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Tuesday, 7 August 2018

何清涟: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虚虚实实

近年来每逢七、八两月,所谓中共高层“北戴河会议”就成了海外中文媒体的热闹议题。但中共的制度安排中并无这会议,官方也从未公布有关这个会议的一切资讯,媒体上的分析、评论均可归于“北戴河政治猜想”一类。

2018年的“北戴河政治猜想”,远比前几年凶险,一些猜想勾勒的画面是:北戴河会议上,江泽民(或者另一位高望重之元老)戟指怒称“老子要废了你”,其余元老竞相附和,习近平弯腰弓背听训。

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的重点

为何一个非正式、若在有无之间的会议受到如此重视?只因中共政治是密室政治,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中共历任高层元老都去避暑圣地河北秦皇岛的北戴河休假,这些元老们和他们推选的现任最高领导人会在北戴河共商国是,议题主要以人事调整等为主。“北戴河会议”始自毛泽东当政之时,随着时代变化,逐渐演变为元老与当政者之间寻求政治平衡与政治妥协的会议。正因如此,北戴河会议通常被外界解读为“老人干政”的重要舞台。

习近平2012年上任之后,他的反腐与党政军三大系统重新布局,完全颠覆了“江规胡随”的权力格局,据说200多万顶大小乌纱落地。因此,习时期的“北戴河政治猜想”始终未脱元老不满、军队将哗变倒习这一主题。尽管这些“北戴河政治猜想”并未成真,但中共高层认为影响极为恶劣。直到2015年,坊间再度热传“北戴河会议”将发生军队政变消息之际,北京终觉忍无可忍,由新华社旗下《财经国家周刊》宣称“别等了,北戴河无会”,中央暑期办公制度已告别历史舞台。

但今年有点不同,一是北戴河会议时间已大致确定,根据秦皇岛公安局公告,新老权贵的“北戴河政治”时钟定在7月14日至8月19日。外宣媒体美国多维新闻网宣称,习近平7月29日结束外访回国,8月2日、3日,《人民日报》上政治局七常委集体消失,估计进入“北戴河会议”时间。二是各种传言甚多,其中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是中文推特上名为“阿里妞妞”的推号于7月12日发文称:“北戴河消息:1、王沪宁被迫下台,为中美贸易战失利负责;2、胡春华入常,成为总书记接班人;3、二次修宪,重新加入国家主席任期制条款”。此内容广为流传,一些西方国家的中文媒体也作如是猜想,直到7月31日,这三点猜想才被多维新闻网正式“辟谣”。

香港媒体报导的“大陆传言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等元老,联名上书政治局,指出中共十九大以后出现了左倾冒进与个人崇拜,要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之消息,未见辟谣。目前因离8月20日甚远,外界还在等待这场北戴河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但本人猜想,这几个元老尤其是江朱在任时就谈不上“和衷共济”,温家宝本来就与他们关系不深,十九大前夕在推举孙政才入常事件上已经折翼。考虑到上述因素,这几个人可能各有不满,而且不满还可能很强烈,但离达成“联名上书”的政治组合尚远。

根据惯例,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是根据特殊事情才特意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其成员并不限于政治局委员。由于今年的“北戴河政治猜想”内容牵涉到废立之举,多维网剧透,传说中的北戴河会议将“讨论最近的舆情”。

舆情对习近平的严重不满

各种不利于习的传言早在7月上旬就已经公开化,最大胆的猜想是有人预测习将改变外访行程,以免归国时这“王座”已不姓习。但习近平还是如期外访,传说中的政变并未发生。

不过,在“谣翻中共”的造势下,对习近平的各种不满却是真实存在。严厉控制社会、管制言论、大量关闭外国资助的NGO,让社会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会引起体制外人士与部分知识份子不满,但不会引起体制内精英共鸣。体制内官员与企业界最不满的就是“反腐永远在路上”。

官场的不满早已声震朝野。如果说国内媒体报导官员压力大、懒政都说得半吞半吐,香港《端传媒》在2015年11月发表的《在中国做县委书记?“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你去自杀算了”》,非常真实地反映了官场对习近平的不满源自何处,该文在“突如其来的清明和冬天”中的表述极为生动,录之如下:

受访的一位县委书记提到了2015年9月四川南充贿选案的查处结果——477人涉案,时任南充市委书记刘宏建没贪一分钱,因‘怠忽职守罪’被判刑三年。该县委书记认为,当前的环境是典型的四季复合季节,变幻无常:

