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Wednesday, 20 June 2018

美中贸易战加大中国去杠杆的难度

美国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Donald Trump)加大对中国贸易威胁的举动表明,他相信美国在这场贸易冲突中越发占据上风。这些官员还称,特朗普准备顶住那些可能因这场冲突而受损的美国企业的压力。
特朗普周一晚间宣布可能对中国产品加征新的关税,这令中国官员措手不及。白宫表示,如果中国针对美国贸易政策采取报复行动,美国将对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在美国上周宣布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后,中国威胁要采取反制措施。美国第一轮关税行动的一部分举措将在7月6日生效。
美国威胁进一步加征关税的消息以及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前景周二搅动全球市场。道琼斯指数跌1.1%,上证综指跌3.8%,至2016年年中以来最低水平。主要出口国德国和法国的股指跌逾1%。大宗商品价格也受到冲击,大豆价格跌2.2%,至两年多来最低水平。
美国贸易鹰派占据上风
白宫的强硬立场表明,在特朗普政府内部暂时占上风的是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两人都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根本性威胁,需加以遏制,即便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伤害也在所不惜。
纳瓦罗表示,显然如果爆发贸易战,中国所受伤害将比美国大得多
莱特希泽称,美国将在确定关税商品清单和征询行业意见之后再落实进一步关税举措。这个过程将需要数月时间,从而为双方进一步谈判留出了时间窗口。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显示短期内双方将进行贸易谈判,并且特朗普政府暗示,越来越有信心能够通过更具对抗性的对华手段来达到目标。
虽然中国政府官员声称将进行强有力回击,但与过去一样,他们没有就可能采取的行动透露任何详细信息。中国政府已经威胁对美方的初步关税行动实施同等规模的报复,并且在美国采取行动的同一天落实新关税。
接下来特朗普政府将推出一项禁止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计划,该计划仍在制定的过程中,将由美国财政部于6月30日之前公布。根据该计划,美国将利用一部应对国家紧急状态的法律,禁止中国收购白宫所称的“行业重要技术”。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对此类技术的出口限制也将收紧。
特朗普此前曾收回威胁,并支持对中国态度较为温和的顾问,包括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4月份,特朗普曾威胁要大幅提高中国商品的关税,但并未贯彻执行。相反,他批准由姆努钦牵头谈判,让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降低其关税水平和其他贸易壁垒。由于双方寻求通过谈判结束争执,两国紧张关系暂时缓解。
自那以后,白宫判断这些努力失败,尤其在有线电视节目主持人和一些议员批评姆努钦和特朗普对中国态度软弱之后。6月初,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率贸易代表团前往中国谈判期间,中国提出,如果特朗普政府放弃关税威胁,中国将购买近700亿美元的美国农业、制成品和能源产品。特朗普拒绝了这一提议,认为这是又一个空洞的承诺。
纳瓦罗称,如果中国认为白宫可能被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左右,那么他们可能低估了此事,他说,这是打错了算盘。
中国的“软肋”
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强硬派越来越觉得贸易是中国的软肋,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远高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去年,中国对美出口额为5,000亿美元,美国对华出口额为1300亿美元。纳瓦罗表示,美国的目标是让中国的经济和贸易做法发生“可实施的、可问责的和系统性的改变”。
尽管目前全球贸易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重不到三分之一,大幅低于2006年时的近三分之二,但强劲的出口是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超出政府目标的一大原因。经济学家称,中国工厂和其他固定资产投资正放缓至多年低点,中国家庭消费开始减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未来几个月出口大幅下滑,可能会威胁中国的经济增长。
美国官员还指出了中国的另一个弱点:虽然中国进口的美国商品少于美国进口的中国商品,但中国的经济增长对进口商品、特别是机械设备和技术的依赖程度更大
中国有很多可以用来应对美国对抗性贸易政策的手段,包括对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加强监管,以及被激发的民族主义仇恨情绪。
据菲律宾、日本和韩国官员称,近年来中国在与这些国家出现争端时会禁止团体游客前往这些国家,令这几国的收入受损。在华外企则表示,中国政府还组织消费者开展抵制行动,并选择性地加大监管机构审查力度。
前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3月底与中美经济学家及政府顾问的闭门会议上表示,中国不会被迫做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美日贸易争端中美国想要日本做的事。楼继伟现任中国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会长。
据知情人士称,楼继伟表示,中国不是美国的“情人”,中美关系就像是夫妻。
白宫表示其正保护美国技术不被中国人掠夺。纳瓦罗等人称这些技术是美国“皇冠上的宝石”。白宫声称,中国政府强迫在华美企将技术转移给中资企业,从而窃取了美国的技术。
关税只是第一道防线。美国政府官员认为,新关税措施将改变对外企的激励机制,并促使这些公司将制造业务转移出中国。这些官员认为,即便企业将业务转移到亚洲其他地区而非美国,这也是会带来好处,因为这将阻碍中国获取先进技术的能力。
美国的“短期痛苦”
美国高科技公司贸易协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的高级副总裁Josh Kallmer称,特朗普政府的计划将对美国公司带来成本增加和竞争力降低的影响,从而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
Kallmer表示:“特朗普政府威胁征收关税的做法不仅会适得其反,而且是不负责任的;你不可能轻易地把工厂搬到越南去。实际业务的迁移过程需耗时数年时间。重新谈判合同则需要数月时间。这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美国政府官员反驳说,美国公司的适应速度比他们承认的更快。他们还表示,为减少美企所遭受的影响,承受短期痛苦是值得的。纳瓦罗称,如果美企最终能够在不担心政府施压的情况下在中国开展业务,那么美国经济将会更加强劲,全球经济也将更强劲。
