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hursday, 8 September 2016

曾经矜持的中国商人

大 概在古罗马时代,中西之间就有贸易往来了。东西方恰好在同一时段,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帝国,一边是罗马,一边是汉朝。彼此也不是不想交往,但两个帝国山川阻 隔海洋阻隔,还有中间人的阻隔,一直都没碰着面。从那时起,中西之间的贸易,一直由中间人来操办。先是安息人,后来是阿拉伯人,每当中国人或者西方人想要 亲自来往的时候,中间人就会采取各种手段将之吓退。所以,无论丝绸之路上一骆驼一骆驼的丝绸,还是海路上一船一船的瓷器,居中主导的,都是中亚商人,这些 人,也有定居或者半定居中国的,在汉唐,被称为胡商,在元朝,被称为色目人,跟统治民族蒙古人关系好的不得了,社会等级很高。
中西之间的贸易,总的来说,西边的积极性要高些。所以,各种面目的胡商来的就多,隋唐和宋朝的都市里,熙攘来往的,尽是些高鼻深目而且虬髯的家伙, 害的我们的唐三彩里,也尽是这样的形象。中国的传奇小说,也一直都在传诵他们的神奇,如何慧眼识货,如何出手阔绰,还外带守信用。这种现象,反应在贸易 上,就是西边要中国的货多,而中国要西方的东西少。在前工业化时代,国际贸易交易基本是是以货易货,但东方的出产,西方要的多,而西方的出产,东方要的 少,是会影响交易热情的。更关键的是,西方的产品,中国人拿到之后,很快就会消化,自己生产,而东方的出产,西方却长期造不出来。丝绸和瓷器,西方人喜欢 的不得了,但就是弄不出来。好容易打听到丝绸是蚕吐的丝做出来的,但即使把蚕种弄了回去,如何养蚕,植桑,缫丝,纺织,也个个都像巨大的拦路虎,怎么过也 过不去。瓷器就更玄,欧洲直到18世纪初,才有一个叫伯特夏的人发明了一种玻璃不像玻璃、瓷器不像瓷器的东西,这种洋瓷器才勉强可以充数算作瓷器。反过 来,外面传进来的东西,无论是作物,西瓜、胡麻还是玉米番薯。还是器物,乐器还是棉布,只要你有,我都会有。更要命的是,西方人眼里的稀罕物,在中国一点 都不稀罕,丝绸也好,瓷器也罢,都可以大量出产,后来,这样的物品,又多了一宗茶叶。而西方人,偏偏是越来越喜欢这些东西。
这样一来,在国际贸易中,中国商人就变得很矜持起来了。偶尔走出去做生意的中国商人,在西方商人眼里,很不职业。只是把货物摊开,定好价格,等人上 门,不推销,也不还价,一副爱买不买的架势。双方言语不通,全凭手势交易,但中国商人,只收金银,从来不买别人的东西,货卖光了,拿钱就走人,真真气煞人 也。当然,这样牛气的商人,一般说来,前提是他的货基本上不愁卖。当年来到中国交易的胡商,除了带金银之外,能被中国人接受的物品,就只有中国稀少的象牙 和犀角这类稀罕物。了解这一点,你就可以明白,为何缺少象牙,根本就没有犀牛的中国,能留下了和出土那么多象牙和犀角工艺品。14世纪的一位佛罗伦萨人, 写了一本经商手册,谈到契丹(指中国)时,总是告诫人们要带够金银,从不张罗带什么西方的什么特色的货物。
后来,16世纪西方地理大发现,中亚人的贸易中间人地位瓦解。来到中国的西方人,先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人,而后是荷兰人,再往后是英国人。他们的贸易 困惑就更大,一方面,由于殖民地的掠夺,欧洲的手工业革命,刺激了欧洲的消费,尤其刺激了贵族和富人对于东方物品的强烈爱好。但日益强大富庶的西方,却依 旧拿不出什么东西,可以跟中国交换的。由于中国货需要量超大,此前的象牙犀角什么的,根本不足以应付,只能付硬通货。好在被发现的美洲,秘鲁的波托西有富 银矿。而欧洲人发明了用水银提炼白银的方法,使得白银的生产大规模增加。于是,西方的商船,就从秘鲁运了白银,来到中国买商品。等到英国人来主导贸易的时 候,他们的国民已经养成了喝下午茶的好习惯。茶叶,变成了从中国进口的最大宗商品。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也只好用白银买,还搭上了部分出非洲黄金海岸出产 的黄金。有人说,美洲的白银支撑了差不多两个世纪的中西贸易。
17、18世纪的中国人,跟以往一样,不需要西方的产品。倒未必是中国人都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产销不对路。作为日常消费品的羊毛制品,不合中国 人的口味,一些顶尖的产品,比如《红楼梦》里提到的贾宝玉穿了、被晴雯补好的金孔雀毛的大氅,也只有北方的少数贵族才有需求,少的可怜。大量富人集聚的南 方,这样的东西,一点销路都没有。西方来的钟表,倒是抢手。可惜这样的物品,在当时的西方,也是手工制作,出产量不大。而且,中国的工匠,很快就学会了仿 制,作为皇家和少数富贵之家的摆设,有点也就行了,这样少量的进口,根本抵消不了大量的茶叶和丝绸。在明朝末年,由于满人的压力,朝廷一度发展起购买西洋 火炮的热情。但随着明朝的覆灭,兴起的清王朝,面对的敌人都是武器层次低的游牧人,这样的热情也消退了。
进入19世纪之后,英国人在印度发现了罂粟制成的鸦片,在尝试着把这种毒品输入中国之后,意外地发现,中国人非常喜欢。其实,中国人知道这种东西, 宋代方勺写的《泊宅篇》,就记载了国人用罂粟治疗腹泻的事。但是,中国人一直不知道这种植物,还可以割出浆来制成鸦片。恰恰这样的技术,缅甸和印度人掌 握。于是成瘾的毒品鸦片,逐渐取代了美洲的白银,成为交换中国茶叶丝绸的对等货物,直到中国人出不抵入,只能用自己的白银来换鸦片了。
到了这个时候,中国商人的矜持,也就逐渐没了。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中国政府要禁烟,英国人打了一场鸦片战争,从此,中国变成了鸦片的乐土, 战后,鸦片进口量猛增。顽强的中国人,不久还是将之本土化了,自己出产的鸦片比如云土,质量据说已经超过了进口的公班土(印度鸦片)。只是,西方来的工业 品,逐渐站稳了脚跟,富裕的中国人用洋货,慢慢成了习惯。中国商人,就再也矜持不起来了。
2014-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