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Friday, 29 June 2018

极权专制者的“万邦来朝”情结

2018年六月八日至九日,七国集团成员国的政府领导人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沙勒瓦举行2018年峰会;六月九日至十日,上海合作组织八个成员国和四个观察国的领导人在中国青岛举行2018年峰会。这两个峰会几乎是同时进行,这为观察家们对国际地缘政治和重要国家的外交政策走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比较分析机会。但是,关注中国事务的人们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中国网民们将注意力几乎全部集中在了一个似乎不应该成为焦点的情景上,而全然没有兴趣去观察和讨论一些政治和政策焦点问题。
引起中国网民关注的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主办方——中国政府提供的豪华宴会和美轮美奂的焰火燃放。除了十二个国家的领导人之外,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出席宴会的作陪人员总计数百人。而夜间的海滨烟火和城市灯光展示表演,据说更是花费数十亿人民币国库资金。中国领导人的脸上洋溢著财大气粗的得意笑容,而来自异邦的客人似乎也十分享受如此豪华的招待。与此相对应的是七国集团成员国领导人会议的拮据镜头。七国领导人挤在一间局促的小屋中简单用餐,在等待会议人员准备最后文件时不少领导人在那里站立等待。
可能与中国领导人的期待相反,官方媒体对他们心目中“万邦来朝”盛举的铺天盖地报道,似乎并没有能够引起中国网民们的自豪感,引来的只是普通社会大众对于中国政府毫无节制地挥霍国库资金的愤怒和嘲讽。人们当然没有忘记,“七国集团”成员国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发达工业国家;而“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基本上都是在世界人均收入平均线以下的发展中国家。穷国举办了世界上最奢侈的峰会,而富国举行了世界上最简朴的峰会,这种对比令许多还在温饱线上奋斗的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连蜗居也是梦想的年轻人心中五味杂陈。
最近一些年以来,举办超豪华的国际活动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一种嗜好,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二零一零年的上海世博会、二零一四年的亚太国家领导人北京峰会、二零一六年的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二零一七年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峰会等等。这些国际组织在来到中国开会之前,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曾举行过类似的会议,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会议的“慷慨”程度能够与中国相比,当然所有人都明白,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是世界上非常少有的能够不受公众制约地使用国库资金的政府。
除了关注中国政府不受制约的挥霍金钱的制度之外,中国和类似的极权政府热衷于举办大型豪华活动的审美情趣也很值得研究。几乎在所有极权国家,领导人的审美情趣似乎也有一些共同特点,一是“豪华即美”。所有的活动中无一例外地会出现专门为会议准备的大型建筑物和活动场地、超级阵容的开幕和闭幕仪式、奢侈无比的大型宴会、所费不赀的烟花和灯光表演、还有向客人馈赠的精致昂贵礼品,即使是记者大厅也一定会是世界一流的。所有这些并不需要最高的技术含量,需要的只是领导人追求豪华的情趣和掌握金钱的权力。
极权国家领导人审美情趣中的另一个特点是宏大的整齐划一的场面,规模庞大且动作整齐的仪仗阵容、人数上千甚至过万的儿童和青年参与团体舞蹈和团体操表演、震耳欲聋的有组织的欢呼声和口号声、还有伴随著所有这一切的威武进行曲演奏等等。在这种整齐的表演团体和行进的队列中,任何自我个性都会被压制甚至湮灭,人们看到的是国家、政权、领袖;看到的是令人喘不过气来的自上而下、自外而内的暴力炫耀;它会迫使人们丢掉任何怀疑与思考,所需要的只是跟随这大众的步伐和节奏去欢呼、去服从。
极权国家领导人的这些共同的审美情趣的来源无外乎有三个方面:一是他们的的粗俗,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地接受文化熏陶,也没有能力去欣赏人类社会累计的精神财富,不懂得“大道至简、大美至简”的宁静力量;二是他们内心十二万分的不自信,需要用一种极端外在的强烈方式来炫耀自己的成功和权力,这与一些暴发户浑身戴满金银四处招摇实在是异曲同工;三是他们需要用一种仪式感来震撼民众,以此来让人们忘却统治者的恶行和不合法本质,引导民众在低俗的炫耀中忘却自我,放弃抵抗、谨记服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