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9 September 2016

《西江月·携手看花深径》 年代: 宋 作者: 贺铸


携手看花深径,扶肩待月斜廊。
临分少伫已伥伥。此段不堪回想。
欲寄书如天远,难销夜似年长。
小窗风雨碎人肠。更在孤舟枕上。


作品赏析
【注释】:
此词爱情词中的佳作。全词用笔句句紧逼,用意层层深入,沉郁顿挫,情厚意婉,将主人公与恋人的别后相思之情抒写得淋漓尽致。
上片首二句以极其工整的对句,温馨旖旎地写出了男女欢会这样一种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情态:一对情侣 ,在姹紫嫣红、争芳斗艳的小园深径里携手赏花,在夜静人寂、凉风习习的幽雅斜廊上扶肩待月,卿卿我我,情意绵绵。这两句极其生动而概括。
接下来两句一反起首二句追忆欢会时的热烈缠绵,陡然转入今日回想时的悲凉,形成感情上的巨大落差,从而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产生了动魂荡魄的艺术效果。
“怅怅 ”,迷惘不知所措貌。上句以一“已”字,突出了惜别之际,稍作延伫,已经若有所失、怅然迷茫的悲哀;下句又以“不堪”二字相呼应加倍写出今日回想时的痛心疾首,凄婉欲绝。这两句与李商隐《锦琴 》诗中所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可谓意境相类,但各尽其妙。
下片四句层层深入地具体说明往事不堪回首的原因。第一句“欲”字,是说自己主观上的愿望。和心上人分别之后,羁宦天涯,见面固然已属痴想;然而谁料就连互通音问,互慰愁肠这一点愿望也由于人如天远,书无由达而落空呢?“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主观的愿望被客观的现实无情地击碎,在这种情况下去回想旧日的欢会 ,这是一“ 不堪”。第二句“ 难”字,是客观环境对自己所造成的影响。“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一个人对着孤灯,凄清寂寞,百无聊赖,在漫漫长夜中咀嚼着分离的痛苦,当然会产生长夜如年那样难以销磨的无限感慨 。这是二“不堪”。第三句“小窗风雨”是耳边所闻 。听着风雨敲打窗扉之声,词人不禁肝肠俱碎。
“碎”字极炼而似不炼,情景两兼,可称得上是著一字而境界全出 。这是三不堪 。第四句收束全词,以“ 更在 ”透进一层,指出以上之种种,全发生,在“ 孤舟枕上”,把羁旅愁思、宦途枨触与恋情打成一片。这是四“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