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4 June 2018

中国对外投资放缓将影响“一带一路”


埃塞俄比亚是中国在非洲投资的重要目的地之一。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埃塞俄比亚一直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一个主要的投资目的地,对中国而言尤其如此。2006年到2015年期间,中国的机构在公路、铁路、工业园区等众多领域提供了超过13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的投资使得埃塞俄比亚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长最快的国家。
不过,中国方面对埃塞俄比亚的投资热情似乎正在减弱。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当地投资的商界人士、外交官和银行家都表示,中国实体如今对埃塞俄比亚采取了“更为谨慎的态度”。驻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位外交官称,“中国人说他们(的投资)已经到了极限,他们公开对我们说,‘我们在这里的摊子已经铺的太大了’。”一个例子是,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中国信保)不再像过去那样愿意就埃塞俄比亚项目为中资银行提供信用保险。一位投资者说,“出现了一种新的、不愿为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提供保险的情绪”。一种看法认为,出现这种不情愿情绪的背景是,一些中国资助的旗舰项目,例如,从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的货运铁路服务的运营没有达到预期的产能。
在安邦咨询(ANBOUND)的研究团队看来,中国对埃塞俄比亚的投资和融资态度的变化,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窗口。它反映出中国对外投资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高增长后,已经进入一种“疲态”。中国企业——既包括民营企业,也包括国有金融机构——正在重新考虑海外投资的策略和风险。安邦咨询早在2017年2月曾经预判,当年中国的对外投资将出现“政策性大跌”。结果2017年上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同比下降45.8%,全年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这是中国对外投资多年快速增长后,首次出现了负增长。
这一趋势在中国对非洲投资上也有反映。2015年国际社会对非洲投资规模同比下降7%,降至540.79亿美元;2016年,进一步同比下降5%,降至510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29.8亿美元,同比下降7%;截至2015年末,中国在非洲地区的投资存量为346.9亿美元,占中国对外投资存量的3.2%。在2017年,中国官方宣布计划三年向非洲总投资600亿美元,促使对非投资呈现恢复性增长。但实际情况却与政府意愿反向而行,在非洲的中国私营企业家、国有企业员工正在逐渐回流。2013年,在非的中国人数量有100万左右,但因为石油、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非洲经济滑落,民营企业家开始撤离;随着中国劳动力薪资日益升高,低技能劳动者赴非工作的意愿降低。
为什么中国对外投资(包括对非投资)开始下滑?这一趋势对中国的“一带一路”会有什么影响?
安邦咨询的研究人员认为,有多种因素促成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增速下滑。一是由于政策原因导致对外投资受限。出于对资本外逃和金融风险的担心,从2017年开始,中国显著收紧了民营企业对外投资的监管,万达、海航、安邦保险等的对外投资纷纷落马。可以认为,政策性因素是2017年对外投资放缓的重要原因。二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下降限制了对外投资的可用资金。从2014年底到2016年,在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双重冲击下,中国的外汇储备大幅减少1万亿美元,这使得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外汇流出高度警惕。三是中国对发达国家的投资开始受到当地排外政策的影响,投资审查政策趋严。四是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的增多和投资深入,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风险开始暴露,对金融安全的担心在不断增长。
在长期跟踪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安邦咨询研究团队看来,中国对外投资的放缓不是偶然的年度波动,而是一种趋势性的放缓。此前对外投资的快速增长,得益于几个对外投资“潮头”的叠加——实体企业的对外能源与资源投资,“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国企对外投资,民间资本和个人的对外资产转移,以及中国企业以获取技术为目的的对外直接投资。不过,从2017年开始,支撑这些波峰叠加的动力已经不存在了,中国对外投资的环境已经大为变化,“摊子铺得太大”的风险开始逐步暴露,这些反向因素的叠加,促成了中国对外投资的显著下滑。据了解,中国信保调整海外保险策略的原因之一,是担心债务状况和外汇危机。这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当前中国在海外投资环境的变化。
安邦咨询的智库学者要指出的是,中国对外投资出现的趋势性变化,使得相当一部分中国对外投资出现收缩,这有可能使得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倡议面临“一枝独秀”的尴尬局面。如果要继续落实这一战略倡议,就需要中国保持持续的对外投资,继续对外“输血”;如果由于担心风险而有所收缩,那么迄今在“一带一路”投资了一半的很多项目,又面临后继乏力的风险。还有一个不利因素是,当前美国发起的全球贸易乱战,显著恶化了国际投资环境,加大了对外投资的风险。
下一步怎么办?这一选择困境直接摆到了中国的“一带一路”面前。从独立智库的角度看,我们认为,中国过去以扩张为主的“一带一路”战略,在实施上应该有所调整,要么在整体推进上放慢节奏、减弱力度,要么在“一带”和“一路”上有所侧重,不再同时在两个方向上都大力推进。按照我们一向的看法,中国更需着力推进的,是建立在可控“陆权”基础上的“一带”(即安邦所说的“新丝绸之路”),而不是建立在传统“海权”基础上的“一路”(即“海上丝绸之路”)。作为战略型的智库,安邦咨询还有责任提醒,随着美国将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以及美国联合多国建立“印太战略”框架,中国在海洋方向承受的压力远没有结束,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的很多战略和外交政策被废弃,但唯独“转向亚洲”被强化成了“印太战略”。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国对外投资放缓是一个窗口,显示中国对外经济扩张出现“疲态”,更会影响到“一枝独秀”的“一带一路”战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