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13 February 2016

與習近平老弟商榷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羅宇)

習老弟,你當了最大的官,我仍稱你為老弟,很多人說不合適。我則認為,如果你聽得進去,中國在你的治下還有希望。
我老爸和你老爸在戰爭年代沒怎共過事。進城後,曾同在國務院當副總理,結為莫逆之交。你老爸文革後復出,我老爸已仙逝,你老爸和齊心阿姨(習近平母親)仍來家中探視,問寒問暖。
之後,齊心阿姨經常自己走着到我家來,約我母親一起去人大會堂看戲。我經常給齊心阿姨開門,見了我母親,總是那句話:他沒時間,咱們倆一起去。直到八七年,你老爸反對整胡耀邦,被鄧小平、楊尚昆定為「精神病」,軟禁到深圳,我母親每年去廣東度寒,仍去探望你父母。
九九年,你老爸被允許回京一次,擺了幾桌,當官的一個沒請,就請了一幫當權者不大理的老太太。餐桌上,耀邦的夫人李昭阿姨問我母親:「你知道習老為甚麼被軟禁在深圳?」我母親答:「知道一點,不詳細。」李昭說:「就是因為整耀邦時,習老跟薄一波拍了桌子。」

遍地危機源於一黨專政

那時,薄一波和江澤民正勾結的火熱,想方設法把薄熙來推上高位。現在你坐上大位,這個機會來之不易。因為專制體制沒有接班機制,所以這裏面有多少陰差陽錯,你比我清楚。你首先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來)政變的陰謀。但反貪腐,你怎麼反?全黨都腐,無官不貪,你反貪,就是反黨。常委裏,一個支持你,一個中立,四個等着你垮台。
你要真反腐,真想把一個腐敗的中國共產黨重新變成一個廉潔的為人民服務的黨,像戰爭年代的中共,唯一的辦法是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今天的中國,遍地危機:信仰危機、道德危機、環境危機、經濟危機、金融危機、教育危機、醫療危機、資源危機。總之,沒有一方面沒危機的。為甚麼?總禍根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
如何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
首先要解除報禁。你在聯合國說:自由、民主、平等是人類共同的價值。中國人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還談甚麼自由、民主、平等。我的書在國內也不讓出。《憲法》寫明的權力,在國內都行不通,還談甚麼依憲治國。你可千萬不要說一套、做另一套。有了新聞自由,官就不敢貪了。紀委止不住貪,這已是實踐證明了的真理。
其次是解除黨禁。只有允許反對黨存在,中共才有可能重新變為廉潔。看看國民黨,就有啟示。
第三是司法獨立。中國有《憲法》,但無憲政。所有人辦事都不遵守《憲法》。首先是中共辦事不守法。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都是中共帶頭違法。
第四是選舉,所有的官都得民選,哪還會容易有貪官?
第五是軍隊國家化,軍隊不得參與政爭。
這五條是民主政體的基礎,中共領導下的大陸一條沒有,所以被稱為獨裁專制,是世界上最落後的反人民的政治制度。我們的老爸都是毛澤東農民革命的主要參與者,這個革命趕走了帝國主義,在中國歷史上就站住了腳。但是革命成功後,沒有建立民主政體,而是建立了一個專制政體。這就是毛澤東不如美國華盛頓的地方。
我們都吃盡了專制政體的苦頭,我們總應該比前輩進步。當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專制與民主的矛盾,中國大陸與民主世界格格不入,民主世界六四後制裁中國至今,就是因為中國是專制政體。六四是中國政府屠殺中國人民,鄧小平可能認為,這和你民主世界有甚麼關係,這個關係就是你鄧小平違反了民主理念,民主世界就制裁你。
今天,四十歲以下的大陸人已經不大知道甚麼是六四了,只有香港和台灣的中國人還是年年紀念六四。民主世界對中國的制裁絲毫不鬆動。法國、英國、意大利、美國的軍火商,一直想解除對中國的制裁,好跟中國的貪官做軍火生意,民主世界就是不允。
你訪問美國,國內說這收穫、那收穫,可是你不會跟美國人談解除制裁,因為你知道談也沒用。聽說,你認為中國今天最大的危機是信仰和道德的危機。民主世界對中國的制裁就是表明了民主世界信仰和道德的力量。你反政變,有天時、地利、人和,成功了。但反腐,用現在的辦法,肯定成功不了。因為全黨都腐,無官不貪,誰和你一起反?
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誼,可以說悄悄話。但專制體制下,沒渠道,只好越洋喊話了。
(註:現年71歲的羅宇,是解放軍大將羅瑞卿次子,與習近平同屬太子黨。他曾任職解放軍總參謀部,1988年授大校軍銜。1989年出席法國航空展,因不滿中共六四鎮壓逾期未歸,1992年被江澤民頒令開除軍籍黨籍。羅宇早前在香港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透露自己是香港艷星狄娜(梁幗馨)的最後一任丈夫。)

