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Pageviews

Monday, 4 June 2018

关门打扫时间到了

作者: 洪博学
一个月内,中华民国“被断交”两个国家,依照毛泽东的理论,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那么,将近40%支持台湾独立的台湾人,应该要感谢中国的帮忙,台湾长期被中华民国掩盖,无法恢复自己真实的面貌,此时,中国助台湾一臂之力,再拿走中华民国一个友邦,让台独运动更进一步,实质上值得感谢高兴。
就好像1972年9月29日,中日建交时,毛泽东当面感恩日本发动侵略中国一样,日本侵华,让老共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有机会夺取权位,老毛不只感谢日本,还免去日本战争赔款,也正好坐实:毛泽东拿了日本的金钱补助,抗战时期搞“联日反蒋”,是彻彻底底的头号大汉奸。
蔡总统为了断交事件,出面谈话,表情很生气,这是情理之中,却也凸显:台湾现在捍卫“中华民国”的人,越来越少,蔡总统的维持现状处境,倍感艰难,看见红色中国再度修理拒统台湾,一干人如:黄安以及高级外省人郭某,还笑得开怀,但是,独派人士却认为中国此举,只会使台湾更坚定迈向独立,夹在这两种族群之中,民进党新政府支持度,却越来越低,正处于民主浪潮退潮中的台湾人,并不会同情政府内外交逼困境,以及执政改革的困难,倒是,国民党对断交的反应,让人大开眼界。
感觉上,这个国民党真的没救了,问政发言,越来越像共产党,国民党发言人说:“蔡政府应该要为错误的外交政策,向国人道歉”;请问:蔡政府的外交政策,失败原因,不就是延续国民党维持现状的外交政策,才有今天下场,可以预料,未来还有18国等着断交,若要道歉,国民党是否先道歉,否则,就不要光说风凉话,站着说,腰也不酸?
现在,积极在国际上要干掉中华民国的,就是共产中国,请不要颠倒说话好吗?其实,一月断交两国并不多,雪崩断交是1971年,老蒋国府政权,被逐出联合国,一年断交11国,1972年,又断交13国!
说穿了,国民党唯一可以拿出来的政策,就是九二投降共识,是否可以先透露:如果向中国投降,18个邦交国,保得住吗?还是瞬间变成零,台湾2,370万人,有没有好康可以拿?否则,就不要再用“一家亲”那一套,唬烂人民了。
今天,务实而又短视的台湾人,在被统派媒体落井下石之下,唱衰台湾之际,眼里只看到新政府无能,就好像癌症病患,刚接受医生治疗,一昧责怪医生给的药无效,却没有反省自己生病太久,所谓三年之病,也要七年艾草来医,从政府机构,到经济或政治领域,乃至薪资或空污,台湾人只想求快、求好、求满,却不想多花点时间,深究问题所在,这才是台湾大危机。
陆委会说:“未来要严审中国入台人士”,请问如何严法?建议此会,赶快先改为“中国事务部”吧,这是治疗内外交迫的病体,药方之一,台湾大病,已入末期,若要拯救,不下猛药,是不行的。只是严格审查入台中国官员,根本无济于事。很多中国入台官员,化身自由行旅客,或用外国护照入境,四处撒钱点火,你要如何把关?更也有台湾高级民代或中共走狗,常常去中国拿好处,或由中国管道汇钱入台,在台选举买票或纠众作乱,政府心知肚明,怎么不敢办一两个杀鸡儆猴啊?台湾应该是考虑对中国关门,对内部细菌“大扫除”的时刻了,看看毛泽东手段,虽然严酷,却值得台湾参考:
1949年,毛泽东一建国,立即宣布:不继承中华民国外交,改国旗国号,制定新宪法,接下来就是大扫除,把所有媒体纳入党营事业,若有不从,大牢伺候,毛泽东说:“现在是中国闭门大扫除时刻,让我们打扫清洁后,再开门迎宾”,一声令下,把中国关入铁幕20年,毛泽东很清楚:中国解放初期,国民党军人和亲国民党人,至少超过一个亿,这些人不扫干净,共党政权就不稳固,于是从反右,反地主,反资本主义,到文革,在中国受害,丢命超过一亿人,让我们算算老毛总账:
1950年,把亲国民党投降军人70万,用支边和抗美援朝名义,派往新疆、朝鲜、内蒙,在韩战中,美韩军方俘虏两万名中国战俘,后来14,250人,选择到台湾。接下来反右运动,反资本主义,死亡一千万人,1958年大跃进、大炼钢引发饥荒,死亡4,500万人,1967年发动文革,十年后,叶剑英在调查报告中说:文革死亡3,000万人,受害6,000万人,人民币损失8,000亿。一直到老毛死亡,死在伟大民族英雄老毛手上,超过一亿人。
老毛对中国的清洗,胜过蒙古人清洗欧洲,把人分成五类,分类清洗,完全符和马克思主义,以恨为出发点的政策,详见:九评出版《魔鬼正统治我们的世界》,中国社会人心,几十年来,已经被糟蹋,扭曲不成模样,人与人之间的慈悲和信任,完全丧失,中国社会变成饥饿和贪婪的性格。
去年,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描述:中国旅客一离开中国,就把贪婪性格显露无遗,在台湾和泰国饭店,争抢食物的镜头,宛若饿鬼,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元华分析说:中国人的饥饿贪婪,是长期受制于粮票制度,所养成的,改革开放前,食物短缺,人和人之间,只有竞争温饱,所以,这样的性格,深入人心,但是,中国人却不自知,一离开中国,丑态就暴露出来,这种饥饿抢食心态,和台湾人在中元普渡时,争抢神明供品完全不同。
