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hursday, 12 May 2016

不仅硕士嫖娼死,教授照样嫖娼死

现在每个热门新闻的保鲜期仅仅只有3天了。
当我们被死者雷洋刷屏的时候,早就把魏则西和陈仲伟抛在了脑后。可能有人还不知道雷洋是谁,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案情。
5月7日20:00,北京警方接到群众举报,霍营街道某小区存在卖淫嫖娼问题,于是警方快速出警。
21:00,雷洋从家出发,去北京首都机场接来看他刚出生2周孩子的亲属。此后“失联”。
5月8日凌晨,雷洋家人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称雷因涉嫌嫖娼被警方逮捕,但在去派出所时他竟然跳车想逃跑,被警方再次控制后他又突发不适,结果被警方紧急送医,但抵达医院时已经死亡。
雷洋的亲朋好友不相信这样一个北京名牌大学的硕士,会在孩子出生2周之后,会在去机场接亲戚之前,跑去嫖娼,不仅嫖娼,还被警察抓住,还莫名其妙死了。于是大家掀起了一阵舆论攻势,希望警方给个说法。
其实警方已经给了说法,但是大家普遍表示不信,希望警方能提供视频证据,因为警察出警都需要配备执法记录仪,这是无法抵赖的,有了视频一切都清楚了。奇怪的是,目前为止没看到视频证据。
此时我忽然想到一个人,他的经历几乎就是雷洋的翻版。这个人的名字叫“程树良”,在14年前的2002年5月11日(马上就是14周年忌日),他遭遇了几乎完全一样的剧情。
44岁的程树良,是武汉理工大学被破格提拔为正教授的年轻才俊,硕士研究生导师,校系统仿真与控制中心主任,已内定的武汉理工大学副校长人选。曾是交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的得主。
2002年5月9日,程树良与弟弟程树翔一起驱车回老家参加亲戚的葬礼。10日下午,二人参加完葬礼,回到黄梅县城住宿,准备次日中午返回武汉。
5月11日早晨7时半,程树良步行到了西街。进入了一家发廊,嫖了个娼,然后就被当场抓住,在扭送公安局的过程中,他竟然选择了跳车逃跑,结果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程树良的家人赶到医院,当地官员提出,鉴于他是知名大教授,我们可以按照交通事故来处理,这个建议被他家人否决。
程树良的家人当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不相信程会去嫖娼。首先,他回老家是参加葬礼,不会有心思去嫖娼啊;其次,中午就要回武汉了,谁会一大清早就跑去嫖娼?再次,程的为人和口碑一向很好,都要当上副校长了,没人相信他会去找那种廉价妓女。
接着,官方就开始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是,有三轮车司机看到程树良被卖淫女喊进了发廊,由于程不愿用避孕套,因此妓女体内还留有程的体液,嫖资总共是190元。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举报人竟然就是发廊老板!
如果你把整个事件梳理一遍,其实真相很简单。程树良一大早跑出去逛街的时候,被卖淫女喊进了房间。花了190元做了全套之后,程树良就想回家。但此时,发廊老板不让他走,因为他已经打电话让警察来抓程树良了。
为啥发廊老板要举报他,一般人想不通,其实说白了也非常简单。发廊老板定期给公安局提供“猪仔”,就可以换取公安局的保护。在当时,抓一个嫖客可以罚5000块钱,这钱有七成是留给公安局的,三成上交当地财政,抓嫖抓赌都是公安局的创收手段。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猪仔”呢?猪仔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1,不能是无赖流氓,因为无赖流氓脸皮太厚,他们不怕你通知单位(无业),也不怕你通知老婆(无妻)。大不了让你关几天,你也不能永远关他一辈子。
2,必须是有正当职业的体面人士,这样只要稍微吓唬一下,他就乖乖交上5000元钱。因为他太害怕你通知单位了,一旦别人知道他嫖娼,他宁可自杀。
发廊老板给警察送猪仔,警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廊老板就能继续做生意,这是给白道交保护费,这和给黑道交保护费的本质是一样一样的。
