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Wednesday, 12 July 2017

只要撕下“中国特色”的皮儿,冒出来的尽是一堆破烂

“百年了,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有点进步吗?”资中筠先生这沉重的感叹,若观眼前、沸沸扬扬地的鼓噪与喧嚣,就更振聋发聩、惊心动魄哩。可这些都是那中国特色里最核心里的顽劣哩。
清末的《苏报》案文字狱,不仍由镇压与掠夺《炎黄春秋》重演吗?义和团围攻使馆的灭洋,不也由围攻肯德基再现吗?还是中国特色吧?
爱国,这是好情感,爱这片生养自己的乡土,很人情、很人性。若用此变成主义,既违情理,也没逻辑。国家就是收税来服务纳税人的机构,与物业公司服务小区居民同属。能圣化美化威权化,崇拜得五体投地,再说成一种主义吗?
过去,国家是皇帝的,岂不是爱皇主义?但皇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是说的管辖权,非所有权,那社会,产权仍属私人。所以,十八世纪英国首相威亷、皮特说平民的磨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即公权不能侵犯私权,这既是严复说的有“群已权界”,更是洛克说的:“公权,不可私有,私权,不可公有”的界定。如今,没公私权界了,不分国库党库了,中国人的私房,何止警能进、官能进,命令你被监视居住,就可把你家变成牢房,例如:无缘无故,诗人刘霞就这么在家坐牢。而且是:有任意拆你房的霸道,官能拆,商能拆。这种党国,早就是比皇帝的国更垄断更强霸的权力集团,还无耻地自称“人民共和国”哩,觉悟者,早不承认是自己的国,改称牠是:你国、赵国了。这爱国主义,便是一种蒙汗药,骗你把赵国爱成阿Q那样他爱的赵国哩!
再说穿点,他们用马克思主义这种迷药失效,因为马克思说:工人阶级是先进的领导阶级,这政权早变工人为买断工龄下岗的流亡阶级,而他们口头还剩点马主义,信仰的尽是拜金主义。只好熬爱国这麻醉剂,来迷乱人了,俨如当年喝了义和团大师兄画的神水的作用,喝了可亢奋得赤膊上阵,如打爱国鸡血针似的疯狂:前两年,爱国主义者受钓鱼岛亊件激愤,便上街砸日本车,打开车中国人,把车主蔡先生砸成重伤,至今瘫着。现在,南海仲裁亊件,又引出围攻肯德基的狂人,人家除了那招牌是洋的,资金多数中资,员工尽是同胞。岂不砸自己人饭碗吗?这与义和团烧教堂、灭洋教,说信教的二毛子是汉奸,如演同一出戏,不正再证明资先生说的百年了,仍没进步吗?
对此,看不过去了,作家王朔忍不住在微信上,向这种脑子进了水的人说:“有一种人,在日本,叫法西斯,在德国,叫纳粹,在中国,叫爱国者”。我给补充说:这类人,查一下文化基因,他们爹叫红卫兵,他们曾祖父叫义和团。这段子,资中筠先生看了,也会点头吧?
那些爱了国的,以为这么爱了,就可受宠受奖,或有安全感。可历史却告䜣他们:恰相反!更受罪受惩:义和团10万拳民进京保驾灭洋,却引起圆明园被八国联军再次焚烧,颐和园也遭劫,赔款4、5亿两银子,逃亡西安回京的慈禧、光绪,虽下了罪已诏,却把一肚子恶气出在义和团身上,杀了多少保皇的义和拳民,用以安靖列强呢?再看50年前进京勤王的红卫兵与召见的造反派,也让他们称雄一时,得势几天后,如聂元梓、蒯大富等风云人物,谁不关进监牢?就是王力、关锋、戚本禹这些以笔冲锋者,老毛的马前卒,也不免牢狱之苦。而效阿Q手执钢鞭将你打也手执铜扣皮带把老师教授打的红卫兵,受宠时称老毛的小将,谁又逃得了上山下乡,实为放逐之灾。林彪还说是变相劳改哩。被驱逐消化到山野、草原。多少青春少女插队到公社,等于送入那些村霸土豪之虎口,失贞者何止以百万计?所以,那些还说上山下乡是光荣,是青春无悔的,被笑为害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从保慈禧爱国,到保毛爱党,再到今天新的反美爱国,难道不是爱国者们的伤心史吗?
这些年,大讲“中国特色”,如上文所说,义和团的特色,既活在红卫兵,也活在今天爱国者身上。老佛爷的垂帘听政,既活在老毛听国家刘主席的政,又活在邓小平听胡耀邦赵紫阳两总书记的政,还活在江瘪三听胡、习的政,这垂帘听政不是很中国特色吗?而义和团、红卫兵,到今天扮演爱国者的,不仍是一脉相承的中国特色哩?当下,用五毛与警察护卫党,一查老底,仍是皇权下锦衣卫与太监魂的普及泛滥呵!剥开中国特色,他们坚持的,尽是陈腐政治文化的落后与糟粕,可还大吹马上要做世界的NO1了,不可笑更可恼吗?
爱国主义,这不能叫理论的理论,既是社会主义阵营解体、马列主义破产,在民主自由潮流冲击下,无奈时只好抓住来救命的稻草,也是中国人较重的家国意识,认为可利用来充实虚空的中国特色,但是,略具知识也知道这是无用的破烂,请看他们祖师列宁训示的是:“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塞谬尔‧约翰逊的话更一针见血:“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安卜洛斯皮尔斯更讽刺说:“爱国主义,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
略举以上三段犀利的评论,就彻底把这爱国主义的毒,剖析得十分透彻了。中南海养大批所谓秘书智囊,《华严经》里的“初心”都找出来装饰讲稿,却没见过这些对爱国主义批判的经典之言吗?
于是,我们从处处冠以中国特色的中共话语系里,翻捡出的陈腐与破烂,除了资中筠先生举出两要害之外,还包藏着:儒家讲的忠孝,以古老的忠君孝父意识,来加固他们爱国实为爱党观念。唤起人们的家国意念,移置于今天的党国体制。以此,去抵御现代的平等意识,便于延续专制的方便统治。使这社会只有从上到下的管控,而永远无从下而上的监督与问责,在民众的心理上,他们就用忠孝先把平等观念扼杀了。
很明显,宣扬中国特色最核心的意图,是用中国特色筑一道堤坝与长城,去防普世价值,去堵民主潮流。在全球化加信息化的今天,物质可交流,可畅通,精神却封闭与设防,这精神的贫瘠与苦竭,难怪他们只能重复百年前的慈禧与义和团的老谱,包装在中国特色里,或者在孔儒的卷帙里,找点残渣熬点什么心灵鸡汤,兴起新的尊孔读经,来做其中国特色的脂粉、油漆,这种与世界进步的文明与思想文化为敌,枯槁自己的创造活力,今天的全球一体化,坚持中国特色实是以此达到坚持专制罢了,可能吗?撒币外交撒得够傻逼了,为何仍然在世界孤立呢?处当今世界,还想用慈禧与义和团那种文化软件来搞现代化,只能重复百年前的悲剧了。什么中国梦,这种专制王朝的中兴梦,同治、光绪两皇帝都做过,甲午一战破碎。把他们那“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摹仿成专制为体,巿场为用,这种梦新吗?不破产吗?只要撕下“中国特色”的皮儿,冒出来的尽是一堆破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