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11 July 2017

负责替钱江纵火案洗地的三人组的嘴脸(分析一下共匪水军的操作手法)

三人组的嘴脸应该能看得很清楚了吧?其实之前很多次公共事件,他们都是这个套路——
一个负责理客中,以记者身份挖掘所谓的“内幕”,然后制造反转;
一个负责定基调,以场外评论员的身份说“XX你真是太善良了,太笨了!”,用感性的手法引起旁观者的同情;
剩下一个跟狗一样,对有理有据提出质疑的人扑上去一顿猛咬。
由于这套组合拳非常厉害,三个人粉丝加起来上千万,之前的多次公共事件,他们顺风顺水,披荆斩棘。
可这次他们栽了。为什么栽?
并不是反对他们的“我们”有多强大。我们依然是弱势群体,现场第一份录像也是唯一的录像,还是负责理客中的那位找到之后公布的,这说明他们依然牢牢的占据对一手信息的把控权。
这次是因为,受害者无限接近“完美受害者”。
白手起家,辛苦创业,一家五口,和谐美满。
出事之后,有条有理的写微博,要公道;
直接的纵火嫌疑人当天就被抓捕;
三个小孩的漂亮可爱与无辜枉死也很容易激起大众的同情;
最关键的是:不少人都居住在城市里,也有不少人住在10层以上的高楼。大家都是很辛苦赚钱才买的房,供楼贷款估计还得好几十年。
我们自然而然都会想到:如果我住的楼消防设施也不达标呢?……
我们来看三人组的策略:
一开始,三人组按照过去多次事件的成功反转经验,准备往“受害者要求巨额赔偿”的方向拐。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如果你是受害者,大家同情;如果你要求多一点赔偿,大家立刻就觉得你不应该,“你是把自己的亲人当人血馒头了”;
结果碰壁了——因为1.受害者这次是亿万富翁,恰好不缺钱;2.受害者声明真相出来之前绝不接受任何赔偿,先断了“要钱”的路子;
然后,三人组开始挖掘问题核心进行反转——消防栓有没有水。
按照过去的经验,很多网友是不管事情究竟如何的,他们喜欢看反转剧,只要反对方拿出一点疑似证据的材料,哪怕漏洞百出,网友也不会去想,然后就兴奋的转发——反转了反转了!
结果这回很不幸,他们又碰壁了——由于拿出的证据太粗糙,很容易就被戳穿了。最关键的一点是,这次大家有切身体会,害怕自己家变成那样,都很关心细节,而消防栓和现场照片的细节如果真像三人组所说,那就经不起推敲。于是,一推敲,就露馅了。
于是接下来三人组进行了第三轮反扑,昨晚三人组里的排头兵,那位号称有理想的记者,竟然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新的问题:
“怎么没人问一句,保姆为啥放火呢?”
很明显,这个问题背后的动机十分险恶,他是要把整件事引向以下几种方向:
1.主人一家对保姆极差,虐待保姆,导致保姆忍无可忍,复仇(一个黑心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摧残)
可惜这一条极难成立,因为事情报道当天就已经有不少主人对保姆很好甚至借钱给保姆买房的信息流出(但这位记者或许有能力让这件事反转噢!)