让警察没料到的是,这次的猪仔有点不一样,他为了掩盖嫖娼的事实,宁可跳车!警察真的不想他死,他死掉对警察也没有好处,警察只是为了那5000块钱罚金。倒霉的教授,跳车之后脑袋着地,摔死了。
为啥程树良如此害怕?我们再来提一个叫陆德明的人,他当年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也是嫖娼被抓,结果被复旦大学开除,后来连工作都找不到。
陆德明更冤,他和老婆吵架,老婆不给他进家门,他跑去茶室遇到了一个妓女,妓女说自己生活困难,陆德明竟然跟她谈感情,还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对方。后来妓女敲诈了陆德明多次未果,就把名片交给了警察。
说完了程树良、陆德明,再来说说雷洋。我相信雷洋肯定嫖娼了,警察真的不想雷洋死掉,可是雷洋是人大硕士,孩子刚刚出生2周,马上还要赶去机场接亲戚,这一切逼迫他想逃跑。结果他遭遇了和程树良一样的悲剧。
雷洋的身份和程树良、陆德明没法比,人家一个是正牌大学的教授,一个是顶级大学的经济学院院长。照样是一个死,一个身败名裂。
我这篇文章,只想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你是地痞无赖,那么尽管去嫖娼,但如果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最好别去嫖娼,因为你会被当做“猪仔”给卖掉。更不能给妓女留名片,这可是定时炸弹。因为你是有身份的人,这些恶人就会来敲诈你,他们知道你为了维护颜面宁可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些代价,是你根本承受不起的。
再过几天,雷洋这个名字就会像魏则西一样被我们遗忘.
------------
好文。让人们更清楚的认识了共匪的警察是什么货色。
---------


14年前《南方周末》报道的湖北教授嫖娼致死案


2002年,彼时风华正茂的《南方周末》刊发了一则《‌‌“教授嫖娼致死案‌‌”疑云》的报道,讲述的湖北武汉理工大学教授程树良因嫖娼而最后死亡的案件。联想到5月7日人大硕士雷洋的案件,社长拜读完此文后发现,两案之间神似之处实在太多:都因嫖娼,跳车死亡,不配合办案……至于雷洋案是否会以程树良案的模板结尾,我们拭目以待!
不过不管结尾如何,14年来,很多事情并没变,一切都是套路
以下为原文:
■教授奔丧,被疑嫖娼在家乡黄梅猝死
■官方调查结论:嫖娼,不服管教跳车身亡
■家属和民间质疑官方结论,认为其中疑点颇多
5月20日,程树良的尸检报告出来了。下午召开的由省市县多方参与的案件通报会称,程树良既嫖了娼,又系自己跳车身亡。这就意味着,除了‌‌“监管不严‌‌”外,警方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果真如此的话,程的死可谓极不体面,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他的身份:44岁的教授、硕士生导师、九三学社武汉理工大学副主委、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得主。
案情通报会从下午3时开到天擦黑,死者的弟弟程树翔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时,他对记者说此事疑点太多。
奔丧者的不归路
5月11日上午,程树良死在了自己的家乡,他多年难得一回的家乡。
程树良死于奔丧途中。5月7日接到舅舅的死讯时,作为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及系统仿真与控制中心主任,他正忙于中心一个项目的收尾工作。程树良1958年出生在湖北最东南角的黄梅县农村,家庭贫困,父亲离世后,是舅舅供他与弟弟念完大学。
5月9日,程树良与弟弟程树翔一起驱车回老家。10日下午,二人参加完葬礼,回到黄梅县城住宿,准备次日中午返回武汉。11日早晨7时半,程树良步行到了西街。一位‌‌“麻木‌‌”(方言:搭客三轮车)司机作证说,他看到程树良走过来,双手摸了摸头,拍了拍手,早晨很清爽的样子。这时大约8时刚过,地点在县交警大队对面。就在这时,一个发廊小姐站在门外朝他使劲招手,程树良很奇怪的样子,走了过去问‌‌“干什么‌‌”,结果就被小姐拉了进去。