羅宇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from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203/19397429
-----------
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二)
寄居海外,心繫祖國。讀到前不久北京隆重紀念胡耀邦誕辰100周年,近平老弟你親自出席,發表長達半小時的長篇講話,黨媒譽之「重要講話」。細讀之後,為兄有所感觸,執筆匆就,並借港媒進言。
紀念胡耀邦,所有的人自然想到六四。紀念胡耀邦而不提六四,老百姓就會想,這個紀念有多少誠信。網上說,你也認為今天的中國最大的危機是信仰和道德的危機。為甚麼中共領導了六十多年,黨沒了信仰,人沒了道德。就是因為中共做了太多沒有誠信的事,如果繼續做,到哪兒去找信仰和道德?
至於吵吵用甚麼規格紀念耀邦合適,我看更無必要。1989年耀邦走時,北京至少有幾百萬老百姓自發上街悼念。1997年鄧小平死時,有一個老百姓上街悼念嗎?人心可鑑,這就是老百姓心中為執政黨定的規格。
耀邦在位時,最得人心的政策就是平反冤假錯案。你接手的政權,最大的冤假錯案就是六四和法輪功。你和這兩件事沒關係,而且這兩件事都是徹頭徹尾違反國際法和中國憲法。所以老百姓寄望你為這兩件事平反。
但你上台三年了,有關政策一點沒變。老百姓開始認為你是為鄧小平、江澤民背黑鍋,現在則開始懷疑你是不是要堅持錯誤。有人說,再給習總兩年,他現在阻力太大。如果真是這樣,也不是不可理解。
這兩件事是繞不過去的。越早平反越好。當老百姓寄望於你時,你就有機會:得人心者得天下。不要搞到老百姓失望了,那時你就沒機會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老百姓過去曾擁護過共產黨,現在則不擁護了。老百姓沒變,是共產黨變了。 please only add this icon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please only add this icon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被迫進行改革代價將更高
世界民主大潮滾滾向前,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越南共產黨自己想清楚了,宣佈五年內放棄權力,舉行大選。緬甸軍政府也自己想清楚了,已經把權力和平移交給民選政府。這都是順應世界民主大潮。鄧小平的六四,是逆歷史潮流。現在老百姓都寄望你能引領中國順應世界大潮,融於世界民主政體。
政治改革,你剛上台時提過一下,現在則不大提了。領導人能自己想清楚是最好。社會可以平穩進步。社會付出的代價和損失也最小。網上說你周圍的人也有人建議你學蔣經國。蔣經國就是自己想清楚了,所以台灣就平穩的進入了民主世界。沒有動蕩,更沒有流血。最多就是在議會大堂裏吵吵架,搶搶麥克風。習老叔(仲勛)在民間的形象就是自己想清楚了的人。
如果自己想不清楚,要老百姓逼着政治改革,那社會付出的代價就會很高。六四就是老百姓逼着鄧小平政治改革,鄧小平為了一己之私利,頑固不化。結果釀成慘案,學生流血犧牲,整倒了改革派的趙紫陽,換上了一個發揚光大鄧小平貪腐的江澤民。
今天中國的現實,官員貪腐遍地,危機無處不在,軍隊買官賣官,已經證明了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說是理論也好,設計也好,是完全錯誤的。如不改弦更張,中共必將崩潰。六四後我之所以辭職,離開中國,就是因為我已預見到:人民軍隊向人民開槍,黨政軍的腐敗將一發不可收拾。
我沒想到你會坐上大位。所以今天對你寄於希望。希望不是幻想。

