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12 February 2016

人民币贬值和危机

汇率由外汇市场上的人民币和美元的供求决定。如果供求严重失衡,就会导致货币危机。这个外汇供求反应在中国国际收支上。其逆差会压迫货币贬值,顺差使货币升值。国际收支包括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经常项目包括外贸、旅游、服务等方面的收入。中国经常项目下2014年顺差2100亿美元,2015年顺差2900亿美元,带来大量外汇收入。因此,迫使人民币贬值的问题一定是中国资本项目(包括金融和遗漏)下的巨额逆差,也即资本外流。
资本和遗漏项目包括:归还外企本金与返利,付外债,境外投资,以及灰色或地下转移等。2015年尽管有经常项目赚入的2900亿美元外汇,中国外汇储备还是减少了5100亿美元。可以推算,在资本项目和遗漏项目下的外流已达8000亿美元。加上假报进口等其它方面,2015年全年资本外流,据彭博社估计有1万亿美元。更令人担心的是,这个资本外流还在加速。2015年12月单月资金外流达1587亿美元(彭博),外汇储备创纪录地减少了1070亿美元。如此下去,中国的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也会很快枯竭。中国外汇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处理不好将形成货币危机。
注意中国和其它发达国家不同,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还不能自由兑换。中国全口径外债也数量有限可控。这意味着,这1万亿美元的资本外流,大部分是人们假借投资、还债等各种名义,或者干脆走灰色和地下渠道,卖出人民币换成了美元外汇。
为什么这两年大量资本加速外流,人们如此恐慌?资本追求的无非是高回报和低风险。就回报而言,人民币银行利率比美元高2个百分点,回报还高。剩下的解释就是在中国的投资风险系数增加,政治大环境发生不利于商业经济的恶化状况。举两个最近发生在我周围的典型例子。一个国内商人在我们那里花了6百万美元,“投资”了一块地和一个商业,然后撂在那里即不开发也不营业,每年还要白给美国政府缴税。你说他的投资有什么回报?明明是负回报,他也要把资金外流到美国。另外一个例子是河北一城市出来的普通夫妇。他们刚卖了国内房子,倾家荡产将全部钱转出来。太太原来在国内是小学教师,丈夫做小生意。现在在这里打工,想方设法转签证搞移民。我问他们何苦。他们回答说,现在国内“许多做法很左,象回到文革那样,大家担忧”。
从上述例子到海内外媒体网络的普遍报道,可以看见资金外流的原因是目前中国政治环境恶化,仇富仇外气氛弥漫,红卫兵魅影浮动。在“加强党的领导”和“做大国企”的口号下,民企公营化,国企党营化,经济问题政治化,外资和私有经济被歧视挤压。在爱国强国的口号下,国际关系紧张,法治倒退到连律师都能被成批抓捕,使外商、华商、企业家,百姓恐惧。这些做法显然比邓江胡时代倒退。大气氛恶化了,结果资本用脚投票,大量出逃
温家宝说过,“要警惕文革悲剧重演。没有政治改革,那么后三十年经济改革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资本从过去的大量流入变成大量出逃,人民币从升值变为贬值,印证了温家宝的红卫兵魅影政治将惩罚经济的警告。中国执政当局需要改变目前的政治左倾做法,去除党治人治,尊重市场和法治,承认普世价值,使百姓免于恐惧。这样才能稳住国际资本,稳定人民币汇率,避免可能的更严重经济危机.
------------------
一个例子是河北一城市出来的普通夫妇。他们刚卖了国内房子,倾家荡产将全部钱转出来。太太原来在国内是小学教师,丈夫做小生意。现在在这里打工,想方设法转签证搞移民。我问他们何苦。他们回答说,现在国内“许多做法很左,象回到文革那样,大家担忧”-有远见者的做法是“惹不起(共匪),但走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