【“政治上是春天,中共中央现行态度是整肃党纪、全面反腐倡廉,一再强调”亲民“、”爱民“的重要性,大陆官场走入了”突如其来的清明“。但官员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之下,怕翻腐败旧账,在这”清明“中噤若寒蝉。任何干部出问题,县委书记都负有主体责任。”

“社会情绪上是夏天,前些年高速发展积累的一系列社会矛盾浮现出来,并进入集中爆发期,经济下滑带来失业率增高、人均收入减少,再加上舆论开放及人们价值观的混乱,社会躁动不安。”

“社会保障倒是秋天的收获季节,大量的社保、扶贫投入,全员社保、最低保的标准在往上提,底层中国人的生活水准正在改善。”

“经济却是极寒,企业破产、倒闭如山倒,而且冬天才刚刚开始。”】

比较吊诡的是:春天——政治上的清明不受欢迎,这从外逃商人、国安部线人郭文贵2017年在中文推特上进行虚实难辩最后基本被证明是谎言的“爆料”,在喊出“要为王歧山反腐落马的二百万贪官及其家属平反”的口号后,获得非常广泛的回应、支持,其中包括海外民运主体、不少著名的国内异议人士与自由派知识份子在内。外界一直认为中国人大多痛恨中共贪腐,此时却戏剧性的成了痛恨反腐。

因为“春天”不受欢迎,经济上的严冬让中国人倍感煎熬,对于“秋天的丰收”——底层普遍受惠基本无人领情,全化成夏天的炽烈社会情绪。

两份被纳入“北戴河政治猜想”的文本

中共精英集团的不满,通过今年“北戴河政治”时期的两篇文章切实证明。

2018年7月24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的《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刊登于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站上,不胫而走。该文尖锐地批评中国当下政治倒退,突破底线,引发全民范围内一定程度的恐慌等种种现象,并提出平反“六四”、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制止“个人崇拜”和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等议题。其中,除了平反“六四”、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之外,其余的几乎代表了中国体制内精英的普遍看法。许多民主人士在为这篇文章叫好之时,几乎无人意识到许文中“四条底线”中的第一条“结束连年运动”,因为在习近平执政期间,称得上“连年运动”的,就是“反腐永远在路上”。后文“八项期待”中要求“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其实就是指结束运动式反腐,希望将反腐纳入法制轨道。而“有限保护私有财产”,则直指习近平反腐中大规模清查政商,包括从去年开始重点打击的“粉红色财团”——如此直揭龙鳞,作者很明白等待他的将是什么:“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

接下来就是现任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高善文录音文本的流传。7月28日,高善文在山西证券“三十周年”纪念系列活动的逾一小时的演讲,回顾了中美关系,将邓小平当年发动对越战争说成是对美国递交“投名状”,“这是小平同志赌上国运,冒了相当大的风险,但这次以中越自卫反击战作为交易的冒险打开了中美关系全新的局面,打开了中国过去40年对外开放的全新局面”。高还说,现任领导人放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破坏了中美关系,“从2015年开始,美国在越来越把中国视作新的战略对手”,继而是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会影响中国未来30年甚至50年的国运。

中越战争的背景,国内早有定论,主要是国内形势决定邓小平必须打这一仗,甚至连邓小平藉此收军权的分析也出来了。邓小平会见卡特时谈到越南时说的那句“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喽”,是指邓小平要让美国明白:打越南是阻止苏联扩张。基本上没有被说成是邓向美国递交的“投名状”。高善文的文章此时在网上广为流传,只因文章内容正合现在的体制内主流意见:习近平的强硬姿态搞坏了中美关系。这篇文章当然也被纳入“北戴河政治猜想”,但高善文在录音文章流出之后的数小时后,就出面否认这网文是他的,并在财新网博客上发表了《中美贸易摩擦深处的忧虑:关于高善文博士参加山西证券纪念活动的相关澄清》,与根据录音整理的文本天壤之别——这篇文字是根据录音整理,只要比对声音,就能鉴定讲话是否出自他本人。因此,高不认领网文其实是一种政治表态。

许、高二文,表达的都是体制内人士不满/担忧的主要方面,必然转化为“北戴河政治猜想”,猜想者寄望于元老们在北戴河会议上有所动作。

我的结论是:由“北戴河政治”衍生的“北戴河政治猜想”(中国官方称之为政治谣言),将与中共密室政治共存。但历史证明,北戴河政治只与党内权力斗争有关。就算圆了2018年“北戴河政治猜想”之梦,习近平干满两届后下车,改变的也只是体制内人士对“春天”的感受,改变不了的是中国经济之“冬天”、社会舆情之“炎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