随开放,一九七八年华国锋出访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归国后,感慨道:“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对外经济合作完全开放,搞补偿贸易,吸收外国投资,合作经营,生产合作等,看来也没有损害国家主权”,他批评说,中国关门一起搞,既不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又由国家垄断出口,因此华提出吸收外国贷款,结束闭关锁国。

中共新闻元老胡绩伟指出,一九七八年初华国锋派团到西方考察取经,应是中共对外开放的起点,换言之中共的“改革开放”在华那里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华国锋与邓小平最大区别,华不善于为自己谋,改革家的名义都被邓包走了,中共党内不少人说华老实厚道,对他颇有好感。但奸诈之党岂能容下老实人?华被逼退位,应在情理之中。

华国锋最大失策在于顶不住叶剑英等人的压力,耐不住邓小平的求情。而应允恢复邓小平工作,等于放虎归山,纵虎出笼,等出山后暗自结党,反客为主。华的政治生命被亡于邓之手,退位后华国锋曾对陈永贵发感慨,搞阴谋诡计邓小平比四人帮厉害多了,我们对付四人帮还可以,哪里对付的了他呢?

可见厚黑学,华国锋略略胜于四人帮,却远远输于邓小平
,华的厚黑水准至多接近厚黑学的第一层次,也就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而邓的厚黑水准超过厚黑学的第二层次,那就是厚而坚硬,黑而发亮,民间盛传华国锋是毛泽东的私生子,对此传言中共官方始终没有出面否认,毛、华二人先后做古,历史谜团依然无解。

毛泽东死后的中共领导人外界划分,通常有改革派和保守派二大类。被划为改革派的人物先后有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乔石、李瑞环等,至于华国锋虽早就被邓小平排挤在梁山排座次之外,但其开创时代的作为,却无可否认,仍然算上改革派,按照中共正史邓小平被封为开改开放的总设计师,然而1978年当万里在安徽,赵紫阳在四川施行农村改革时,邓小平却不敢表明态度支持万里和赵紫阳

联产承包的实验很快见效,四川、安徽二个农业大省的农民迅速获得温饱,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的民谣,顿时成为天下美谈随后四川、安徽的经验推广到全国,短短几年时间就解套了几十年公社化所祸害的农民温饱问题,显然这是赵紫阳和万里对“改革开放”事业立下的头一桩功劳,而且他们的开创在邓小平之前

至于政治上拨乱反正,平反冤案,首功则推胡耀邦,先任组织部长,后任总书记的胡,大力排除干扰,高调开展工作,昭冤雪恨不留余地,对照之下邓大有保留,他说对57年反右不能完全否定,对有些右派还是应该反的,只予改正不予平反。

1980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全面展开的那一年,赵紫阳升任国务院总理,主持全国的经济工作。1981年胡耀邦出任总书记,80年代也是邓小平迈向权力颠峰的年代,邓大权独揽,于其说是凭借新功劳,不如说是依仗老资格,邓全权委讬由胡、赵负责党政一线工作,尤其赵,涉及面更广,先任总理后当总书记,在此之前赵还先后主管沿海大省广东和内地大省四川,邓本人基本上属于怡养状态,抱孙子,打桥牌,冬眠上海滩,夏游北戴河。

正是赵紫阳和胡耀邦实际担当了“改革开放”的重任,成为关键时期的关键人物,继农村改革出现绩效后,1984年他们又开起了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党政分家,政企分离,胡赵曾担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中共大染缸里的厚黑风气对他们二人不可能完全免疫,胡耀邦曾被邓小平当棋子,充当攻守华国锋的急先锋,其间或许也用过一些厚黑技术。

例如在会议上临时动议,改变会议主题或议程,对华发动突然袭击,赵紫阳本人曾对其老战友杜道正坦承,老杜你知道我过去也是很左的,现在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张,很显然胡/赵二人从共产党的冷血官僚变身为亲近民众的开明派和改革派,经历了一个转变过程,这二人身上的厚黑成份,相对而言到底要低的多,甚至说的上不善权谋

典型的例子是邓小平假意提退休,胡耀邦竟不知是试探,一口同意,令邓不满而且疑惧,胡被邓为首的老人帮逼退时,竟不做抵抗,还违心认错,甚至于嚎啕大哭。这些都反映胡在政治上的稚嫩,也就是罢免的生活会上,邓一语双关的对胡说,你对华国锋始终恨不起来,邓的意思至少有这么一层。胡对华没有厚黑到底,在邓小平的哲学里厚黑不够,竟也成为胡耀邦的一条罪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