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8 February 2016

黎蝸藤:領土真的那麼神聖嗎?

在中國媒體中,經常看到一句鏗鏘有力的話:領土神聖不可侵犯,接著的一句就是,國家領土主權不容談判。 
把領土神聖化無疑是為了增強國人對中國和鄰國之間的紛爭的關注,以及合理化中國方面的領土訴求。但是我們必須看到,領土神聖化卻不符合歷史事實,或者說,無論在歷史上還是在現實中,領土都不是這麼神聖的。 
總所周知,自古以來,各個國家的領土範圍就一直在變動。中國在秦朝之前,長期只限于中原到長江一帶。秦朝之後才開始擴張到華南地區。到了清朝,才再次擴張到鴉片戰爭前的疆域。近代以來,中國的疆域開始縮小,直至今天的狀態。如果領土真的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中國就應該繼續聲稱自己疆域的最大領土,而不是和俄羅斯簽訂邊界條約。周邊國家也應該向中國聲稱它們各自最大的疆域時在現今中國範圍內的領土。推而廣之,全世界的領土都要陷於紛爭之中。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中國舉出領土神聖論時最喜歡舉俄羅斯的例子。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俄羅斯土地大,但沒有一寸是多餘的”被部分視俄羅斯為精神家園的狂熱分子津津樂道。可是這些狂熱分子沒有提到,事實上俄羅斯就是歷史上侵佔中國最多土地的國家,所謂“沒有一寸多餘的土地”其實有不少就是從中國掠奪去的。狂熱分子這時就不提中國領土神聖不可侵犯了。 
事實上,俄羅斯歷史上也不是這麼把領土視為神聖不可侵犯。太遠的例子就不說了,說說較近的例子吧。 
阿拉斯加最早的時候就是俄羅斯的領土,可是在1867年僅僅以720萬美元就賣給了美國。當時720萬美元,相當於現在9000萬美元。阿拉斯加面積150萬平方公里,沒有一寸多餘的土地的俄羅斯認為每平方公里地才值不到5美元。可見,領土有時也沒有比錢重要。 
除了賣地之外,俄羅斯也不乏放棄領土的先例。 
在1905年日俄戰爭中,俄羅斯被日本擊敗,把庫頁島南部和千島群島割讓日本。俄羅斯並沒有宣稱領土神聖不可侵犯而和日本血戰到底。 
1918年,列寧統治下的蘇聯為了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鞏固蘇維埃政權,不惜力排眾議,和德國簽訂《布列斯特條約》,割讓大片東歐領土給德國,加上從蘇聯中獨立的國家,蘇聯放棄的土地共126萬平方公里。在當時尚可一戰的情況下,和也快到了強弩之末的德國簽訂這個合約,只能解釋為為了鞏固通過暴動而上臺的蘇維埃政權。可見,俄羅斯人的領土神聖觀中,領土也不比政權來得重要。 
在戰爭之外,俄羅斯通過談判失去控制中的土地的例子也不少。 
俄羅斯在1929年就佔有了中國的黑瞎子島。之後,黑瞎子島就被俄羅斯視為領土的一部分,實際控制超過70年。可是在2001年,中俄談判,俄羅斯把黑瞎子島的一半交給中國。可見,“神聖”的俄羅斯領土並不比中俄關係來得要緊。 
就是說俄羅斯土地沒有一寸是多餘的普京也不認為領土是多麼的神聖。俄羅斯在戰後控制北方四島60多年。在2004年,普京也向日本提出把北方四島南部的齒舞島和色丹島交給日本。可見,“強人”普京也認為俄羅斯的領土也不是沒有多餘的,用於換取日俄之間的和平協議是完全合算的。 
放眼到國際,領土的談判、仲裁、交換和變遷比比皆是。特別是面積細小的海島,通過國際仲裁解決主權爭議的更加常見,也沒有看到爭議雙方把領土上升到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的。 
即便是中國,“領土神聖論”也不過是近年來才流行的。在北京政府建立後的長時間內,把自己控制的領土給予鄰國也比比皆是。 
這些領土有談判中交換的。 
比如,1960年,中國和緬甸簽約,宣佈放棄了清末以後被英緬方佔領的傳統領土面積約7萬平方公里的江心坡。也放棄一直實控的南坎(220平方公里),換取了片馬等地區(135平方公里)。以實控領土而論,失去領土85平方公里,相當於20個釣魚島。 
有慷慨送予他國的。 
比如1962年在中國和朝鮮的邊界劃分協議當中,中國把長白山以南劃歸朝鮮。長白山自清朝以來一直是中國領土。在協議中,長白山主峰以南一帶劃給了朝鮮。中國失去了230平方公里的領土,相當於51個釣魚島。 
也有先借於他國,最後送出的。 
比如位於北部灣的白龍尾島(Bach Long Vi)和南沙大部分島嶼一樣是無人居住的小島。日本戰敗後,中國佔領了這個島嶼。在1955年,中國北京政府進駐白龍尾,並設立行政區。可是1957年, 中國把白龍尾“借與”北越,成為反美的據點。在80年代中越關於北部灣劃界的談判中,中國要求收回這個島,但是最後在2004年的條約中卻正式規定白龍尾 屬於越南。(注:這裡採用的是中方的說法,在越南方面說法完全不同,這裡暫且不表)。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建國之後絕大部分失去土地的事例都發生在毛澤東時代。網上看到某毛左因為某個老人反對毛澤東就稱其為“漢奸”,並揮以老拳。殊不知,按照狂熱分子的標準,丟土甚多的毛澤東才算是實實在在的漢奸。毛左的思維真是費解。 
綜上所述,領土其實並不如同某些人所說的那麼神聖。無論對爭議的哪一方來說,都存在可供妥協的空間。特別一些面積細小的法律地位模糊的領土,通過談判和仲裁確定其歸屬並不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
---------
统治阶级为了巩固政权,出卖(其实是赠送)国土根本不在话下。受教了,原来当年的列宁时期的苏联也是一样的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