在贸易问题上,美国大企业对白宫的强硬派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后者认为美企将工作岗位外包的速度太快。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美国企业的游说人士正在与消费者和农业团体合作,这些团体在即将到来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具有较大影响力。
他们表示,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额外关税必然会波及消费产品,而这可能会引发抵制情绪。中国政府威胁将对美国农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以期产生类似的反应。
中国去杠杆政策面临考验
中美爆发激烈贸易战恰好赶在中国经济阻力不断上升的艰难关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策选择因此受限。
虽然几个月来中国官员一直在为贸易战做准备﹐誓言对特朗普(Trump)政府的行动对等报复﹐但越来越多迹象显示最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表现在投资和家庭消费减弱、公司违约增加等方面。公司违约增加一定程度上源于习近平遏制债务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举措。
在增长放缓的压力下﹐部分政府部门加大力度要求中央政府再次对信贷开闸﹐在中美贸易冲突进一步打击经济增长前放松去杠杆的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 Ltd., MQG.AU)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这是考验中国政府定力的时刻。”
经济学家认为﹐公司和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快速上升可能拖累中国经济。控制债务水平已是习近平近两年的一项首要经济政策。
特朗普政府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同时开战﹐给了中国政府一些喘息空间﹐美国这些传统盟友因此不太可能针对中国贸易做法建立统一战线﹐尽管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的贸易做法有失公平。中国领导人也有机会寻找共同应对美国的潜在合作伙伴。
在中国国内﹐去杠杆行动到底是应该继续推进还是应该放松的问题出现了较大争议﹐这突显出中国领导层面临的艰难挑战﹐一方面要与美国打贸易战﹐另一方面还要保证中国经济不能触礁。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经济增长势头保持良好的美国在贸易战中占据有利地位。
中国政府可能限制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渠道﹐以反垄断和其他监管规程束缚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同时引导业务转向其他外国公司。特朗普政府已经指责中国政府的不公平做法﹐因此中国将目标对准美国企业无疑会加强这种看法﹐可能导致美国的反应更加强硬。
周二早间﹐在特朗普宣布加码对华关税行动几小时后﹐中国央行向国内银行注入人民币2,000亿元(合310亿美元)的1年期资金。
中国央行顾问称﹐此举并不意味着该行正放松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而是为了安抚焦虑的投资者﹐降低中美贸易争端对金融市场的冲击。
不过﹐这一罕见的大规模注资还是令市场人士感到意外﹐美元由此升至人民币6.4743元的五个月高点。周二上证综指下挫3.8%﹐跌破重要心理关口3,000点﹐触两年低位。
与此同时﹐国内主要搜索引擎百度曾暂时删除包含“中美贸易战”的新闻条目。周二晚间这些搜索恢复正常。百度对此未予置评。
为避免经济放缓﹐中国国务院一些官员正呼吁以更大力度放松政策以提振信贷并刺激经济﹐包括降低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等。不过﹐另外一些官员﹐尤其是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的官员﹐希望继续控制债务。
据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新任央行行长易纲3月在一次闭门会议上告诉知名中美经济学家﹐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控制债务增长。
这方面的努力已经降低了银行间借款﹐遏制了那些能让小银行扩大高风险借贷的行为。近几个月﹐由此引发的阵痛已开始显现﹐更多企业遇到融资困难。
虽然总体违约率仍然很低﹐但最近已有多类企业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或偿付债券﹐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和制造商等。
中国央行高级顾问盛松成表示﹐金融去杠杆目前正传导至实体经济﹐如果货币政策现在放松﹐所有这些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据中国官员表示﹐中国在寻找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方案时研究了20世纪80和90年代美国对日本发起的贸易战。那时日本通过让日圆升值满足了美国的要求﹐然后启动财政刺激措施帮助经济抵御日圆走强的压力。这些行动导致了房地产泡沫﹐使日本经济陷入低迷。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黄育川(Yukon Huang)称:“每个国家现在都意识到﹐当美国实施惩罚性关税时﹐你必须进行报复;结果可能两败俱伤。但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是唯一的输家。”
官员和经济学家表示﹐中国如何调整其经济政策将取决于与美国贸易战的惨烈程度。受强劲出口提振﹐中国经济去年增长6.9%﹐高于国家领导人设定的6.5%的增长目标。
近期的经济活动数据显示﹐对中国工厂和其他固定资产的投资已降至18年来最低水平﹐与此同时﹐近年来一直保持稳定增长的中国家庭消费已开始大幅放缓。
由于出口可能也会受到冲击﹐中国决策者已实施了减税和其他旨在提振消费的措施。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估计﹐如果冲突升级至包括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的程度﹐那么中国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被拉低0.2-0.3个百分点。
德意志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如果贸易战在目前的基础上进一步恶化﹐中国的决策者将被迫放松货币政策﹐而这很可能会推迟当前去杠杆和遏制金融风险的政策议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