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10 July 2017

美国是个很讲政治的国家

因为特朗普一直就不是美国政治主流派系满意的人物,即使在共和党内,反对特朗普的也大有人在。特朗普没有得到跨党派的支持,但是却实现了跨越党派的反对,因为特朗普不太符合美国政坛的政治正确,他挑战了建制派的利益。
美国是个很讲政治的国家,美国可以忽悠其他国家要去政治化,但是美国对自己政治底线的那种坚守态度,值得中国好好学习。美国的政治从来不允许挑战自己制度的政治人物出现在政治中,苏联解体,就是因为很多反对社会主义的人进入体制内掌握权力,但是在美国体制内,反对美国基本制度的人很难生存。这是美国在上个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通过“忠诚调查”和麦卡锡运动两场加起来时间接近十年的美国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确立的美国“政治正确”。这两场运动的核心,都是“反共产主义渗透”,严防“赤化危险”。用的手段是简单粗暴,用国家机器进行思想清算,坚决做到“不换思想就换人”。
自从杜鲁门总统于1947年3月21日签署了调查公务员忠诚的第9835号行政命令之后,先后对250万公务员、300万军队成员、国防订货厂商300万人进行“忠诚调查”。一时间,整个美国人人自危,政治空气空前紧张。麦卡锡运动是“忠诚调查”升级版,把思想审查扩大到了整个社会范围,总共有2000多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审查。
这场美国的白色文革最后到了什么程度呢?美国的功勋人物,三个五星上将之一的马歇尔将军被扣上“叛徒”帽子。战时与战后参与过美国对华事务的谢伟思、艾奇逊、柯乐布等人均遭到迫害。
美国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被指控为“苏联的代理人”。爱因斯坦受到监视,卓别林被拒绝入境。科学家艾瑟尔与朱丽叶斯.罗森堡夫妇遭到无端逮捕被判电椅死刑。受迫害的精英名单还可以列很长。而美共领导人都被判刑入狱,《共产党宣言》成为定罪的重要证据。
左翼作家白劳德、史沫特莱等75位作家的书籍全被列为禁书,马克·吐温的作品也被列入“危险书籍”之列。据估计,被剔除的书籍总数有近200万册。
普通美国百姓也受波及。大学教授因为没有在课堂上大骂苏联而被解雇,甚至参加美国小姐选举的人员都要被问及对马克思的看法。
我们谈到美国的这段历史,意在说明,对特朗普的这场斗争的方式,很符合美国喜欢抓“特务”“内奸”的政治传统。
问题是为什么非要拿下特朗普呢?特朗普的竞选对手希拉里的问题严重多了,连自己的竞选助手都不明不白的死了几个,也没见这么多人追着不放。因为特朗普不那么符合中国的政治正确,特朗普参与选举,就以反对政治正确作为自己的政治形象,还说出“政治家都是资本家的狗”这种被美国政界认为是“大逆不道”的话来。但特朗普自己就是资本家,不会反对美国的经济制度和政治体制,没有触动美国的根本,最重要的政治正确原则,他并没有去挑战;所以,美国精英阶层还是勉强认可了他代表共和党竞选,他跟建制派之间,也不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但特朗普对美国其他政治正确的挑战,会让他成为美国的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也没有反对公有制和社会主义,但是它的一些路线、做法和理念,却为苏联崩溃埋下了炸药。建制派精英对他还是无法容忍。让他继续下去,美国更多的政治秘密就要露光了。
政治正确的背后的是利益。政治建制派的背后是资本的力量。特朗普没有背叛美国整个资本阵营的利益,但是他的一些具体施政方案,却不符合控制美国最多全力资源的金融资本的利益。特朗普的政策和理念妨碍了美国正在进行的金融战。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核心是让美国再工业化,要重建美国强大的实体经济。但这就要求美国要实行弱美元政策,而掌握美国货币政策的美联储,却在极力通过升息和缩表让美元升值,吸引资本回流美国,挤破中国等国家的金融和经济泡沫。特朗普代表美国传统工业资本的利益,但是美国现在掌握最多权力资源的是美国金融资本。金融资本关心的是如何通过金融战,收割财富,而不是再工业化。华尔街资本大佬索罗斯发誓要把特朗普搞下台,美国华尔街资本基本清一色的支持希拉里而不是特朗普,原因也在于此。
特朗普上台之后,一直受到情报部门的调查,不能说明美国的制度民主,恰恰说明美国所谓民选的总统,并不掌握美国的核心权力。一旦这个总统不跟美国的最大老板们保持一致,就会被批倒批臭,到最后被赶下台。
特朗普是目前最符合中国利益的政客。他的很多政策,简直会让人认为他是中国的“深海”余则成。比如,废掉TPP,减轻了中国的经济压力;终止东亚再平衡,减轻了中国的安全压力;反对美联储的强美元货币政策,减轻了中国的金融压力;对输出颜色革命不感兴趣,减轻了中国的政治压力。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搞残了美国的道义形象。到处跟盟友要保护费,让传统盟友离心离德,德国总理默克尔都说“完全能够信任其他人(美国)的时代,有一部分已经过去了”。
站在中国的角度,特朗普做的简直不能再完美。难怪,美国有人说特朗普是中国的内应
自己初已经步承认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选举,显示特朗普的执政前景并不乐观。只要找到一个拿得出的理由,拿下特朗普不但是民主党喜闻乐见的事,恐怕共和党也是乐见其成。特朗普在共和党内只能得到部分支持,这不利于共和党的团结,也不利于美国整个资本集团的斗而不破的局面持续。副总统彭斯,更符合共和党的传统理念,更能够被美国的建制派接受。也许,当初在确立特朗普出征总统选举的时候,就有特朗普一旦不给力就让彭斯取而代之的打算,也未可知。
特朗普虽然无异于挑战美国的基本制度,不会从美国制度层面去寻找问题根源,但他是美国制度允许范围内最清醒的美国精英之一。美国目前的整体实力已经无法维持美国现在的全球势力布局,美国的经济空心化也无法支撑美元的世界地位,所以特朗普对内力推再工业化,脱虚向实,对外战略要根据自己的实力进行适度的收缩,就是想给美国续命。特朗普是个民族主义者,希望美国能够再次伟大,但他面对的是希望美国金融资本利润最大的精英,这些人关注资本利润和自己的利益胜过关注美国利益。对这些人来说,只有资本利益而没有美国利益。资本没有祖国,从这个角度说,美国也不过是金融资本的寄居壳和殖民地,资本专制集团不但不允许挑战美国制度,而且也不允许挑战华尔街利益。通过选举政治挑战美国的利益格局,都如此之难;想通过选举改变美国的资本专制体制,更是白日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