接下去发生的事目前还无法知晓。程树良被众人发现的第二个场景是在大约30分钟后,隔发廊五六个档口、约50米外的地方,这里是一条小巷与西街的路口。按照多位围观者的说法,8时40分左右,一个戴着眼镜的‌‌“矮子‌‌”(即程树良)与一个‌‌“长子‌‌”相持不下,‌‌“长子‌‌”拉着‌‌“矮子‌‌”身后的皮带不让走,‌‌“矮子‌‌”显得很生气,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掏出手机,被‌‌“长子‌‌”一把夺过来。‌‌“矮子‌‌”说:‌‌“你别这样做,我认识你们县委书记。‌‌”‌‌“长子‌‌”说:‌‌“县委书记有什么了不起?‌‌”就这样相持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人从东边走过来,‌‌“长子‌‌”埋怨来人道:‌‌“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怎么现在才来?‌‌”有人认识来人是一名姓石的警察,石某掏出警官证给‌‌“矮子‌‌”看,随后,一辆面包警车从东面驶过来,‌‌“矮子‌‌”被塞进车子,往东驶去。
程树良被人发现的第三个场景是在几分钟后,在车站街。据一位在街边做生意的目击者描述,大约9时10分左右,他猛地听到前面‌‌“嘭‌‌”地一响,接着‌‌“吱‌‌”地一声刹车,只见前方马路边上一个人仰在地上,一辆面包警车停了下来,三个人马上从车上蹿了下来,只见地上的人鼻子流出血,人在抽搐,大家还以为是车祸。不久,地上的人被送到斜对面的县人民医院……
就在这一切发生时,程树翔为联系不上哥哥焦急万分,‌‌“手机打了几十个都没人接‌‌”。直到11时左右,他才接到县委副书记许振球的电话,‌‌“马上到县人民医院二楼‌‌”。
程树翔赶过去,发现许振球及县政法委书记柳萍都在。许振球当即说,‌‌“你哥哥嫖娼被举报,在警车押往派出所途中,由于承受不了那么大压力,跳车死亡。有老板、妓女的讯问笔录为证。‌‌”
听到这里,程树翔‌‌“头顿时大了,一片空白‌‌”。许振球继续说,‌‌“考虑到你哥是大学教授,顾及他的名声,打算按交通事故处理。‌‌”
政法委书记柳萍也是这番话,并说,‌‌“善后、赔付都好说。‌‌”
官方结论及家属质疑
记者在黄梅采访时,‌‌“警察打死教授‌‌”之说已经传遍黄梅县城,全城都笼罩着一种异常气氛。
5月11日事发后,政府方一直保持缄默,没与死者家属联系。直到14日上午,黄梅县政府有关人士才找到程树翔,协商尸检问题。
14日下午,黄梅县主要领导召集各科局级干部开紧急会议。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会议主要由县检察院检察长通报案情:程于5月11日8时多进美容厅,先洗头,洗完头又上二楼按摩,按摩完后程即问‌‌“打不打炮‌‌”,打完炮后店老板举报。民警闻讯前来执法,欲将其带往派出所,途中程不服管教,自己跳车,送往医院抢救不治身亡。事发后县里成立专案组调查,警察没有打人,但是确有看管不严的责任。会议要求所有干部不要起哄,不要信谣、传谣。一位县领导强调,‌‌“这个案子是铁案‌‌”,‌‌“要相信黄梅县委县政府有能力把这个事情摆平‌‌”。
湖北省、黄冈市司法部门也参与了此案的调查。5月15日上午,市检察院、市法院及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的法医联合对程树良进行尸检。
5月20日,由省市县司法部门及当地政府官员向死者亲属通报,尸检结论证明程嫖过娼(‌‌“妓女体内残留物经化验与程血型相同‌‌”),死亡原因系自己跳车头部着地。这次官方更加细致地通报了当天的细节,包括程不愿用避孕套,事后一共支付190元钱,包括洗头费、按摩费及嫖娼费,如此等等。一个值得一提的变动是,原来黄梅方面称报警者是发廊老板,这次则改为是一个匿名电话报警,此人无法找到。
对这种种说法,死者家属称有诸多疑点:为什么没有目击群众证言?目击群众称,8时40分左右即看见一个‌‌“长子‌‌”扭住程不放,而这时‌‌“长子‌‌”已经完成了‌‌“抓嫖‌‌”,并与程相持了一段时间,按照官方的死者8时20分进发廊的说法,意味着程在十多分钟的时间内要经历洗头、按摩、等待线人叫来妓女(记者注:按官方说法,妓女是发廊从外面叫来的)、付款等等事情,这合理吗?报警者显然是一个重要证人,先说为发廊老板,现在又变成了一个匿名电话,究竟是谁?