2.男主人和保姆偷情,被女主人发现,保姆和男主人商量,于是决定杀人灭口,男主人外出制造不在场证据(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西门庆潘金莲故事)
这一条在事情发生第二天就出现了,造谣的还被拘留了,但如果这位记者往这方面暗示的话,相信人民群众立刻能配合编出更有细节的版本
3.保姆在工作的时候发现男女主人的钱来路不正,掌握大量的犯罪证据,结果准备揭露的时候被发现,女主人准备杀人灭口,保姆为了自卫,失手放火(符合某些人对于有钱人的憎恨心理)
大家想想,上面三条是不是很荒谬?但其中第二条曾经造成大量的转发,说明这是有市场的。
而且,即便最后大家发现这三条都不成立,但最宝贵的关注时间已经过去了,证明这三条不成立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里,关注事件的热情耗尽了,事件的热度也过去了。
而三人组搅浑水的目的,也达到了。
跟之前那些自干五不一样,这三人组确实很可怕,能力很强。他们之前都因为公众事件让人关注,都打着专业的旗号,在自己的领域有一定建树,也掌握一定的公权力(比如那位记者就有资格去采访)。
在这种情况下,三人又以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角度切入事件,把整件事的所谓真相往他们安排好的角度去带,普通的受害者哪经得起千万粉丝号召力对自己的打击?这在之前无往不胜。
这次其实他们也很容易成功。
但的确不能让他们再这样成功下去了。
蠢没什么,坏没什么,但像他们这样聪明的使坏,会很可怕。
如果不经过这件事,让大家知道他们在人格上是破产的人,那么当下一个没那么完美的受害者出现的时候,他们又会继续用上面的套路,用自己一套理性、客观、中立的组合拳,把受害者打得永不翻身。
我不想猜测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也许他们有官方旨意,也许有别的动机,但他们的行为是非常可怕而具有杀伤力的。因为物业发声明我们能轻而易举的攻破,去斥责,但他们以理客中的方式出击,抛出大量虚假、扭曲、断章取义的信息,能让本来清晰的事件变得浑浊而混乱,让关注整件事的人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去分析一些本来不用分析的事情——比如上面那位记者所说的“怎么没人问一句,保姆为啥放火呢?”……他一句话,我们离真相,也许又要多绕几个圈。
真的,非常可怕。
生活离我会远离这种人。我怕上天打雷闪电劈下来打他的时候伤到我。
但在网络上,我们应该尽力保护好受害者,保护好这位辛苦维权的父亲、丈夫。
其实,保护他,也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最后,其实我本来这篇文章也不打算写。但我看到昨天受害人帖出的照片,被这张所击中了——
这是一个多么美满的家庭,我能想象到这位父亲看见三个小孩在家无忧无虑玩耍时的那种欣慰跟满足……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不确定我能有这么强的精神力,支撑我维权,支撑我有理有据的回应像三人组这种高智商王八蛋的屡次咄咄逼人。
所以,我只是基于人类最基本的良知,站出来,支持他。
支持到底。
延伸阅读:刘夙:正是这样,林生和物业讨说法、收益的更是我们
杭州绿城火灾,我互关的几个账号卷入了骂战,导致我这几天动不动就刷到骂人帖。
现在一出了火灾,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消防专家麻庭光如何评论。你不一定非要赞成他的所有观点,但他能从历史和人文的高度审视消防,能提供其他人提供不了的视角。
这次,麻庭光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是这么说的:
【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也是一个“小火亡人”的高发时期。
由于家居可燃物的增多,那时的美国火灾形势严峻,正是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消防系统开始审视自身的问题,通过翔实的数据全面分析了美国当时严峻的火灾问题,1972年给尼克松总统提交了美国消防形势调查报告《美国在燃烧》。
《美国在燃烧》极大震动了美国社会,成为美国第二部消防立法的催化剂,也成为了美国消防制度改革的导火索。也是从1970年代起,火灾报警器、自动灭火装置才逐步开始在美国的家庭中逐渐普及。
类似林生斌家这样的悲剧,在美国已经不太会出现。因为美国的安全是可以花钱买的。富裕阶层都习惯于给自己的价值不菲的房子投保,而保险公司在评估阶段就能够发现房子存在的各种安全漏洞,同时鼓励你填补这些漏洞,例如安装烟雾报警器、喷淋装置等,保费都能给一定的减免。美国的消防队还会给富人提供将自家的烟雾报警器信号接入到911的付费服务。
这次大火刺痛了大众的神经,对行业也许是一次机会。在美国,消防从来都是由富人带动,而穷人受益。】
麻庭光这些观点,让我豁然开朗。
林生斌显然是富人阶层。他能买得起这种保姆房和主人房隔开、各自有电梯的大房子。他一家多数人都拿几内亚比绍绿卡,孩子上国际学校。作为穷人,我希望他能带动中国消防的进步,最终让我们也受益。毕竟,有美国的先例在前面,即使具体实现的途径不同,但相信不会是一条没有把握的新路。出于这个大方向,不管最终能不能成功,我都支持他面向绿城的维权行为。道理很简单,光处理一个保姆,不会让你负债累累买的住宅里自动出现喷淋装置。因此,我觉得没有必要苛求一个“完美受害者”,即使他的言论中有一些事实错误,也应尽量容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