羅宇
--------
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三)

近平老弟,新年已過,但仍隔洋致以新年問候,祝老弟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治國得道,大有作為。
前兩封信,愚兄冒昧直言,指出老弟治下的這個黨,正面臨重重危機。老弟重任在肩,力挽大廈不傾,壓力可想而知。其實,要想中共不崩潰,依愚兄之見,唯一的辦法是逐步有秩地民主化,除此以外沒有其他辦法。
首先要像鄧小平全面徹底否定毛澤東的文革一樣,全面徹底否定鄧小平六四開槍鎮壓學生,向全國人民賠禮道歉,對死難者給予賠償。對軍隊進行憲法教育,讓每個戰士都懂得,軍隊是人民子弟兵,絕對不許向人民開槍。解放軍槍口只能對外,不能對內。
第二就是全面徹底否定江澤民對法輪功以及其他宗教團體的迫害,向他們賠禮道歉,對受迫害者給予國家賠償。懲辦黨政軍內活摘器官的劊子手。這兩件事你如果辦了,中共在老百姓心目中還可能恢復一點往日的光輝。當然,接下來就是平反鋪天蓋地般的大大小小冤假錯案。
比如像愚兄我這個小案,稍稍知道一二中共官僚制度程序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冤案:羅宇辭職了,軍委批了,羅宇走了,六個月不交黨費,自動脫黨。兩年後江澤民還簽發一紙「軍委主席令」,開除羅宇軍籍、黨籍。羅宇那時既非軍人,也非黨員,你這個令怎麼成立呢? please only add this icon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please only add this icon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得人心者得天下
就這麼簡單明了的一件事,一眼就可以看出江澤民為一己之私利有意造假。折騰了二十幾年也翻不了案。今年六月我曾給老弟你寫了信,迄今也無回音。我這還是蠅頭小案,也就是江澤民非法剝奪了我的一切福利。很多大案,連人都整死了。
你老爸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是因為毛澤東不喜歡習老叔(習仲勛)了,因為習老叔和劉志丹的關係,和彭德懷的關係。我老爸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是因為毛澤東要拉攏林彪。都無任何誠信可言,全是胡說八道,胡作非為。如果中共不恢復戰爭年代那種誠信,彼此的誠信,對人民的誠信,中共怎麼可能不崩潰?
我覺得民意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讓你的粉絲們做做民意調查。凡是你做了的事和想做的事,都可以聽聽老百姓的意見。比如反腐,我猜老百姓贊成的就多些,但老百姓不知道你為甚麼不懲辦兩個最大的貪腐者。你外訪,灑那麼多錢,可能贊成的人就少些。
中國還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甚麼向外灑那麼多錢,幾百億幾百億美元往外灑,也不為自己的貧困兒童多辦點事?這些孩子有的就夢想擁有一雙新的解放鞋。我在海外看了中央電視台的記者採訪這些孩子,我都流淚。
習老叔比較想人民之所想,大家都認為你會比習老叔還進步。所以外界對你有希望,愚兄我在大洋這邊也對你寄希望。這個希望非常珍貴,如果失望了,就完蛋了。
越洋喊話,實際也就一句話:得人心者得天下。

羅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