据实施抢救的县人民医院医生描述,程在送到医院时,脸色发青,眼眶青紫,左耳出血,鼻口腔淤血,这时呼吸心跳都没有了。做心内注射,心肺复苏,抢救半小时无效,宣布死亡。死亡后随即做CT显示,脑部系广泛性脑挫伤(脑出血)、枕骨骨折、广泛蛛网膜下腔出血。表明头部受到猛烈撞击。
程树良的同事纷纷反映,武汉理工大学少了一名称职的教授,也少了一个能独挡一面的管理人员。程去年刚刚被提为教授,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1998年,他主持研制的远洋船舶轮机仿真训练器获交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程树良出任系统仿真与控制中心主任后,中心承接各类项目达1800万元,他是项目主要的负责人和技术骨干。
同事对他的评价是‌‌“独立工作能力非常强,思维敏捷,富有创造性‌‌”。程树良给人的另一个印象是执着。早在六七年前,计算机还在用DOS操作系统的时候,他就把其内核(汇编程序)读了一遍,‌‌“这一方面要相当强的理解能力,另一方面要很强的毅力‌‌”,大家电脑遇到病毒,都请他用汇编程序解决。
‌‌“性格耿直,发表意见从不拐弯抹角。提起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没意思’是他的口头禅。‌‌”另一名经常与程树良一起出差的同事说,在社会事务方面,程可以说是单纯的,虽然他已44岁。‌‌“出差在外,从来不去娱乐场所,业余的最大爱好是抽烟、上机。‌‌”
程树良死去时穿着一双破袜子。妻子黄华说,也许是从小生活艰难,丈夫一生节俭。去年他们搬了新房,至今不少邻居电表显示5000多度电,自己家只有2000多度。丈夫一般都在校内理发,3元钱一次,发型永远是自然型的,数十年如一日。
程的妻子黄华说,丈夫从来不会恭维人,一般来说男人哄女人是很正常的,但他从来不哄自己。‌‌“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死,‌‌”黄华泣不成声地说,‌‌“这件事只要他稍微转点弯,先承认了,再作计较也不迟……‌‌”
民间的猜测
在黄梅,坊间的猜测大多倾向于‌‌“程不会嫖娼‌‌”。‌‌“堂堂一个大学教授,怎么会瞧得起不入流的野鸡?‌‌”也有人分析道:‌‌“找小姐只有在高兴时才有心情,程此行是奔丧,怎会有心情?‌‌”如此等等。
不过,这些仅仅是猜测。
5月14日,黄梅官方在案情通报中提到,‌‌“5·11‌‌”事件中警察前去执法是因为发廊老板的举报(后又改为匿名电话举报),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发廊小姐卖淫,老板当对警察避之惟恐不及,又何故主动邀请警察?
黄梅县城百姓向记者反映,肇事发廊周边百米内还有两家‌‌“黑‌‌”发廊。一位开小店的吕姓大爷说,他的小店地处发廊后门的必经之路,派出所经常到这里抓嫖,隔三岔五就有一次,嫖客有服服帖帖跟着走的,也有不服气挨打的。
另外一位王姓大妈说,到发廊抓程树良的那个‌‌“长子‌‌”,经常到这里来抓嫖,有一次她看到有一个嫖客被打得下跪。不过,这些‌‌“嫖客‌‌”是不是真的嫖了很难说,有的人路过发廊看见小姐站在门口招手,稍微犹豫一下就可能被拉进去。‌‌“你们外地人最好连边都别沾。‌‌”一位的士司机对记者说。
一位政府官员说,在黄梅,每抓到一个嫖客罚款3000-5000元,甚至更多,罚款就放人。
记者通过多种关系,联系上黄梅县公安局的一位民警,‌‌“我们确实有创收任务‌‌”。他说,但他表示不能说具体数字,并说,‌‌“制定目标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提高工作的积极性。‌‌”黄梅县公安局行政科一位朱姓科长则否认局里制定了创收任务,但他透露70%的罚没收入财政会返还给公安局。

对于当地的群众来说,程树良的死远没到水落石出的地步,他是否陷入‌‌“抓嫖生财‌‌”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