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16 July 2017

生活在现代国家,没有什么比政治更能影响公民的命运了

公民只能通过公共空间的公开发声和行动来制衡当权者的行为,接受这种公共空间的舆论监督,是权力唯一合法自立的途径。如果声音无法发出,或者无论怎样哭闹也无法影响当局的行为,当局可以不经过民意就执行决定很多人命运的政策,这自然会滋生出焦虑情绪、逃跑主义、犬儒心态,乃至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各种病态,而后深入到每个人生活的细枝末节
【感觉】这东西,是不可分割的,你无法妄想能把社会带给你的影响,从你的生活和工作里剔除出去。
很不幸的是,从禁言同性恋、女权乃至各种社会组织开始,中国公民几乎已从公共空间全面溃退。(用【几乎】这个词是因为还有人没放弃)
原本,经济的发展促生出人们参与和改进社会的意识和愿望,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如果不是政府打压,中国的公民社会早就起来了。
这两年我接触了很多做社会工作的朋友,都是对弱势群体的苦难充满同理心的年轻人。我总说不能要求人人都当战士,要容许普通人在强权下的害怕和退缩,毕竟人生宝贵。
我也从来都不认为外国人就比中国人勇敢、比中国人素质高觉悟高,其实在任何一种危险之下,选择自保的人都是大多数。记住,这并不可耻。
但是,这些社会工作者就是站在第一线的战士,他们身体力行地改善着我们共同的生活环境,他们虽天真,却是巨婴国里的成年人。
一味指责这些社会组织是被西方境外思想腐化,把自我民族的命运投射到他者身上,是对这些拼命努力着的中国普通人的深深蔑视。所以你们爱着的国家,究竟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还是这个国家里渴望生活得更好的人们,以及他们所创造出来的社会财富?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而政府却将这个国家的概念与他们对立。
蒋方舟写过一篇讲中产阶级爱跑步的文章我印象深刻,说中产阶级如何把自己的精力和热情投入到日复一日的跑步事业中,从而一次次体验生活的假高潮和蒸蒸日上的幻觉,却装作对身边某个巨大的黑洞视而不见。
作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本该有知识有能力监督上层权力者,扶持下层弱势群体,结果却没有渠道也没有意识负担社会责任,并推动社会和国家的进步,实在非常讽刺。这篇文章出来不久【七个作家】公告就被封了。
我关注了很多公告,在封号大潮来临后,如今乍一看之下都是争先恐后地歌舞升平,但是我都不看了。心里明明知道有一个无法回避的深渊在看着我,所以一切若无其事的和谐都变成了矫饰的假象。
我可以理解有人对政策有不同见解,比如说无论人类社会发展到公元几年,还是会有人赞成信息管制和文字狱有利于民众身心健康,还是有人认为威权主义应该凌驾于人权法律,还是有人管政府叫爸爸妈妈,觉得是他们赏了老百姓饭吃所以后者理应打骂任挨。但至少我们对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实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这是交流的基础,也是社会能够维持下去的基础。
不过,基于事实地讨论问题本身就是一种奢望,人从来就不是根据事实来认知和行动的,谎言和故事操纵着历史。正因为如此,经历了无数血与火的教训,人类才深刻体会到自由的信息来源、可靠的多方叙事有多么重要。
说白了,这是避免所有人都钻进同一种意识形态的牛角尖,既容易给他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也容易抱团自我毁灭。
写了这么多杞人忧天的话,也知道并无卵用。我不是战士,只是个无比爱好自由的普通人,所以我更佩服那些牺牲自己的生活和生命为我争取过自由的战士,从古至今皆存在。能为他们发声的时候就算逼逼也要逼逼两句。
胡适曾说,当大船沉没的时候切记要拼命自救,不可随它而去。鲁迅也说,倘若这世上没有光,我便是唯一的炬火。
我读书少,也不知道更高级的名人名言。总之,保护好我们对世界的好奇心和对他人的同理心,不忘自由之滋味,相信潮水的流向是我们每一个人所追求的方向汇聚而成。
诸位以身迎向寒冬的朋友多多保重。
发完这篇文章,我也准备好迎接这个号突然消失的时刻了。
这个号之所以从开通以来,就不断狂言乱语,不时发些踩地雷的文章,还能活到现在,全靠各位读者的信任和爱护,以及不转发不讨论的高度革命自觉(我说真的),因为粉丝少,我才有机会尽量和你们每个人交流,尽量回复每个留言,在这纷扰世事中相识一遭。对此我很知足。
心虚的时候,我总是想:【你就是只小蚂蚁,谁还真屑于掐你似的。】便有了点侥幸得以写下去.
---------

所以,专制国家,越快离开它,越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