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Saturday, 13 February 2016

背叛中共的“红二代”-中共开国大将,原公安部长,曾经是毛泽东的心腹亲信的罗瑞卿的儿子罗宇

“我对共产党,共产主义,从拥护到怀疑,到彻底抛弃,用了半生时间。‘文革’之后,我想这架机器是出了问题,但还想把它修好。‘六四’之后,我知道根本没可能修好,只能把它彻底砸烂。我无力砸它,只能逃跑,否则就会被它吞噬。共产党是架可怕的机器,它无情地吞噬着敌人,也无情地吞噬着自己人。”

以上这段话,如果出自中国的异议人士或者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应当没有什麽出奇之处,这样的判断刚刚好而已。但是,如果我告诉你,说出这样对中共彻底否定和批判的话的,竟然是中共的太子党,“红二代”;而且其父亲曾经是中共的开国元勳,是毛泽东手下的情治首长,还是中共军队的总参谋长,也就是说,这不是一般的“红二代”,而是“红二代”中的“红二代”,是太子党中的核心人物的话,这段话公开说出来,就蕴含了更多的政治解读价值了。

是的,说这句话的,就是中共开国大将,原公安部长,曾经是毛泽东的心腹亲信的罗瑞卿的儿子,罗宇。这位曾经担任中共解放军总参谋部航空装备处处长,授大校衔的高级军官,于2015年9月在香港公开出版了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等于公开告别了中共,走上了反对派之路。这本书,当然引起了外界的强烈关注。

在我看来,这本书的价值,首先在于,作为罗瑞卿之子,罗宇了解很多中共的政治内幕,虽然看得出来他还是有所保留,但是书中仍然披露了一些过去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因此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例如他提到:“1984年余秋裡(总政主任)突发奇想,说要找文革前的大学生,送军事学院学一两年,出来当军事指挥员。我又被送到军事学院,到了一看,一大堆熟人,刘帅的儿子太行,陈赓的儿子知建,王平的儿子”。海外报刊早就指出,1984年,中共决定开始培养自己的子弟掌握军队和金融业,进入各级政权进行锻鍊,为太子党执政开始铺路。而习近平,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到地方从政的。据说这是陈云的建议。罗宇的经历,等于证实了确有这样的安排,这告诉我们,今天中共太子党的全面执政,并非外界所传,是江泽民与共青团妥协的结果,而是早在1984年就已经内定的事情。这对我们了解中共的接班规划提供了进一步的佐证。

除了大爆政治内幕之外,我们从本书还可以看到的是,其实,太子党也好,“红二代”也罢,正因为他们身处中共的宫廷内部,所以内心对中共恶政本质的认知其实是非常清楚的。罗宇在书中沉痛地表示:““我们拥护邓小平出来,是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中兴,并不是拥护邓出来当皇帝。但他自己的目的是要当皇帝,就像毛泽东的革命一样。参加毛泽东革命的绝大多数,尤其是知识份子,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富强,并不是拥护毛当皇帝,但毛自己的目的是当皇帝。”(P31)罗宇对毛泽东的批判,可以说超越了一般的老百姓,这样的深刻认知,只有中共内部的人才有可能。罗宇对中共的背叛,部分是因为他的父亲罗瑞卿后来被毛泽东迫害至残;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勳,也曾经被毛泽东投入大牢多年,他难道不知道中共的本质吗?

事实上,这些“红二代”都是双面人,他们内心比谁都清楚中共的法西斯本质,但是因为身份而掌握了权力之后,他们很多人是在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装煳涂。罗宇,也是被排挤出了权力核心之后,才公开告别中共的。但是,这样的两面人能做多久呢?

谈到他们一家劫后重逢的时候,罗宇回忆道:“直到今天,三十年过去了,我都不敢想这一段,不敢写这一段,一起笔,泪就忍不住。”(P16)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怎麽可能遗忘?受过迫害的那种心情,怎麽可能澹漠?后来中共分别进行补偿,例如安排他们当官发财,才有所缓解他们内心的不满。但是利益分配永远是不均的,逐渐就会有矛盾产生。罗宇的这本书,就是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