老共的阶级斗争,就是恨意出发点的清洗政策,因此,关门之后,先清洗亲国民党人,接下来就是清洗传播爱和同情的宗教人士,因此,宗教先被丑化成毒品鸦片,马克思本人既是撒旦教信徒,请问:魔鬼和上帝要如何可以并存?
毛泽东害怕宗教,尤其是搞个人崇拜的国家极权者,最害怕宗教,因为有上帝存在,政权统治者,就只能当老二,老毛对宗教的恐惧,是来自太平天国的历史,傅斯年在延安批评老毛不学无术,但是,老毛对民间故事,却知之甚详,尤其对太平天国故事,老毛认为自己和洪秀全一样,是农民革命英雄,另一方面却害怕中国会出现类似洪秀全,利用基督教的革命。
1950年,毛泽东发布“基督教宣言”,关闭所有教会,限制两年时间,驱逐所有外国传教士,当时,中国新教基督徒有50万人,传统天主教徒300万人,全部被迫转入地下活动,这是1900年义和拳之乱以来,又一次对宗教打压。1958年,大跃进引发饥荒,地下教会救难扶贫,被以温情主义打压。到了文革时代,中国对各类型宗教,更是疯狂扫荡,无差别攻击,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压制宗教之火,文革后的平反运动兴起,中国政府才对基督教妥协,使地下教会部分光明化,公布“三自爱国教会”管理原则,只要是不接受外国团体介入,自养,自传,自治的教会,可以立案,中国官员干部,也藉此机会进驻教会,实质掌握“三自爱国教会”。
但是,地下教会不愿意受制,人数仍然很多,根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教会发展迅速,目前中国传统天主教徒人数2千万,新教基督徒8千万,总计一亿,已经超越共产党党员人口,这股力量让老共深深不安,但是,老共很难理解:人性中对生与死的探索,来自宗教信仰,这是政治永远无法压制的现象。
有东方耶路萨冷称呼的温州来看,就相当清楚了,温州是天主教最早到达的地方,市区内天主堂兴建超过150年,历经反右和文革,两度大破坏后,再度耸立,信徒增加到五千人,解放前,温州有500间教堂,目前却超过2,000间教堂,温州人口有20%是基督徒,比例是中国最高的地方。
基督教化,实质对温州有具体影响,也带来经济发展,研究中国经济发展的学者说:诚如马克思韦伯在《基督教伦理》一书中所说,基督徒强调节俭和勤劳工作,爱人如己等等美德,已经影响温州人,创造温州很多企业家,尽管习大王上台后,对基督教迫害,日渐严重,拆毁教堂,破坏十字架事件,时有所闻,但基督徒焚而不毁,目前,新兴的法轮功宗教,受到的迫害,比起基督教徒还更加严重。
毛泽东服膺要毁灭一个民族,必先毁灭他的文化,而宗教信仰是文化重要一环,从老共对西藏藏传佛教的破坏,以及,中国最近在新疆对伊斯兰的清算,绑架教堂中传教的阿訇,把教堂上方“真主至大”的阿拉伯文,改成爱党爱国,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国政府如此害怕宗教?
毛泽东的清洗手段,的确恶劣,但是,这些清洗或许可以称为打扫细菌,那么,在中国侵台,日日进逼时候,不愿意为奴的台湾人,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启发呢?
首先应该承认:冒用中国国家名号政策,早已失败,台湾自由民主生活,正遭到颠覆,危在旦夕,现在是反击唯一时刻。
第一,一起告诉周围朋友:拒买、拒读、拒看“被统派的报纸和视频”:中字头,狗叫报,以及联合加工。
第二,向世贸组织提告:中国用政治手段强迫民营企业更名,侵犯民营航空公司权益,要求恢复台湾名称。
第三,政府应协助目前在欧洲国家留学生,为争取台湾名号,在法庭上努力奋战的勇敢台湾学生。
第四,政府应重新检讨和中国不对等的交流,协助台商和台生资金和人才回台,并通过国籍归化立法,愿意领取中国身分者及亲中人士,台湾国政府,也应该以人道原则,协助这些中国人变卖财产,离开台湾。
第五,政府应通令18个外交国使馆,立即更名为台湾,如果再不行,就改为福尔摩沙共和国,使用中国名号,涉及侵权行为,虽然中国本身就是专门侵害智产权国家,但是,台湾既然想要加入国际家庭,当然不能仿效这种海盗行径。
很多工作,必须从冻结现行《宪法》,制宪开始,请蔡政府不要口里说不会忍让,却只是光说不练,台湾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关头,如果不想投降,现在是关门大清扫的时刻了。
最后也要正告有头脑的中国人,帮助台湾人民真正独立建国,中国13亿人,才有机会再次解放,脱离中共魔掌,重获自由。否则,中共侵吞台湾后,第二次中日战争必起,亚洲陷入战祸,中国和台湾人民,势必被迫卷入战争,生灵涂炭,世界也永无宁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