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unday, 30 July 2017

北京当局向VPN亮剑

近日习近平就政法工作下“旨”强调,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应声“接旨”亮剑,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要求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强调中共意识形态主宰审判。在此背景下,北京当局又开始向网络“翻墙”亮剑。
北京在“数字空间”深墙高筑
新年伊始,中国工信部宣布,即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强调未经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虚拟私人网络)。这意味着中共在“数字空间”向VPN亮剑,VPN“翻墙”将被全方位封杀。VPN迄今被视为是在中国突破防火墙的有效手段,操作简便而且成本较低。通过VPN,在中国的电脑或手机用户,都可以使用特制软件加密链接,从而浏览通常在大陆境内被屏蔽的外国网站,包括社交平台脸书、推特、视频网站,谷歌搜索、邮箱等服务。
以前,中共当局就长期利用“防火长城”技术来审查、屏蔽网上资讯。对此,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曾报道称,VPN服务器被封锁是因为中国正在对其“网络防火墙”进行“升级”,强调中国有必要保护自己“在数字空间的主权”。
此次北京又向VPN亮剑,是中国试图建立更加完全封闭的局域网的又一个步骤,这也标志着大陆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然而,封杀VPN,阻挡的不只是“翻墙”的网民,还有在中国境内投资营业的外商,包括台湾、港澳商家。换言之,向VPN亮剑,也会损伤中国经济发展自身。然而,中共维持经济的最根本目的是维系政权。政权安全是中共视为第一位的。当信息的自由流动使其失去安全感时,它宁可牺牲经济利益,也不愿让信息自由威胁统治。因此,北京只能在“数字空间”深墙高筑。
互联网成为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
中共十九大前,国内经济社会形势日趋严峻,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社会动乱,当局正不断加强社会控制,包括对国内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商的强化监管、封杀翻墙。这与近年来对网站、平面媒体、博客的强化监管是一脉相承的。
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前,网络上曾热传一份新当家人的“8∙19讲话”内部版文稿。此讲话稿称,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他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当时中南海喉舌、中共重要思想理论阵地《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时评”谐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为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
2014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文章,其中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政治安全是根本”,“现在境外敌对势力将互联网作为对我渗透破坏的主渠道,试图破坏我国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他为此特别强调“在互联网上,能否赢得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王秀军还说,国家网络是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
向VPN亮剑是政治左转的标志
中国政府全面向VPN亮剑,是国内意识形态控制继续收紧、政治走向继续左转的又一个标志。眼下,中共“十九大”临近,习近平“宁左勿右”立场,已经引发党内权力斗争暗潮汹涌,而邓相超事件更显示社会左右社会力量相互较劲,严重分裂。当此之时,政府维稳任务更为加剧,监控互联网的使用力度不断加大:控制内容,限制信息,阻止访问国内外独立网站,强制各网站自我审查,并惩罚触及政治敏感话题的人士已成常态。为了加强网络管控,中共政府还不惜雇用成千上万的人,在国家、省和地方各级实施电子通信监控。政府重点监管社交网络、微博、视频分享网站等工具。互联网公司也雇用成千上万的检查员执行中宣部指令。据悉中央有超过14个部委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对国内外的网站、博客、手机短信、社交网络服务、网上聊天室、网络游戏、电子邮件等等,进行审查、监控。
据中共当局统计数据,中国大约有2.7亿微博用户,所有的微博网站都必须设立内部的审查团队,按照中共当局的指令过滤敏感帖子。国家网信办副主任任贤良在专门会议上表示,批评跟帖乱象扰乱讯息传播秩序,破坏网络舆论生态,必须整治。他要求新闻网站集中清理跟帖评论中违反“九不准”、触犯“七条底线”的有害信息,包括危害国家安全、挑战社会主义的内容。他要求落实网站主体责任制,畅通网络举报渠道,建立“群防群治”的机制。
总之,中国当局全面控制了媒体、网络,在舆论上已经形成了“宁左勿右”的一统天下的局面。
全球进步力量都在“推墙”
如今,数字革命和互联网带给人们最迅速和最广泛的信息分享方式,但中国当局反而借口“网络主权”,试图控制信息,阻止信息跨国界和跨时区地自由传播;其不断修建庞大“防火长城”,以审查和屏蔽网络信息。当局全面向VPN亮剑,即欲斩草除根,将大陆民众与世界自由信息隔绝。习近平在国际上推动全球化,却在国内搞网络封锁,岂不成为世界笑话。
2016年6月,大陆网络封锁天怒人怨,78名院士联名上书要求解禁网络封锁,以共享国际资源。其实,当今世界,网络自由是一种新兴的普世权利,包括网络上的表达自由、传播自由,各国政府都有义务和责任保护互联网开放、通畅。控制、封锁网络,已为世界公敌。网络自由的大趋势,是中南海没有可能阻止得住的。
当今,中国民间发起了“草泥马”怒吼的网络舆论,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随着网速的提高、技术的翻新,中国政府试图全面封杀网民“翻墙”,有点想入非非。当局向VPN亮剑,注定要输给新科技的进步。日前,《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一名外号Clowwindy的著名程序员开发了一个流行的翻墙程序Shadowsocks,允许用户绕过长城防火墙,并且可以对当局隐匿行踪;而有些变幻莫测的隐蔽VPN,更会让当局束手无策。《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在全世界,许多程序员都致力于跟网络监控和审查战斗。由此可见,如今全球所有的进步力量都在“推墙”.
------

没有用的。共匪有本事先破解aes加密技术吧,所以ss和openvpn(http://briteming.blogspot.com/2017/07/openvpnopenvpn-installopenvpnopenvpn.html)依旧坚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